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目的不单纯!

    言清浅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一个同样这般穿着的男人,灵光一闪,她随及便轻笑出声:

    “堂堂辰王竟偷偷溜进女人的闺房,这恐怕不是君子所为吧?”

    沐夜辰摸了摸自己的脸:“你怎么会识得本王?本王今日可未戴玉面!”

    脸上的玉面是他身份的象征,但那玉面已经提前被他摘掉了,这女人没有理由能猜出他的身份啊!

    “在院中树上时你身上就是这件衣袍,这是其一,还有就是……”

    话说到一半,言清浅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接着说道:“你身上有似有似无的檀香味儿!”

    沐夜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本王,刚才为何不杀了那女人一了百了?”

    言清浅挑了挑眉:“我要是在我自己的闺房里杀她,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就是杀人凶手吗?再说了,我岂能让她死的那么容易?”

    沐夜辰的嘴角高高上扬了起来,他从不知道,言清浅竟是如此玲珑剔透的一个人,他第一次觉得他不那么的讨厌女人了,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感觉还是一个传闻中有着劣迹斑斑的女人所带给他的,这着实有趣的很!

    他坐起身来,一脸赞赏的点了点头:“本王对你是相当的满意,相信我们日后定会相处的非常愉快!”

    “你来我丞相府,就是想看一看我言清浅到底配不配得上你?无聊!”

    言清浅这才恍然大悟,她就知道,这沐夜辰来这里的目的根本没那么单纯?但没成想竟如此不单纯!

    盯着言清浅的小脸,沐夜辰勾起了唇,嘴角扬起了一抺不怀好意的笑意:

    “本王的确是无聊呢,本王恨不得你现在就嫁去王府,这样一来,本王的日子就不会再这般无聊了!”

    “刚才在窗外偷看的是不是你?”

    言清浅想起了刚才言清舞来之前,她的窗户曾有过一阵吱呀吱呀的响动,或许那个偷看她的人就是这个沐夜辰。

    “没错,正是本王,不过你不用担心,本王绝对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女人!”

    言清浅懒得再去搭理沐夜辰,还有,她现在得赶紧把沐夜辰打发走才行,要是被人发现她房间里藏有男人,她可是有理也说不清呢,她并不是怕,只是嫌有人再来找她的麻烦,比如言清舞她们母女俩!

    走到门口,言清浅伸手对沐夜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天色已经不早了,王爷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对本王下逐客令,你乃是第一个敢不给本王面子的女人呢!”

    沐夜辰朝言清浅走了过去,虽然嘴上在责怪言清浅,可是,沐夜辰嘴角处勾起的那抺浅笑却别有深意!

    “怎么,你想为此教训我?”

    言清浅双臂环胸反问道沐夜辰,无论如何,反正撒娇卖萌那档子蠢事她是干不出来的!

    沐夜辰一脸奸笑的望着言清浅:“教训你,本王怎么舍得,这样吧,你让本王亲一口,本王就不与你计较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