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逼宫

    第三百零三章 逼宫

    这句毫不留情的话语,刺得东方洄赫然大怒,一掌重重落在紫檀九龙椅栏上,面色铁青地道:朕是父皇当着文武百官之面册立的储君,是大周的君主,你们拿着一封假遗诏就要朕退位,简直是可笑!喘了几口气,他转眸看向东方溯,神色阴阴地道:老七你若真想要这个位置,直接说就是了,何必弄出这么多事来。

    陛下但凡有半分顾及兄弟之情,顾及大周子民百姓,就不会有今日之事,这一切东方溯扬眸,一字一字道:都是陛下咎由自取!

    你!东方洄瞪着猩红的双眸,气急败坏地道:李明方,将他们全部抓起来,一个都不许放过;谁敢阻拦,皆以谋逆之罪论处!

    是。李明方是东方洄心腹,深知他若被赶下帝位,自己断不会有好下场,当即抽出锋利雪亮的钢刀,大喝道:所有禁军听令,全力捉拿乱臣贼子,不得有误!话音未落,眼前忽地一花,待得看清时,身前多了一个人,正是身为刑部官员的江越。

    李明方钢刀往前一递,冷声道:你也要一道作乱?

    江越漠然望着离面门仅有半寸距离的刀尖,看不到半分惧意,七王承先帝遗旨,继皇帝位,你等助废帝阻拦七王,才是犯了谋逆之罪!

    废帝二字令东方洄脸颊一阵抽搐,两眼喷射出冷厉光芒,直欲弑人;他还在这里,江越就敢如此放肆,若他当真被逼退位,这大周,哪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地!

    未等东方洄问罪,江越忽地一撩官袍,朝东方溯跪下去,大声道:臣江越,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江越这番举动,无疑等于当众掌掴东方洄,令后者面色难看至极,然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

    随着江越的跪下,东方泽荣王哲王等人先后跪下参拜,再之后是一些站在他们那边的官员,几乎占了文武百官三分之一的人数。

    陛下!这个时候,姜明再一次站了出来,在东方洄铁青的神色中,徐徐道:既然先帝有遗诏留下,臣认为该依旧遗诏行事。

    东方洄咬牙切齿地道:你也想让朕退位是不是?

    臣不敢,只是臣想着,陛下一向至孝,应当不会违背先帝之意。姜明一下子堵住了东方洄的后路,令他明明恨得要命,却又不能发作。

    相较于东方洄,卫太后的神色要平静的许多,让人看不透她的心思,姜尚书,遗诏果然是先帝亲笔手书,而非有人临摹先帝手迹而成?

    这封遗诏上的字,笔锋依旧,却刚劲不足,收笔之时,略显软绵,正符合当时先帝龙体违和,卧病不起的情况;若是他人临摹,当与先帝往日所书,一般无二才是;所以臣断定,这封遗诏,确是出自先帝之手。

    卫太后徐徐点头,姜尚书观察入微,很好。停顿片刻,她又道:若这真是先帝的意思,哀家与皇帝理当遵从!

    此言一出,东方洄骇然色变,遵从岂非要他让出帝位,这怎么可以,母后疯了不成?

    不止东方洄,其他人也是一脸诧异,不管怎么想,卫太后都应该紧攥着帝位不放,怎么会主动让出来,实在不合情理。

    母后

    卫太后打断道:哀家知道皇帝一时难以接受,但先帝之意不可违,而且皇帝确实有做得不对之处!

    东方洄难以置信的望着卫太后,他们可是亲母子啊,理应站在同一阵线,可现在母后竟然帮着东方溯那伙人说话。

    待得回过神来后,他面色赤红地道:朕是父皇钦定的大周天子,要朕让位予一个忘恩负义的贼子,绝不可能!

    卫太后默然片刻,抬眼看向东方溯,能否让哀家与皇帝单独待一会儿?

    东方溯点头,扶着陈氏退出了承德殿,在他之后,百官也纷纷退下,待得殿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后,卫太后上前欲握东方洄的胳膊,却被他用力挥开,厉声道:不要碰朕!

    卫太后不以为忤地收回手,温言道:在生母后的气?

    一听这话,东方洄顿时激动地道:难道不该吗?你是朕的母后,却帮着他们逼朕交出皇位,简直是疯了!

    卫太后叹道:你以为哀家愿意吗?但是刚才的形势你也看到了,若不交出帝位,东方溯必不会善罢干休。

    东方洄冷声道:那又如何,难道还会怕了他不成?

    东方溯气候已成,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的!说着,卫太后又是一声叹息,也怪哀家大意,竟然让他走到这一步!

    东方洄拂袖,态度强硬地道:他的倚仗就是那二十万大军以及那几十个将领,难道朕就没有吗?真要打起来,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卫太后凝声道:若是开战,不论你们谁赢谁输,大周都会因为内战而国力衰减,甚至——招来亡国之祸!

    东方洄脸色一变,旋即咬牙道:就算是亡国也好过便宜了东方溯这个贱种,朕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卫太后挽起朱红翟衣,淡淡道:哀家要的,是皇帝统领诸国,岂可成为亡国之君。

    她的话东方洄一怔,怒意渐渐平息下来,既是这样,母后为何还要帮着他们?

    卫太后替他扶正略有些歪斜的金冠,温和道:皇帝以为,东方溯凭什么能够走到今日,将们母子逼得如此狼狈?

    提及此事,东方洄又恨又悔,冷冷道:是儿子错许他兵权,再加上神机营与那封该死的遗诏,否则哪里由得他这般张狂。

    卫太后摇头,你错了。

    错了?东方洄不解地道:儿子不明白。

    皇帝说得这些,不过是表面事物,皇帝不妨仔细想想,是谁帮着他一步步从你这里得到兵权;又是谁帮着他劝动肃王他们;还有,是谁从你手里夺走了遗诏。

    nu1;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