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谁是猎物!

    桃子吹了声口哨,他手里的钱,估计要有五六千元了,自己一晚上赔笑喝酒的提成,也没这么多。

    该不会看上我的身子,要出台吧?

    桃子立马换了个表情,满是谄笑。

    “振哥,看你说的,把我当什么人了。”

    “咱们这里啊,只喝酒,不出去玩的。”

    和你又不熟,老娘才不伺候呢。

    桃子心里暗暗想着。

    唐复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你误会了,我不是找你,是找其他人!”

    其他人?桃子又撅了撅嘴。

    找其他女的跟我哔哔这么半天?玩我呢?

    “行,你想找哪个,我帮你认识。你喜欢什么样的身材?这里妹妹很多,有的你挑!”

    “我也不要你多少,给我五百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以后常来给我们捧场就行。”

    好像我说的不够严谨。

    “你误会了,我不是找陪酒的,我要找的是男人,非常强壮的男人。”

    嘶!

    桃子手一抖,差点没把烟给丢了,没想到眼前的帅哥竟然是个弯的?

    “我说,振哥。我们这里有伺候富婆的帅哥,但是没有你们那种啊!你,你是找错地方了吧?你要去那种地方,我也知道路,领你去就行。”

    哎,越说越乱。

    唐复索性掏出一张纸,这是他根据魔功大约感受推测出的嫌犯画像,肥头大耳,身材壮硕。

    “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这个样子,你有见过类似的人在夜总会里出没么?”

    什么呀,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原来是个警察!

    桃子一下子兴趣尽失,但是又不敢马上回绝唐复,还是硬着头皮接过画像看了看。

    这不是马老三么?

    她一眼就认出了,画像上的人,和夜总会一名叫做马大力的保安队长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画像脸上那一道醒目的刀疤没有了。

    马老三犯事了?不能啊,雷子哥平时跟柳家关系那么好,条子一般不来这边掀案底的。

    难道出人命了?

    她陷入了犹豫,耳边的喧闹与她再无关系,内心反复天人交战。

    唐复看着她陷入了沉默,心里明白了七七八八,这个女的一定认识他。

    “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嘿嘿,振哥,这个人,我不认得!”

    桃子嘿嘿一笑,将画像还给了唐复。

    “不认得?我可提醒你,隐瞒关键信息,知情不报,将来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我怎么这么倒霉!

    桃子冷汗从脸上不断冒了出来,模糊了妆容。

    “你,你让我在想想。”

    她又拿去了画像,装模作样看了看。

    “这个人,我觉得和一名保安很像。”

    “是谁!”

    “他叫马大力,他在这里当队长。”

    “你和他熟悉么?”

    “看您说的,我们在这里讨饭吃,不能不认识他。”

    “他这个人性格怎么样?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夜总会?”

    唐复得到了关键信息,问个不停。

    “他这个人吧,你也知道的。能在道上混的,都是好勇斗狠,不太有脑子,讲究江湖义气那种。”

    “马大力平时就在这里倒班看场子,一般来说,工作两天,休息两天,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在这里。”

    错不了了,他今天肯定在这里。

    唐复展开神识,不断在人群中寻找。

    “他的手机号我给您,还有其他事情么?没的话,我先走了哈”

    桃子扭捏着双手,一副想要逃走的样子。

    “慢着。”

    唐复抓住她的手腕,不容置疑地命令道:

    “告诉我你所有关于他的事情!”

    “我,我不敢!大哥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个卖酒的服务员,真的没做什么坏事!”

    桃子哭丧着脸,挣扎地想要后退,但是她的力气又远不如唐复,徒劳无功。

    哦,看来肯定做过了不少坏事。

    唐复不再客气,双眼死死盯着对方,强大的神识入侵了她的大脑,努力翻找着可能的记忆碎片。

    有了!

    熟悉的混沌中,一名高大的壮汉站在桃子面前。她自己衣冠不整,身上伤痕累累,大声哭个不停。

    “贱人!还TM哭!”

    他一脚踢在桃子的胸口,她打着滚躺倒了一边。

    “不是老子在大老板面前求情,你老早就要滚蛋了!和你玩玩怎么了?臭女人!”

    “呜呜呜……”

    桃子哭的梨花带雨,双手护住脑袋,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马大哥!马大哥消消气!桃子她还小,不懂事,您今天就饶了她吧!”

    另一名年纪稍大的女人拉着她的胳膊,不停的劝着他。

    呸!晦气!

    大汉狠狠往地上吐了口痰,摔门而去。

    看着他走远了,女人摇了摇头,过来拉起了桃子。

    “我看看,应该没什么大伤吧,我这里有酒精和蓝药水,一会给你涂涂。”

    “芳芳姐,我害怕!”

    桃子一头扎进芳芳的怀里,哭得更大声了。

    “你呀!你呀!非要这么倔!”

    芳芳姐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耐心规劝道:

    “小桃子,你也知道,在城里混不容易,咱们背后要有个铁靠山才行。”

    “马大哥人是粗鲁了一点,但是护短,绝对可靠!你要是把他伺候好了,以后少不得你享福!”

    “这下好了你把他得罪了,后面少不得给你小鞋穿!”

    “那我走!我不要在这里了。”

    桃子不断抽泣道。

    “走?你也太天真了!”

    “先不说为了给你那个赌鬼老爹还债,就是你家里人也要指望你的钱吃饭。”

    “你说说你,文化文凭什么都没有的,出去只能当服务员促销员。一个月苦哈哈的,还不如你一晚上陪客人喝酒来的钱多。”

    芳芳不断开导引诱着桃子。

    “芳芳姐,我还是接受不了!你别劝我了。”

    桃子扭过头,摸了摸脸上的眼泪。

    哼!给脸不要脸!

    芳芳微微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我是看在咱们俩老乡一场的面子上,好心劝你。你要是不听,今后你的生意,就自己想办法吧!”

    嘭!

    唐复从她的记忆里脱身出来,若有所思。

    背后的故事还挺精彩的。看来哪里讨生活都不容易啊!

    桃子精神恍惚,恢复了知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没事了,你走吧!”

    唐复淡淡说道,心里有了打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