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七章 被监视

    第两百四十七章 被监视

    赵平清本就是他制约刺激沈惜君的一颗棋子,并没有什么感情,更何况赵平清才入府几日,就处处算计,自是令他心生厌恶。

    信鸽,在夜深人静时飞起,振翅掠过夜空,飞往金陵城。

    慕宅内,夏月正拿着杆子,一盏一盏点亮烛台上的蜡烛,驱散渗进堂中的黑暗,慕千雪美眸半闭,静静听着徐立这一日所打听到的事情,柔美的脸颊在橘红烛光照耀下莹然如玉。

    王爷出征后不久,平阳王妃亲至睿王府,带走了昌荣宗姬,说是怕她一人在府中寂寞,接回去住一阵子。

    夏月点燃最后一盏灯,吹熄了杆子上的火苗,皱眉道:府里那么多人侍候她,哪里会寂寞,接回去住这事传出去,非得让人笑话不可;不过倒是便宜了平妃,正妃不在,这王府里就属她最大了。

    徐立言道:说起平妃,小人想起一件事来,听府里的人说,昨儿个夜里,王爷亲自出面,将平妃身边的杜鹃许配了人家,连夜出的府。

    夏月冷笑道:王爷对平妃倒还真是好得很,连对她身边的侍女也这么上心。说着,她随口道:许的是哪户人家?

    听说是一个银号伙计,听说家里很穷,还有一个瞎眼的父亲。

    徐立的回答,令夏月大感意外,按理来说,杜鹃是赵平清的陪嫁丫头,算是有点头脸,要嫁也该嫁一户殷实人家,再抬举一点,嫁个小官吏也未为不可,结果竟是一个穷伙计,实在有些不合情理。

    是杜鹃自己瞧中意的?

    徐立摇头道:他们说杜鹃昨夜走的时候一直在哭,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所以应该是王爷的意思。

    夏月听得越发疑惑,那平妃呢,她不管这件吗?

    不知道,王爷先去了一趟西院,紧接着蔡总管就去接了杜鹃来交给那名伙计。

    慕千雪以手支颐,轻声道:可知是哪里的伙计?

    倒是听他们说过,小人一下子想不起来,好像是哪家银号的伙计,哪家呢?

    慕千雪眼皮轻抬,可是宝恒银号?

    徐立连连点头,就是宝恒银号。说着,他又疑惑地道:公主怎么知道?

    慕千雪微微一笑,转眸看向若有所思的夏月,记得吗?

    夏月颔首道:奴婢当然记得宝恒银号,可王爷他怎么突然就想到给他们两个指婚了?

    清亮的烛光倒映在慕千雪双眸中,化做两簇小小的火苗,这不是指婚,而是惩罚!

    夏月与徐立对视了一眼,疑惑地道:无端端的,王爷惩罚杜鹃做什么?

    慕千雪抚过袖间银白的绣花,盯着明亮的烛火,幽幽道:与其说是惩罚杜鹃,倒不如说是惩罚赵平清,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只能猜测,与之前借银一事有关。

    夏月疑惑地道:知道王爷借银给公主的,不是王妃吗,怎么又扯上杜鹃了?

    王妃自是知晓,但你怎知慕千雪微一扬眉,淡然道:平妃不知道?又怎知不是平妃告诉王妃的?

    她的话令夏月心头倏然一跳,脱口道:难道根本就是赵平清告诉王妃的?

    慕千雪微微一笑,是与不是,只要平妃知道,我可回答不了你。

    夏月默然片刻,不解地道:就算是这样,王爷他不是很宠爱平妃吗,怎么又这么狠心。

    慕千雪眸光一软,遥遥望着南方,王爷对赵平清从来不是真正的宠爱,只是只是什么,她没有说下去,夏月二人也无从得知。

    门吱呀一声打开,十九走了进来,在她身后是一地明澈如清霜的月光,有几瓣轻薄如绢绡的杏花随着她的走动,自裙裾间飘落,化做地上的片片落红。

    公主。她行了一礼并不说话,烛光下她的神色有些凝重,夏月心中一动,对徐立道:你去看看厨房里炖着的参汤好了没有。

    在徐立离开后,十九低声道:刚刚阿二派了几个人过来,说是奉了王爷的命令保护公主;另外,我发现有人在暗中监视。

    慕千雪神色一变,坐直了身子道:什么人?

    在慕千雪的注视下,十九张口吐出三个她们并不陌生的字眼,琉璃坊。

    夏月愕然道:周帝的人?话音未落,她忽地变了颜色,急急道:难道他发现了神机营的秘密?

    十九想了一会儿,摇头道:琉璃坊这次派来的人身手一般,我瞧着不像是发现我们的样子。

    夏月想想也是,可除了神机营,咱们这里还有什么值得他们监视的?

    慕千雪忆起十九之前的一句话,询问道:你王爷让阿二派人来保护我?

    是,阿二接到十三飞鸽传书,说王爷指名让神机营加派人手保护公主与陈太妃。

    夜风漫卷而入,吹动供在临窗长几上的几朵桃花,柔弱的花瓣不堪风力,离枝而起,随风在堂中飞舞,直至风尽之后,方才缓缓落下,其中一片,正好落在慕千雪素白的衣上,仿佛印在了上面。

    伸手捻起那一片粉红剔透的落花,随着指甲微微用力,花瓣上出现一个弯弯的指甲印,汁水缓缓渗出,问题不是出在神机营上,而是王爷!

    十九沉沉点头,去见阿二的是十六,我问过他,他说飞鸽传来的书信上虽然不曾明说,但王爷那边,应该是遇到了麻烦。说着,她咬一咬牙,道:如果公主同意,我想去王爷身边。

    慕千雪垂目不语,指尖徐徐转着那片桃花,十九知道她是在思索事情,静静等在一旁。

    不知过了多久,桌上的红烛突然毕毕剥剥地爆出几朵灯花来,在这静夜中听来,格外明显。

    慕千雪回过神来,徐声道:明日一早你就出城,见到王爷后,问清楚他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然后飞鸽传书告诉十六。

    我知道。点头之余,十九又感激地道:多谢公主。

    l;kg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