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八十二章 暴露

    第两百八十二章 暴露

    孟子有云: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骄。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陈氏徐徐念出这句话,带着一丝幽远的回忆道:得民心者得天下,这是先帝在世之时常说的话,陛下应当记得;若有朝一日,陛下的宝座真被颠覆,那个人不是溯儿,而是大周千千万万的百姓。

    东方洄冷冷盯着她,正要言语,重重垂落的锦帘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妖言惑众!

    宫人掀起锦帘,尹秋扶着面色苍白的卫太后缓步走了出来,即使是在病中,她高高梳起的发髻也是一丝不乱,流露出一种无形的威严。

    东方洄快步迎上去,扶卫太后宝座中坐下,关切地道:母后您怎么起身了?

    卫太后掩唇咳了几声,道:有人在这里满口妖言,迷惑人心,哀家哪里还能睡得着。说着,她双眼微眯,盯着神色平静的陈氏道:一进来就满口胡言,看来冬梅的死,并没有让你长进一些。

    尹秋走到博山炉前,舀了一勺卫太后惯常用的檀香在炉中,轻烟袅袅,宁静怡人的檀香气息很快充斥在大殿中。

    陈氏平视于她,淡淡道:太后是知道的,臣妾从不说胡言,悬崖勒马,为时未晚;否则就算您饱以侥幸避过这一次,也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永无休止!

    冥顽不灵。卫太后横目于怀恩,不带丝毫感情地道:把符水给她。只要一想到承帝欲将帝位传给东方溯,她就恨煞了陈氏,若不是为了得到先帝留下的东西以及制约东方溯,她早就将陈氏千刀万剐。

    嗻!怀恩将符水往前递了递,阴恻恻道:太妃还是自己喝得好,以免老奴粗手粗脚弄疼了您。

    陈氏望着不断自博山炉孔中飘出来的檀香,声音在寂静空旷的大殿中缓缓响起,太后就算点尽所有檀香,也掩盖不了你犯下的罪孽。

    下一刻,她接过怀恩递来的符水一饮而尽,仅仅只是片刻,陈氏便露出痛苦之色,揪着胸口的衣裳缓缓往地上倒去,如金阳光透过雨过天青窗纱,照在她不时抽搐的身上,透着死亡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陈氏不再抽搐,怀恩走过去探了探鼻息,躬身道:启禀太后,陛下,已经没气了。

    无量天尊。青云道长稽首一礼,道:好了,恶鬼怨气已平,只需再做法将它们引入地府就大功告成。恶鬼除去之后,太后只需歇养几日,凤体就可恢复。

    卫太后露出这几日来的第一抹笑容,这次真是辛苦道长了,若非道长,哀家就要被那些恶鬼害死了。皇帝,你可得好好封赏道长。

    青云道长垂首道:太后客气了,驱鬼除祟乃是贫道份内之事,不敢要什么封赏。

    东方洄笑言道:道长立下大功,理该封赏,不必谦虚。

    怀恩俯身在他耳边低声道:陛下,这陈太妃的尸体该如何处置?

    东方洄斜斜睨了他一眼,忽地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依你的意思呢?

    那个笑容令怀恩心中无端一跳,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但又说不出来,只得赔笑道:依老奴愚见,陈太妃虽身犯大错,可终是先帝遗妃,不能随便扔去乱葬岗,可先帝的陵寝她又没资格入葬,不如另外寻个坟地将她埋起来。

    东方洄颔首道:嗯,朕也是这个意思,这件事就交给你办吧。

    老奴遵旨。怀恩连忙躬身领命,正要唤过小太监将陈氏的尸体抬下去,卫太后悠悠道:你准备将她葬在哪里?

    怀恩恭敬地道:回太后的话,老奴知道西城门外有一大片坟地,打算将陈太妃葬在那里。

    卫太后接过参汤抿了一口,神气平和地道:嗯,是该出城,否则怎么保陈氏平安呢。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骇得怀恩几乎叫出声来,勉强咽下已经到嘴边的惊叫,赔笑道:太后说笑了,陈太妃已经死了,还要保什么平安。

    卫太后目光锋利如刀,刮过怀恩皱纹重重的脸庞,怀恩,你当真以为哀家与皇帝什么都不知道吗?

    她的话令怀恩腰又弯了几分,整个人躬的像只虾米,老奴不明白太后的意思。

    卫太后森然一笑,一字一字道:先帝真是好手段,竟然布下你这只棋子,骗过了所有人。

    怀恩一脸惶恐地道:太后何出此言?

    东方洄冷然盯着他,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说实话?

    怀恩委屈地道:老奴实在是没听明白,还请陛下明示。说话间,他悄悄往东方洄所在的方向挪了挪脚步。

    卫太后目光在他身边逡视半晌,凉声道:先帝这步棋走得确是极妙,谁都想不到,神机营之人,竟然会净身入宫当太监。顿一顿,她又道:能够被先帝如此倚重的,想来你在神机营身份颇高,又或者说是神机营的尊者?

    怀恩迭声叫屈,老奴冤枉,老奴与神机营根本没有半分关系,究竟是谁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胡言乱语。

    在离东方洄只剩下两步之遥时,他突然发难,屈指成爪,往东方洄喉咙抓去,既然身份已经暴露,唯今之计,只有拿东方洄来当人质。

    这一爪他拼尽几十年苦修的功力,按理来说应该迅疾如闪电,指爪带风,可事实上,竟然软绵绵的,力道和速度连一个寻常成年人都不如。

    怀恩大惊失色,急忙调动内息,哪知不调还好,一调之下胸口剧痛,随着一口鲜血喷出,重重摔倒在地。

    青云道长满目惊骇,急忙奔向怀恩,尊者,您怎么了?

    怀恩抬头盯着冷笑不止的卫太后二人,涩声道:我们中计了!

    卫太后拂一拂袖,淡然道:总算知道了吗,雕虫小计也敢在哀家面前卖弄,自作聪明!她唇角微弯,勾起一抹新月般的弧度,你果然就是神机营的尊者,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nu1;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