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这就是人性吗!

    “什么情况?”

    沈跃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整蒙了,前一秒还在相互厮杀,后一秒就跪地求饶?

    难道这就是末日的生存准则?

    打不过就投降?

    不过仔细想想沈跃没有什么可意外的,现在这种情况很明显二人的生死都在沈跃的一念之间,只要沈跃想二人就会立刻变成两具冰冷的尸体。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沈跃已经发现些许端倪,女人手上鲜血淋漓的牙印估计是刚刚与丧尸争斗时留下的,这也预示再过不了多久女人就会加入丧尸群成为其中的一员。

    也难怪女人眼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已经注定的命运让女人彻底认命了。

    眼下儿子就是她的所有。

    既然女人已经宣布投降了,沈跃也不是弑杀之人,便放开了女人和孩子开始交谈起来,末世开始了这么多天沈跃还是第一次与活人交谈,尽管每天都与苏萌有所交流却并不像是真正的人类一样,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沈跃也不想放过。

    二尸一直都挡在沈跃前面。

    只要女人一有动静二尸就能立刻做出反应,虽然沈跃放开了她们,却也没有彻底放松警惕,末世当中性命最为重要,沈跃可不会将自己的命寄托在同情心上。

    女人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没有再轻举妄动,只是看向沈跃的眼神中夹杂着各种情绪。

    恐惧、厌恶、冷漠等极少出现在和平时代的目光,看得沈跃心里一紧。

    她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随后女人开始讲述着自己母子二人在这末世当中的经历。

    在末世来临之前,她们也有个富裕的家庭,男人是公司高层,算是小有成就,女人是个在职公务员,福利待遇都不差,虽然赚的不多但是胜在轻松,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当中的孩子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去。

    是个很幸福的一个家庭。

    可是当末世来临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原本幸福的家庭在一瞬间化为泡沫,身为家里的顶梁柱没有扛过去,当时的夫妻二人还在视频聊天,丧尸的出现打破这一温馨换面,女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死在自己的面前。

    除了无力的哭泣什么都做不了。

    血肉横飞的画面给女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特别是得知那一滩碎肉就是自己的丈夫。

    作为在职公务员,女人的接受能力比起一般人来说要强上不少,很快就接受了丈夫已经遇害的事实,各大新闻也报道出了丧尸出笼的消息,眼下唯一需要保护的就是还在学校的儿子。

    幸运的街道上虽然慌乱却还没有到交通堵塞的情况。

    历经千难万险,女人成功将儿子带回了家,期间还在超市中寻找到了一些生存物资,加上自己家还没吃完的东西生存一个月估计不成什么问题。

    事实证明只要小心翼翼不出门,依靠着剩余的物资生存下去还是可行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透过窗子看到的街道从一开始的人头攒动到后面的人间地狱,最后到人迹罕至,除了游荡的丧尸很少能看到其他人类,只是偶尔会有几个人类因为耐不住饥饿出来寻找物资。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母子二人也开始为了将来的生存出去寻找物资,这个过程中母子二人也结识了不少人类,还有一些居无定所的末世流浪者。

    他们每时每刻都在逃亡,一个不小心就会成为丧尸的盘中餐。

    间接地女子二人也开始接纳其他人,秉承着人多力量的大观念将不少人都聚集在了一起,起初还是不错的生存氛围,整栋楼中住着不少于二十个人类。

    人多力量大这句话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在这个末世当中人多也就意味着资源消耗特别大。

    男人出去寻找物资,其余的事情则交给呆在家里的女人和孩子。

    自古以来人类的传统。

    出去就代表着危险,危险总是伴随着伤亡,很快出去寻找的物资的男人们几乎丧生,只剩下唯一一个男人,也在巨大的压力下产生了一些心理上的问题,又或者是一直隐藏在内心的歹心显露了出来。

    男人制住了所有的女人和孩子,疯狂发~泄自己的欲~望以及变~态的想法,那些衣不遮体的尸体和他们身上的伤痕就是男人造成的。

    最后只剩下母子二人。

    这是一段黑暗的历史,即使现在女人回想起来身体都还在不停地颤抖。

    经历了这么多,加上丈夫之前惨死的模样...女人彻底疯狂了,机缘巧合下女人成功反杀变态男子,期间造成的动静惊动了附近的丧尸。

    接下来的事情就如同沈跃看到的一样,若不是沈跃及时赶到女人和孩子或许已经成了粘板上的鱼肉。

    ......

    沈跃皱起了眉头,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她讲述的故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理解。

    这就是人性吗?

    女人说出来的故事让沈跃对这个世界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原来在末世当中人性竟会变成这样。

    “你们能够放过我的儿子吗,他是无辜的,你想要干什么我都能够满足你。”

    女人带着死灰的瞳孔露出一丝祈求以及希望,眼下儿子是她唯一的期盼,说着女人开始伸手脱下自己的衣服,当着自己儿子的面。

    “这...”

    沈跃又蒙了。

    这女人的行为还真是出人意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我沈跃是这样的人吗?

    就在沈跃愣神之际女人的衣物已经褪~去一半,雪~白的肌肤上还能看到不少殴打所致的伤痕,看样子这些天的遭遇所言非虚,即使是如此依旧没能磨灭女人姣好的身材...

    “咕嘟~”

    沈跃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不得不说女人的身材不错,说不想那是假的,沈跃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么多天未近女色的也忍不住升起一抹邪~火。

    “我不会伤害你儿子的,他还是个孩子,我没有理由要他的性命。”

    沈跃再次咽了口口水,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