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父子局!

    翌日。

    肖律跟室友早早的来到了食堂。

    今天早上有课,而肖律昨晚一夜未眠。

    他倒并不是因为自己头顶绿油油才会失眠,只是,时隔一年再度玩起了王者荣耀,往事一幕幕的在脑海中徘徊,折磨了他一晚上。

    “我要不要复出呢?”

    肖律看着桌上的早点一点食欲都没有。

    这时,一直在狼吞虎咽的朱国强抬头瞬间,露出了一脸的兴奋。

    “快看!咳……咳……”

    没有咽下去的馒头呛得一脸通红。

    众人手忙脚乱,拍胸的拍胸,捶背的捶背,而肖律这时候朝朱国建目光所示望去。

    真是冤家路窄。

    只见劳夏一脸的疲惫,挽着李苏成的手朝他们走来。

    四目相对,劳夏的脸上闪现出一丝尴尬,她连忙松开李苏成的手,往旁边躲去。

    “你干嘛?”

    李苏成还没看到肖律,刚要用手去搂抱劳夏,只听到肖律那懒散的声音响起。

    “早啊!”

    肖律说的不以为然,反倒是劳夏做贼心虚,她遮遮掩掩不敢看肖律。

    “那个……那个……”她扭扭捏捏,憋了半天总算是憋出了一句话来,“我们是路上遇到的。”

    “哦?”肖律也不点穿,他似笑非笑的继续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昨晚在外面过夜的呢?”

    看着眼前的劳夏,肖律的内心心如死水,这个曾经跟自己山盟海誓的女孩,竟然是一个绿茶婊,肖律只为自己的曾经感到可悲。

    一旁的李苏成见肖律话中有话,他轻咳一声。

    “那个,你别误会。”

    “我误会什么?倒是你们遮遮掩掩,不知道解释就是掩饰吗?”

    见肖律今天的样子不对劲,劳夏变得小心谨慎了起来,她缓步走到肖律的身旁,想要去勾他的手,结果被肖律狠狠的甩开了。

    “你怎么了?别生气嘛,我们真的只是偶遇而已,要不我等你下课,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昨天跟你说的英雄我不用买了。”

    “哦?是吗?是不是校内赛输了,没必要了?”

    肖律的话阴阳怪气,劳夏心中咯噔一声,不过,脸上却是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到底怎么了?”

    说着,劳夏又想去勾肖律的手。

    “别碰我!”

    “为什么?”

    肖律的反应出奇的大,吓的劳夏躲到一旁,泪水开始打转。

    她还以为肖律是曾经的那个备胎,只要自己的眼泪一出,肖律保证乖乖缴械投降。

    可是,这次劳夏失算了。

    “我嫌你脏!”

    肖律的话很是无情。

    “昨晚你们去汉庭做什么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肖律的声音很大,顿时,食堂里面其他就餐的同学纷纷转头看向他们。

    “你!!”

    李苏成一听事情败露了,他气急败坏,不过,下一秒他就收起了怒火。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不用再装了,对!是我李苏成,怎么样?你一绿帽男不乖乖躲一边去哭,现在在这叫嚣什么。”

    见李苏成气焰这么嚣张,一直没有说话的朱国强他们,顿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姓李的,你叫什么叫,信不信我们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经过昨晚的事情,朱国强他们早已看不惯李苏成和劳夏,要不是肖律没发话,他们恨不得今早就冲去汉庭堵这两个狗男女。

    一看是朱国强说话,李苏成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阵愤怒的神情。

    昨晚的校内赛,他打的非常的憋屈,一个晚上心情都不好,要不是劳夏在身旁可以让他发泄一些怒火,昨晚,他就恨的把朱国强他们约出来,来个爸爸局。

    “怎么?别以为昨晚赢了我一次,你们就可以得意,那是因为我当时手感不好,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就你们那些黄金水平的弱鸡,能够打的赢我吧?”

    李苏成仰着头,那副心高气傲的样子,看着就让人火冒三丈。

    “切!输了就是输了,哪来那么多的废话!你堂堂一个钻石大神,市级李白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们这群弱鸡打爆了?”

    闻汉对着李苏成就是一脸的狂喷,夹杂着无数的口水,让李苏成差一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你就是闻汉吧?你爸妈怎么给你起的名字,闻什么不好,闻汉!”

    李苏成这话一出,顿时,闻汉不干了,冲上去就是一拳,结果,李苏成的速度比他快,直接一拳反倒是把闻汉打趴了。

    “就凭你们几个?不怕告诉你们,我好歹也是跆拳道红带,怎么?要不要来试试啊?

    李苏成的嚣张样子,让肖律看着就心中一阵不爽。

    正当李苏成见自己镇住了他们众人,又是一拳对朱国强打去,结果被肖律牢牢抓住了手腕。

    李苏成试了几次想要挣脱,结果,他发现肖律的手就像是一把铁钳一般,让他动弹不等。

    正当李苏成诧异肖律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时,肖律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个邪祟的笑容。

    一股巨力传来,李苏成只觉自己的手腕快断了,疼的他瞬间跪在了肖律的面前。

    “你干什么?”

    一直不敢说话的劳夏,见李苏成此般,她冲上去,拼命想要拉开肖律。

    “呵呵!劳夏,其实有句话我今天必须得跟你说。”

    肖律说话的时候,看都没看劳夏一眼,也不管她是什么反应,便开口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不合适,咱们结束了!”

    “什么?”劳夏瞪大了双眼,她不敢相信肖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你甩我?”

    在劳夏的脑海中她完全接受不了自己被肖律给甩了的事实,她像是疯狗一般质问肖律。

    “你凭什么甩我?”

    “凭你贱!”

    肖律此话一出,顿时食堂内炸开了锅。堂堂电子系的系花竟然被自己的男友骂‘贱’。

    “你……”

    劳夏气得说不出话来,而肖律这时候将目光转向了李苏成。

    “刚才是你说要打爸爸局的?要不咱们来一场?”

    “就凭你?”

    李苏成疼的满头大汗,他说话的声音却是带着无限的愤恨。

    “对!就是我,不过,我觉得爸爸局好像没什么意思,要不来一场生死局外加爸爸局吧?”

    此话一出,李苏成仰天大笑,也不觉手上疼痛了。

    “就你?哈哈!太好笑了,你是不是以为不让我用李白你就赢了,实话告诉我,你还会……”

    话没说完,肖律手上又加重几分力量,疼的李苏成无法再说下去。

    “不!你一定要用李白,不然我会被人说胜之不武的。”

    肖律说话的声音不算小,顿时,食堂内的同学一个个睁大了眼睛。

    李苏成的李白在学校也算是小有名气了,现在竟然被肖律这个从来不玩王者荣耀的人挑战。还是生死局加爸爸局!

    大伙只认为肖律是不是被绿的脑子出问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