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2章第六百一十二章 问罪漪兰殿

    第六百一十二章 问罪漪兰殿

    想到唯一的儿子生死未卜,陈太后悲从中来,盯着慕千雪的目光也越发不善,夏月也看到了折子上的内容,怕她狠心对慕千雪不利,连忙道:“太后息怒,陛下只是暂时不见踪迹,不见得就真出了事情,说不定明儿个就有好消息传来。”

    秋月冷冷瞪了她一眼,“没规矩的东西,也不想想自己身份,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赶紧闭嘴!”

    面对她刻薄的喝骂,夏月不敢生气,只低眉道:“我只是不想太后动怒,伤了凤体。”

    “牙尖嘴利的刁婢!”陈太后满面厌憎地唤过彩云,“给哀家过去狠狠掌她的嘴!”她恨极了慕千雪,自不会对夏月有半分容情。

    小元子大惊,连连道:“太后息怒!太后息怒!”他的话并没能阻止彩云,后者来到夏月身前,冷笑一声,甩手狠狠掴去,一掌接着一掌。

    夏月不敢躲闪,生生忍受着两颊传来的剧痛,小元子等人又惊又急,纷纷跪下替夏月求情。

    清脆的掌掴声惊醒了慕千雪,勉强定一定神,“夏月并未犯错,太后何故如此罚她?”

    “以下犯上,尊卑不分,这难道都不是错吗?”陈太后厌恶地盯着她,“还有你,为一己私仇,怂恿皇帝亲征,以致皇帝下落不明,简直罪该万死!”

    “臣妾从未怂恿陛下亲征,甚至屡屡劝阻,无奈陛下心意坚决,任臣妾如何言语,都不肯更改。”

    容氏拭一拭眼角,恨声道:“你自是这么说,可整个大周谁人不知陛下就是为了你才亲征西楚的,且还这么仓促;现在弄成这样,高兴了?”

    慕千雪看了一眼夏月,后者在彩云毫不留情的掌掴下,两颊高高肿起,嘴角也破了,不断渗出血来,好不凄惨;而陈太后一直没有停手的意思。

    默然片刻,她对张进道:“容贵人对本宫不敬,你过去掌她的嘴!”

    容氏没想到她会突然发难,脸上一阵发白,看到张进朝自己走来,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不自在地道:“娘娘误会了,臣妾……臣妾并无不敬之意。”

    见慕千雪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容氏朝陈太后投去求救的目光,她好歹是正六品贵人,被人这样当众掌掴,往后哪还抬得起头来。

    陈太后知道慕千雪是借题发挥,想要迫她停手,心中厌憎更甚,在张进离着容氏还有一步之遥时,她缓缓开口,“好了,都给哀家退下。”

    在彩云收手退下后,小元子赶紧扶着夏月退后,唯恐慢上一步,又让陈太后寻到机会问罪。

    “哀家之前念着皇帝对你一往情深,你又帮过皇帝,对你一再容忍,你可倒好,竟是变本加厉,屡次置皇帝于危险之中,如今更……”只要一想到东方溯音讯全无,陈太后便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张进悄悄捡起折子看了,也是惊骇不已,在一番飞转的心思后,他开口道:“奴才知道太后担心陛下,但陛下身边有二十万大军在,别说区区一个西楚,就算三国联手,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灭尽二十万大军;奴才记得那附近山峦连绵,地形复杂,想是一时失了联系,正如夏月刚才所言,指不定明儿个就有陛下的消息来了呢。”

    陈太后咬了银牙道:“既是这样,那你倒说说,为何这么多日,始终找不到皇帝?”

    张进哪里答得出,吞吐道:“或许……或许是王将军大意了。”

    容氏愁容满面地道:“陛下与二十万大军同时失踪的消息要是传出去,怕是整个大周都要乱了,还有西楚与北周,他们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她每一句话,都似刺一把利刃,狠狠刺在陈太后心头,令她越发怒不可遏,胸口起伏起潮涨潮落,“慕千雪,你还有何话好说?”

    慕千雪默默望着窗外明媚如金的春光,半晌,她深吸一口气,迎着陈太后厌憎狠厉的目光,端然一礼,“陛下答应过臣妾,会平安归来,臣妾相信,他一定不会食言,还请太后耐心等待。”

    “耐心等待……”陈太后怒极反笑,下一刻,她豁然扬手,狠狠一掌甩在慕千雪脸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一心想着为自己开脱,丝毫不在意皇帝安危,该死!”

    容氏眼底掠过一丝痛快,假惺惺地上前劝道:“太后息怒,贵妃未必是这个意思。”

    “哀家听得分明!”陈太后面色难看如鬼魅,缓缓道:“哀家一早就说过,谁敢做出伤害皇帝的事情,哀家——绝不轻饶。”

    张进听得心惊肉跳,知她起了杀意,赶紧道:“娘娘对陛下情深意重,断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请太后明鉴!”

    陈太后森森盯了他,“哀家就是相信她的‘情深意重’,才让她有机会加害皇帝,现在……也该是时候拨乱反正了。”

    不等张进言语,陈太后声色俱厉地道:“来人,将慕氏带到佛堂前跪着,皇帝什么时候平安,她什么时候起来。”

    小元子一惊,连忙道:“太后使不得,娘娘身怀六甲,这样跪着实在吃不消,请太后开恩!”见陈太后不语,他又急急道:“奴才……奴才愿意替主子罚跪。”

    “不自量力的东西,你也配!”彩云狠狠踢了他一脚,对杵在一旁的几个太监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带下去。”

    “太后开恩。”小元子连连磕头,泣声道:“您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娘娘腹中怀的可是陛下龙胎,是您的亲孙子,请太后三思再三思!”

    无论小元子怎样哀求,陈太后都没有动摇之色,她当然知道慕千雪腹中怀的是她孙子,可那又怎么样,她有予瑾这个孙子就够了,至于其他那些……是生是死,并不重要。

    “拖下去!”在陈太后的催促下,几名太监不敢怠慢,上前便要抓住慕千雪,后者眸光一厉,喝斥道:“谁敢放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