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这男人,也太明目张胆了!

    难道,刚才她进入实验室的时候有人看到了?

    会是谁呢?难道是轩辕锦钰那家伙?

    应该不会,要是轩辕锦钰,一定会跑进来质问她的。

    不是轩辕锦钰,也更加不会是言清舞那女人,要是刚才的那人是她,凭她对自己的恨,肯定会把这件事情弄的人尽皆知,然后给自己安个妖女的罪名把自己给弄死的!

    就在言清浅思绪万千的时候,有人跳窗进入了她的房间,那人一身夜行衣,仅露出的一双眼睛里满是杀意。

    “你以为你能顺利嫁去辰王府?别做梦了!”

    那人话一出口,言清浅就猜出是谁了,如此不想她嫁进辰王府的恐怕也只有她言清舞了。

    言清浅双臂环胸、眉眼上挑,哪有一丝怕她言清舞的意思,不仅如此,她还挑明了问道言清舞:

    “言清舞,如果轩辕锦钰知道了你的这些小心思,你说他还会不会娶你?还有,你和你娘给我下毒的事……”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言清舞打断了言清浅的话,但下一秒,她看向言清浅的眼神中带着错愕,更多的是难以置信,那些毒不是已经快让言清浅傻掉大半了吗?她又是怎么分析出这些事情的?

    “你……,你竟然知道我娘给你下毒的事?这……,这怎么可能?”

    “我身上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自然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傻了,你说,倘若我把自己中毒的事告诉给爹爹,他会不会……”

    言清浅下一秒说出的话让言清舞不禁抖了三抖。

    不行,她不能让言清浅把这些事告诉言正雄,一不做二不休,死人是不会去告状的。

    “你今天必须得死!”

    言清舞话音未落,就已经开始对言清浅展开攻击了,她招招狠戾,丝毫不留情面。

    但言清浅是谁,不仅有随身系统,更是来自于现代的王牌雇佣兵,相比言清舞,她在速度上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在言清舞冲上来之前,她早已经顺手抓过了梳妆台上的簪子,而后轻易的便废了言清舞一条腿。

    躺在地上,看着自己受伤的腿,言清舞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她怎么也不敢相信,手无缚鸡之力的言清浅居然能把她给伤了?

    还有……,这言清浅什么时候学的功夫?她怎么一点儿不知道?

    言清浅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怒瞪着言清舞大喊一声:“滚……”

    反应过来的言清舞也不矫情,拖着她那条受伤的腿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

    “你今天放过她,就不怕纵虎归山?”

    等言清浅目送言清舞离开回过头去的时候她却惊讶的发现,有一男人正躺在她的床塌上盯着她看呢?

    啥情况?

    只见那人穿着一件绛紫色且边缘绣着银色祥云的衣袍,一头墨发半束半散,模样俊美绝伦,脸犹如刀刻般五官分明。

    他现在躺在她床塌上的样子更是极为惬意,就好像这里是他自己的卧房一般,不过,他虽然外表看起来好似放荡不羁,但眼底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