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包庇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盛世帝王妃最新章节!

    第四百五十二章 包庇

    凌帝缓缓睁开那双浑浊却不昏花的双眼,沉声道:“昨夜,这名仆妇去了哪里?”

    影者知道凌帝在问他们,其中一人道:“回陛下的话,昨夜奴才等跟随她一路来到大殿下府中,逗留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方才出来,期间,奴才伏在屋顶,隐约听到她与大殿下说话,但因隔着砖瓦,听不真切他们的言语。”

    张启凌拱手道:“按理来说,长幼有序,儿臣不应该说大哥的不是,但大哥为了一己私利,派人乔装扮哑混入儿臣府邸加害璇玑母子,丝毫不顾东凌利益,恕儿臣实在无法认同。”

    凌帝对他不的话不置可否,转脸对张廷霄道:“你又是个什么说法?”

    张廷霄眉目平静的没有任何变化,“儿子不知道老四使了什么法子,让这些影者在父皇面前满口胡言,儿臣唯一能说的,就是从未见过这个仆妇,也从未指使过任何人加害璇玑公主。”

    凌帝冰冷的目光在他脸上徘徊,片刻,他冷冷一笑,“你以为这样说,朕就会相信了吗?”

    张廷霄轻吸一口气,唇角微微弯起,噙着一抹哀凉如霜的笑意道:“儿臣不知,但儿臣知道,如果母后还在,她一定会相信儿臣,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不会做这样的事。”

    他的话令凌帝目光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遥遥望着虚空处,声音轻喃如梦呓,“皇后……”

    张启夜暗自一咬牙,打破了殿内的沉寂,“大哥是咱们几兄弟里最能干的,他若真想加害,璇玑母子早已经死了,哪能活到现在。”

    凌帝收回思绪,木然道:“那依你所见,这件事是谁所为?”

    张启夜飞快看了张启凌一眼,一字一顿地道:“谁在这件事里得益最大,谁就是主谋。”

    凌帝在位二十余年,哪里会听不出他的言下之意,“你说老四?”

    “是!”张启夜承认得很是痛快,既是已经彻底撕破了脸,他也不必再顾忌什么,要死一起死。

    凌帝阴阴地沉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许久,他指了惊惧不安的阿丑道:“把这个刁妇拖下去行杖,什么时候肯招供了什么时候带进来。”

    常禄躬身答应,很快,殿下响起一下又一下地行杖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也不知打了多少下,行杖声一顿,紧接着常禄走了进来,为难地道:“陛下,那刁妇被打得去了半条命,始终不肯说话更不肯招供。”

    凌帝捻着手里的菩萨子,头也不抬地道:“继续打。”

    “可再打下去,奴才怕……”未等常禄说下去,凌帝眼皮一翻,冷冷道:“没听到朕的话吗?”

    常禄身上一冷,连忙噤声退下,那个代表着惩罚与死亡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久久未停……

    在日影移到正中间时,常禄又一次走进来,“启禀陛下,刁妇始终不肯招供,已经……被杖毙。”

    听到这句话,张廷霄暗自松了一口气,阿丑一死,这件事就算死无对证,接下来,只要他咬死不承认与此事有关,应该可以脱身。

    “看来真是个哑巴。”凌帝徐徐拨动着被摩挲得极为光滑的菩提子,目光悄无声息地落在张启凌身上,“老四你说是不是?”

    “父皇圣明,应该是影者错看了,也怪儿臣糊涂,没有仔细查明,就错怪大哥,请父皇与大哥恕罪。”张启凌垂在阴影里的脸庞微微发白。

    凌帝面色一缓,颔首道:“人非圣贤,难免有错的时候,说明白了就好。”说着,他看向张启夜,漠声道:“至于你……”

    张启夜激灵灵一颤,连连磕头,请凌帝开恩,后者虽恼怒于他,终归是自己儿子,思忖半晌,冷冷道:“自即日起,褫夺亲王爵位,监禁宗平道,没有朕的旨意,谁都不许去看他,更不许替他传话,否则一并关入思平道。”

    宗平府是专处管理皇家宗室的地方,掌帝王九族名册,记录宗室子女嫡庶名字、封号乃至婚嫁与生死时间。在东凌,如有皇族中人犯错,不经刑部与京畿处,一律发落至宗平府,

    “儿臣领罚!”张启夜暗自松了一口气,监禁宗平府的日子虽然也难过,总比赶出襄月城,流放边疆的好。何况还有大哥在,他一定会想办法帮自己。

    凌帝疲惫地挥手,示意他们退下,面色青得骇人,今日这一出出的事,令身在病中的他心神俱疲。

    张廷霄是最后一个离开毓庆殿的,没走几步,常禄追了上来,躬身道:“大殿下留步,陛下请您进去。”

    张廷霄不敢怠慢,当即随他回到毓庆殿,刚一进去,常禄就将殿门关了起来,令他心中一沉。

    “可知朕为何把你叫回来?”凌帝疲惫无力的声音在昏暗的大殿中响起。

    “儿臣不知,请父皇示下。”

    凌帝盯了他片刻,招手道:“来,到朕跟前来。”

    张廷霄应了一声,踩着台阶来到凌帝跟前,还没站稳,一个巴掌已是狠狠扇了过来,他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整个人顿时懵在那里,好一会儿方才缓过神来,愕然道:“父皇这是做什么?”

    凌帝抚着胸口不住喘着粗气,刚才那一掌,耗光了他仅余的几分力气,良久,他寒声道:“真以为朕不知道你做的好事吗?影者不会撒谎的,阿丑是你的人对不对?”

    张廷霄极力压抑住心底的恐惧,满面委屈地道:“父皇,怎么说了这么许多,您还是不相信儿臣,儿臣……”

    凌帝狠狠瞪了他一眼,“再不说实话,朕把你也关到宗平府去!”

    张廷霄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低了头不敢说话,凌帝喝了口热茶,痛声道:“朕与你说过多少次,不论你们怎样争夺,都要以东凌利益为先,你可倒好,把朕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要不是朕故意打死阿丑,你觉得自己还能站在这里吗?”

    张廷霄这才知道凌帝打死阿丑的用意,双膝跪地,泣声道:“是儿臣不好,明知父皇龙体违和,还让父皇为儿臣操心,儿臣罪该万死!”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