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露锋芒!

    不过,现在听到轩辕锦钰说皇上要把言清浅赐给沐夜辰,她的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她言清浅凭什么能嫁给她看上的男人?

    言正雄不知轩辕锦钰和言清舞两人的心思,他只知道沐夜辰是比轩辕锦钰更加可怕的存在,得罪沐夜辰,他的丞相府恐怕会就此在这世上消失。

    言正雄走过去一巴掌把李书琦呼倒在了地上:“她身上的伤是你弄出来的?”

    言清舞双眼微红,从轩辕锦钰的怀中挣扎出来之后快步跑去了李书琦的身边,她跪在了地上把李书琦紧紧搂在了她的怀里,一边掉眼泪,一边质问言正雄:

    “爹,你怎么可以打娘呢?她那么爱你,更是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你怎么忍心,你怎么舍得啊!”

    “丞相大人,本太子可还在这里呢,您这么做恐怕不妥吧?”

    看到言清舞那般,轩辕锦钰是说不出的心疼。

    言正雄一脸抱歉的对轩辕锦钰拱了拱手:“太子殿下,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下官也是一时到了气头上,并非是想对太子不敬,也希望太子殿下给臣几分薄面,让臣能自行处理自己的家事!”

    “你……”

    轩辕锦钰虽然不爽言正雄对待言清舞母女二人的态度,但也无可奈何,这言正雄乃是他未来的岳丈,以后他登基的时候还要仰仗言正雄的支持,如果他总拿太子的身份来压言正雄,难免言正雄到时候不会给他穿小鞋,所以,能忍则忍吧,这俗话说的好,小不忍则乱大谋!

    戏看够了,言清浅上前踢了踢地上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这人正是李书琦口中那个她要一起私奔的男人。

    见那男人一动也不动,她忙墩下了身去探了探那男人的鼻息,又伸手探了探那男人的体温,没成想那男人早死去多时了。

    想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那男人身上的伤口,竟让她意外看到了那男人的后脑勺有些不自然的鼓起。

    言清浅双眼一眯,心里已经猜到了那男人的大概死因,她把手放在那男人的后脑勺处,缓缓说道:

    “他这里肿胀不堪,应该是受了重击而死,二娘,这定是你让人干的吧?”

    “姐姐,我娘她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女儿,对你的关爱一丁点不比我这个亲生女儿少,你怎么忍心……,你怎么忍心如此陷害她呢!”

    言清站起身来,用手掩着鼻尖轻笑出声,然后扭过头去,指着自己身上的伤质问言清舞:

    “你说她对我的关爱一丁点不比对你这个亲生女儿少,那我且问你,她就是这么爱我的?爱我爱的恨不得让人打死我?”

    “来人,把二夫人送回房去,没有老夫的命令不许她踏出房门半步,还有……,大小姐的事谁也不许向外透露半个字,否则就一个字,死!”

    一听这话,言清舞则和李书琦两人立马抱头痛哭了起来:

    “爹,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娘,这根本不是娘的错……”

    “老爷,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都是为了咱们丞相府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