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愿赌服输!

    “牛角上跳舞的滋味如何?”

    看见对方全部被击飞,不等肖律吩咐,后羿和武则天瞬间就把自己全部的技能倾泻了出去。

    “奉我为主!”

    Duang的一下,武则天开启了大招“杀生予夺”,豪取四杀!

    除了肖律,在场所有人无不目瞪口呆。

    不到六分钟,比分竟已经拉到了八比零!

    “全部原地回城,等会直接中推!”大获全胜后,肖律立刻对众人安排道。

    这下李苏成一方全都不淡定了,可“至尊杀神”的花木兰却不这么想。

    一波团战下来,对面所有人肯定都把技能交完了,若是这时候去收割......

    “至尊杀神”脸上已经挂满了微笑。

    但他不知道的是,刚才那波团战,兰陵王一个技能都没放。

    他刚走到中路,正在回城的朱国强就惊呼道:“挖槽花木兰!马乐明你怎么没把他看好?”

    在对抗路的马乐明还沉浸在推塔中,被朱国强这么一喊才反应过来。

    “我说这花木兰这么不见了,原来是去找你们了啊,别急,我马上推完一塔了。”

    “靠......”众人一脸黑线,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负责?

    “呵呵,一个都别想走!”“至尊杀神”飞快的在公屏里打出了一句话。

    可是下一秒,一把匕首就从阴影中飞了出来,随后,兰陵王破影而出!

    花木兰被吓了一跳,这兰陵王技能怎么没冷却的?

    眩晕刚结束,花木兰就毫不犹豫的按下了闪现,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坏了,这个闪现进入没往自己家防御塔闪,而是直接闪进了前方的草丛。

    “挖槽,失误了!”

    而躲在草里回城的武则天也是被吓了一跳,和花木兰对视一眼后,反手一个一技能带走了花木兰。

    “五杀!”

    “猫车,说到就到......”

    一声惨叫,花木兰倒在了武则天的脚下。

    “怎么可能!”

    “至尊杀神”盯着手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被秒杀的花木兰,一点抵抗都做不出来就死了,这怎么可能?

    “中推!”肖律大喊一声,不到六分钟,对方中路竟然只剩一座高地塔。

    六分钟整,兰陵王已经出完了黑切加两把大剑,杀人,只要一念,简直就是老鹰捉小鸡。

    “我打你妈!”李苏成心态彻底崩了,这六分钟里,他被兰陵王弄死了六次,小乔也被弄死了六次。

    看到六分钟已到,李苏成一方毫不犹豫的全部点击了投降。

    这不仅仅是投降,也是他们的解脱

    随着水晶的爆炸,李苏成的脸上露出了一阵复杂而又难看的表情。

    “操!”他再次将手机重重的扔在了桌上,“什么坑货,一群猪队友,这局不算!”

    李苏成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边花重金找来的人,竟然打不过对面一群黄金菜鸟!

    这种羞辱感简直让李苏成快要崩溃了。

    “你别这样啊…”

    劳夏将李苏成的手机从桌上拿起,想要塞给李苏成。

    “你别碰我!你刚才打的什么?”李苏成一甩手,手机直接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啪!”

    清脆的落地声,敲打在劳夏的心中。

    食堂里此时,一直在看热闹的同学,大气不敢喘,一个个都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幕。

    “哦!我明白了,你们是旧情未了,劳夏你这心机婊,是故意来坑我的吧?”

    李苏成怒目看着劳夏,后者一脸的委屈。

    “你…”

    “肖律!!!”

    劳夏朝肖律发出了求援的声音,然而,现在的肖律已经不是以前的肖律。

    劳夏还在痴心妄想着肖律会替她出头。

    见肖律不说话,劳夏咬了咬嘴唇。

    她还想说什么,结果却被朱国强给打断了。

    “李苏成,你可是市级李白,堂堂钻石大神啊!来,有点风度,愿赌服输。”

    朱国建这时候的样子很贱,一只手挡在耳朵旁,作势很期待李苏成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我……”

    李苏成脸色抽搐着,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只是删号的话,他一点都不心疼,大不了再买一个就是了,然而,这一声“爸爸”叫出口,让他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啊!

    “劳夏!”

    一直未开口的肖律,此时声音冰冷,众人纷纷将目光落在了肖律的身上。

    怎么了?兄弟,你可千万不能心软啊!

    朱国强心中一阵紧张,而现在最紧张的莫过于劳夏了。

    她以为肖律回心转意了。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劳夏脸上露出了一阵获胜般的笑容,却不想肖律的声音依旧冰冷。

    “你手机给我!”

    “哦!”

    劳夏不明白肖律现在要她的手机干嘛,在她呆呆的将手机递给肖律后,她顿时意识到不好。

    他该不会是要删了自己的账号吧!!

    不过,当她看到肖律把游戏退出后,立马暗自松了一口气。

    与劳夏一样,桌子四周的众人,也很是奇怪。

    直到肖律将劳夏手机中的所有通讯软件,连带着通讯录打开,他们依旧不知道肖律这是要干嘛。

    当他开始将自己的联系方式逐一删除时,劳夏这才后知后觉。

    “肖律!你干嘛!!!”

    “没干嘛!只是做路人该做的事。”

    肖律的声音依旧冰冷,气得劳夏的身子开始颤抖。

    肖律的手速很快,没几秒钟就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彻底的删除后,他就对李苏成冰冷的说道:“现在轮到你了!”

    “你…”

    李苏成的双眸不断闪烁着,不难看出他害怕了。

    “没什么,其实你删不删号我无所谓,连带着你叫来的那些人也一样,不过,你这一声‘爸爸’是非叫不可,懂吗?”

    最后两个字,肖律说的很用力,而李苏成则是气炸了,一股怒火上头,他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有了之前朱国强被李苏成一脚踹翻的经历,肖律的室友们其实早就摩拳擦掌了,现在见李苏成竟然还敢动手,二话不说,一拥而上。

    食堂内没有人出手帮助李苏成,就算是劝架的都没有,倒是有不少人拿出了手机,将李苏成被三人暴揍的画面拍了下来。

    “怎么样?服不服?”

    一顿暴揍后,李苏成跪在地上,而朱国强一只手抓着他的头发,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一旁的闻汉拉着李苏成的手,怒目瞪着:“你叫不叫?”

    “叫不叫!”另外同样拉住李苏成手的马乐明附和道,“不叫,信不信我们再打你!!!”

    被打的已经快吐血的李苏成这时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他想死的心都有了,游戏技不如人也就算了,现在还叫人爸爸,这让他以后还怎么抬头见人。

    肖律这时则是轻藐的笑着,当李苏成只发出一个‘爸’的音,他立马打断道。

    “别!我可没有你这么不争气的儿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