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0章第四百九十章 亲近

    第四百九十章 亲近

    慕千雪犹豫片刻,道:“臣妾在金陵城外遭遇伏击一事,娘娘想必已经听说了。”

    “听了一些,本宫虽未亲眼所见,但想必惊险得很。”说着,沈惜君恼恨道:“这些东凌影者真真是可恶得紧。”

    慕千雪遥望着天边最后一抹橘色的霞光,神色凝重异常,“这件事,怕是另有蹊跷。”

    沈惜君疑惑道:“这话从何说起?”

    “明明是东凌影者的装扮,身法武功却截然不同,只怕是有人鱼目混珠。”

    “竟然有这样的事?”沈惜君满面惊讶,转瞬似乎明白了什么,脱口道:“你怀疑赵平清?”

    慕千雪神色复杂地道:“除了她,臣妾想遍金陵城,也想不出还有谁想置臣妾于死地。”

    沈惜君想了一会儿,肃然道:“这件事你告诉陛下了吗?”

    慕千雪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毕竟这一切只是猜测,并无真凭实据;而且收买杀手,需要大量银钱,他既散尽家财,又拿什么去雇佣杀手?”

    夏月插话道:“会不会是含章殿那位给的,这一年来,陛下赐给她的好东西可不少。”

    “不会。”沈惜君想也不想便否决了夏月的话,“陛下赏她的东西,都是从内务府过的,但凡经由内务府的东西,都要存档记案,就算是赏给自己亲近之人,也要知会内务府,否则不得带出宫去;本宫前几日才看过内务府的册子,含章殿那边并无这方面的记录。”说着,她看向慕千雪,“你怀疑赵候在暗地里还有营生?”

    “确有这个怀疑。”在得了慕千雪的话后,沈惜君低眉想了一会儿,道:“平阳王府虽散,但在金陵城中还留了一些人,本宫可以让他们暗中调查。”

    慕千雪欠身道:“如此就多谢娘娘了。”

    沈惜君扶住她道:“这不仅是为你,也是为本宫自己。若真是他们父女所为,本宫就不需要再看她那张惹人生厌的嘴脸,也无需担心恒儿的归宿。”

    说话间,她们已是到了承德殿外,孙兴正带着宫人在搭台子,瞧见她们进来,连忙迎上来打千儿。

    沈惜君瞧了一眼快要搭好的台子,挑眉道:“这是做什么?”

    孙兴笑道:“回娘娘的话,陛下请了金陵城里最有名的杂耍班子来表演助兴,人都已经到了,正在准备呢。”说着,他讨好地道:“奴才们刚才还在说呢,也不知是积了什么福,竟然能够蹭二位娘娘的福缘,开开眼界。”

    沈惜君抿唇笑道:“你倒是惯会说话,不过这福缘是贵妃给的,与本宫可没什么关系,非要说什么,那也是本宫跟着你们一道沾光。”说着,她扫了一眼嘿嘿笑着的孙兴,“行了,赶紧去把台子搭好,再过一会儿,太后也该到了。”

    在孙兴退下后,她看着灯火辉煌,宫人穿梭不止的宫院,笑盈盈地道:“看来陛下并没有完全忘了以前的事,至少有一桩还记得很清楚。”

    夏月好奇地道:“是什么?”

    “记得怎么对你家主子好,瞧瞧,不过半日功夫,就已经安排得如此周到热闹,连杂耍班子都召来了。”沈惜君唇边是掩不住的笑意,“除了你家主子之外,本宫再没见陛下对谁如此上心过,就算惠妃使尽手段,所得到的,也不过尔尔。”

    慕千雪被她说得粉面微红,低声道:“娘娘您就不要取笑臣妾了。”

    “本宫是真心为你高兴,千雪,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这是沈惜君第一次这样唤她,温柔真挚,没有半点遮掩与虚假。

    她垂首,紧紧握住慕千雪的手指,“我会羡慕你,但千雪,请你相信,再不会有任何嫉妒;因为我永远都记得,你救过我,也是这宫里头,第一个对我好的人。”

    这一番坦诚真挚的话让慕千雪心下感动,更生几分亲近之意,“只要娘娘不弃,从前如何,今后亦如何。”

    “好!”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却是令沈惜君激动不已,握着慕千雪的手一紧再紧;良久,她隐去眼底的泪光,“走吧,我们先去落坐。”

    在她们入座不久,赵平清与李美人她们也先后到了,在向慕千雪见礼时,赵平清未语先落泪,啜泣道:“臣妾日日在佛前祈求,终于换得娘娘平安归来,真好!真好!”

    赵平清今日穿了一身鹅黄撒花银线滚边锦衣,披帛上用金线绣着一枝长长的折枝玉兰,在灯光下折射出细微的金光,为她添了几分贵气。

    慕千雪眼底闪过一丝幽暗的冷光,面上却不露丝毫,伸手虚扶一把,“惠妃有心了,此行万般凶险,直至在金陵城外还遭遇追杀,本宫也以为自己回不来,所幸上天垂怜,得以侥幸避过。”说话之时,她一直细细留意赵平清的神色,后者虽然掩饰得很好,仍是被她捕捉到眼神中一丝细微的变化。

    李美人娇斥道:“那些东凌狗贼真真是大胆,此次九王出征,定要狠狠给他们一个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这般放肆。”

    慕千雪打量了她一眼,微笑道:“这位妹妹想必就是陛下新纳的妃妾了。”

    李美人眼角一飞,神色倨傲地道:“臣妾李氏,见过贵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说是行礼,不过是稍稍弯了一下膝盖而已,没有半分恭敬之意。

    关于这位贵妃娘娘的传闻,她听得多了,但并不认为慕千雪归来后能够独占圣宠,毕竟时移事易,陛下早已经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慕千雪不着痕迹地收在眼里,含笑道:“刚回宫的时候,就听说李美人天姿国色,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美人平日里最自得的就是她那张脸,这会儿听到慕千雪夸奖,自是得意万分,“娘娘盛赞,其实娘娘也很美,只是这一路奔波逃命,显得憔悴了一些,需得好好保养才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