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善良老人,其乐融融!

    堂嫂没说什么还从嘴里吐出一块糖来,然后在姜生难受的眼神中,噻到了儿子口里,听着自己侄子咕噜咕噜的舔着糖,姜生差点吐了。

    “剩子!怎么和你叔说话呢?他是你叔叔!”大伯怒斥熊孩子。

    没想到熊孩子完全不理自己爷爷,还冲他吐了口口水,姜生的堂嫂更是怒指这大伯。

    “老东西,我的孩子要你教啊?他是你老姜家的根,你凶他就是凶我!你就是对不起你老姜家!”

    这女人每次都拿孩子说事,她觉得自己替姜家生了个儿子传宗接代了,她觉得自己很伟大,同时也不能遭受一点点她自以为的委屈,甚至孩子要什么,就是把家里的黄牛土狗卖了那也得买,稍有不如意,就是一阵撒泼大闹三上吊。

    二老拿她根本没辙。

    姜生很想管,但是别人家的事情,他就这么插手不好,二老终于有了孙子,若是因为自己吵翻,堂嫂带着孩子跑了,那二老很可能会出什么意外。

    而且在姜生看来这也是自己大爷大娘应得的,这叫一报还一报,自己小时候饿的吃不起东西,大伯家可从来没有给他送过粮食,哪怕一个馒头,与邻居朱爷爷相比他们才像是陌生人。

    虽然现在关系好很多,二老也想通了,其实姜生小时候也从来没把大伯家当亲人,他心里也很纠结,现在也好了很多,到底是血脉相连毕竟都是一家人。

    大伯不敢说话了,他气的脸通红,又害怕得罪自己儿媳妇,堂嫂哼哼了一声就领着熊孩子回屋了。

    看着一旁的姜生,大伯尴尬的笑了笑,

    “来的正好,我这里腌的萝卜缨子吃不了,你等一等拿回一些。”

    大伯家里有很多坛子,每年都会腌制一些萝卜缨子,至于萝卜可不舍得腌,本来蔬菜产量就很少,偶尔种的红薯地瓜都是很小的,红薯叶子也经常拿来和面粉混合在一起蒸菜吃。

    “汪汪汪汪!”旁边的小土狗一听到吃这个字,似乎是听懂了。立刻摇着尾巴靠了过来,热情如火。

    大伯一脚把它踢到一边去。

    “吃了没,我招呼你大娘多做些饭,今天在这吃。”

    姜生笑着拒绝了。

    “大爷,今天我和一些朋友打了一头野猪,今天你个大娘还有嫂子侄子他们都别做饭了,来我家吃野猪肉。”

    “哦?野猪啊,现在倒是很少见了,只有在深山里才有,野猪可凶猛的很,你们没有被伤到吧?”

    “当然没有了,猪可大了,根本吃不完,一定要来啊!”姜生打了个哈哈。

    “行,待会我忙完这里就带着你大娘一起去。”

    “把堂嫂和侄子也叫上吧。”姜生自然不会跟一个孩子怄气。

    大伯却是带着歉意:“算了,他们母子和我们你吃饭都是分开的,她应该早就吃过了,现在要睡觉,就不叫她们了。”

    姜生明白,是大伯知道自己堂嫂这个人人品很差,不想让她在姜生家里添麻烦。

    闲聊了一会儿,姜生就回去了。

    回到家里,家里可热闹了,张小白和姜母聊的火热,还边一起洗菜择菜,择韭菜对于张小白来说像是在玩耍,都是不亦说乎。

    除了她们外,大傻的母亲也在一旁切肉,邻居老刘头在一旁生火、割肉忙的不亦说乎。

    此时的野猪早就被扒皮烫毛了,身上的很多精肉也都取了出来,大家分工明确,各行其事。

    朱爷爷都九十岁了,年纪有些大了身体却倍棒,姜母不让他干活,他还非得要做些事情,就坐在竹椅上剥蒜。

    张小白则是在一旁乖乖的听朱爷爷讲起以前的一些往事。

    朱爷爷可是见过日本鬼子的,他早年也是村里的能人,他见多识广,以前走南闯北心地善良也是村子里唯一一个识字的老年人,他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村里人逢红白喜事,都会找他题字。

    “朱爷爷。”姜生过去打招呼,朱爷爷冲他和蔼的笑着。

    “小生啊,来,让我看看你的脚,你妈说你脚好了我还不信呢!”

    “怎么不信,山神发力,我的脚就好了!嘿嘿。”姜生半开玩笑的走了过去,还围着朱爷爷转了几圈,引得朱爷爷啧啧称奇。

    “小生,你还别不信,说不定这世上真的有山神,早年我在山西挖煤的时候,就在空洞底下见过一些东西,它们可玄乎了,有次工友……”

    朱爷爷继续讲着陈年趣事,姜生听得津津有味。

    两个多小时后,姜生家正式开席!

    加上所有人已经有十六个人了,姜生家老槐树下的石桌自然坐不下。

    姜生的大伯和大娘也过来了,和姜母打了声招呼,虽然早年他们有些不对付,但是现在早已经遗忘了,姜母是个很豁达的人,也早就想开了,大爷大娘在姜生长大后也是很后悔早年做过的好事情。

    他们总是帮姜生家里的忙,以弥补当年做过的错事。

    “我们真的该走了。”张小白看着天快黑了,想要离开。

    姜生却是笑道:“那怎么行,上次说好的,你再来我家里,就请你吃野味,这次你说什么也得留下来。”

    一旁的姜母也拉着张小白的手。

    “妮子,今天必须留下来尝尝阿姨的手艺,要是今晚走不了就住在着,你跟阿姨一块睡,阿姨的床可大了。”

    “是啊,郑云可以跟我睡,我屋里的床也不小。”姜生笑着招呼。

    张小白看了看郑云,郑云赶忙点头,他还在看着大头电视是津津有味。

    “好久没看过电视了,广告依旧如当年那么多,就像是广告里偶尔加几集连续剧,哎怀念啊!”

    郑云敲诈二郎腿,悠哉的喝着山泉水,小日子不要太滋润!

    他的兵王生涯总是紧张危险,如今虽然是解甲归田,身上太多的刀疤还有枪痕让其从不会懈怠,他历经了太多的磨难,如今难得如此开心,自然不想这么快结束。

    张小白耸耸肩,点了点头。

    姜母很开心,拉着张小白让其坐在自己身边,还把最好吃的都放在了张小白旁边。

    朱爷爷家的桌子板凳也搬了过来,在附近其他村子里还有很多封建习俗,比如女人不上桌,孩子不上桌,来了客人必须喝酒,三杯下肚才能说话等等,但是在姜生家里完全不存在,因为,姜母她就是一家之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