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女人,你可真是坏的很!

    言清浅躲开了沐夜辰的突然袭击,脸上多了几分不悦:

    “传闻辰王杀伐果断、不苟言笑,尤其讨厌女人,可今日一见……,我却觉得并非如此!”

    “本王也听说过一个传闻,丞相府的嫡小姐胆小怕事,就连下人都能对她欺负一二,对当朝太子更是一往情深,但今日一见……,本王也觉得并非如此!”

    沐夜辰上挑着眉眼,把言清浅每个细微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

    “你若再不走,我可就喊人了!”

    言清浅迅速的把身子转向了一边从而避开了沐夜辰的视线,这个男人实在太过危险,自己站在他面前竟有一种被剥光了的感觉。

    “女人,你可真是坏的很呢,不过,本王喜欢……”

    沐夜辰呵呵大笑着走到了门口,然后纵身一跃,整个人消失在了夜幕中。

    第二天一大早,刚走出自己的院落,言清浅就看到了轩辕锦钰,此时,他屈尊降贵正搀扶着言清舞那个女人在花园里遛弯呢!

    她还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这怎么就受伤了呢,昨天本太子走的时候,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昨天晚上在花园里散步的时候没看清楚路,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然后就这样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呢?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不知道本太子会心疼吗?”

    “殿下……”听到轩辕锦钰如此说,言清舞俏红着小脸嗲声嗲气道,最后还善解人意的来了这么一句:

    “不过是一点儿小伤罢了,却要劳烦殿下您亲自过来看清舞,殿下以后万不可这样了,要是惹皇上他老人家不高兴了,清舞可就真的罪过了!”

    这话对轩辕锦钰很是受用,他伸手刮了一下言清舞的鼻尖,一脸宠溺道:“你是本太子未来的太子妃,本太子宠你怎么了,父皇也是过来人,想必绝不会为这种事情而生气的。”

    看着言清舞和轩辕锦钰两人你浓我浓的,言清浅心里极其不爽,当然,她并不是在吃醋,而是觉得言清舞这女人太恶心了,恶心的她直想吐。

    她勾了勾唇,朝那两人走了过去,还故作惊讶的来了这么一句:“哟,妹妹这是怎么了?腿受伤了吗?”

    “姐姐……”

    看到言清浅,言清舞身子猛的一颤,下一秒,她红着一双眼睛装作一副很害怕的样子钻进了轩辕锦钰的怀里。

    “你这女人,昨天把清舞害得那么惨,现在怎么还有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就不怕遭报应吗?”

    抱着言清舞,轩辕锦钰看向言清浅的那一双眼睛像是在往外冒火,眼底尽是嗜血的杀意。

    “你说我害她?难道你是傻的吗?昨天的事都是她和她的那个娘搞出来的,目的就是把我赶出丞相府,好让你与我取消婚约!”

    言清浅轻笑一声,似乎在嘲笑轩辕锦钰的无知。

    “女人,你找死!”

    说完,轩辕锦钰一把推开了他怀里的言清舞,然后上前两步抬手掐住了言清浅的雪白的脖子,他手上的关节都泛白了,可见力道之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