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频繁失误!

    吴浩轩的射门又低又快,澳大利亚的门将已经缴械投降了,但这个球却撞在了门柱上,弹回来的时候澳大利亚人抢在孙傲云之前把球踢出了底线。

    吴浩轩懊恼的抱住了脑袋,这是踢到现在最好的机会了,接下来澳大利亚人肯定会把他看得更严实。

    权衡也有点遗憾,但还是扬了扬手:“没关系,还有个角球的机会。”

    吴浩轩摇摇头:“可是最好的进球机会已经没有了……真是的,稍稍再偏一点点就好了!”

    “没事,不要着急!”

    权衡说完示意吴浩轩去发角球,自己跑进了禁区。

    他自然是要被重点盯防的,迪拉克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如同热恋期的恋人一般,几乎整个人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同样被往外推的还有孙傲云和王豪,这只国家队的球员个子都不矮,除了唐,吴浩轩和南宫毅,其他人都在一米八以上,但他们的弹跳和头球却差了澳大利亚好几条街。

    吴浩轩深吸了口气,退了好几步,贴着广告牌站好,目光飞快扫过球场,然后竖起了一个手指头,球队里的老队员立刻心领神会。

    权衡很活跃的在禁区里穿插,温明禁区里拉出来作势要打战术角球,澳大利亚人立刻紧张起来,他们不担心争夺空中控球权,但他们担心吴浩轩会和温明配合,从低空将球传进禁区,于是立刻有人跟了上去。

    然而,这两人其实都不是吴浩轩的目标,他忽然开始助跑,第四步正好踏在皮球一侧,右脚如鞭子一般抽了上去,皮球飞快掠过大禁区,直接落在禁区圆弧附近……

    而此时赶到的竟然是翁宇!

    他双手张开,如同一只飞翔的大鹏,右腿拖在身后。

    球到腿到,大力抽射!

    皮球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狂野的冲向球门。

    “重炮!出现了,翁宇的重炮!很少有人会想到一个后卫竟然能有这么优秀的远射功夫,在河北逐鹿,翁宇已经凭借战术角球和自己这脚远射功夫,已经打进了二十多个进球,在后卫当中首屈一指。”

    “这个球会进吗……”

    权衡在翁宇起脚的瞬间,立刻向下一缩头,皮球几乎是擦着他的头皮和迪拉克的鼻尖飞了过去,迪拉克被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向后避让,结果差点把自己绊倒。

    澳大利亚的门将内心已经放弃抵抗了,他拼了老命扑出去,连眼睛都闭上了。幸好,澳大利亚上空的神祗和他们站在了一起,皮球打在他的肩膀上,向空中高高跃起,禁区里的人呼啦一下纷纷奔向第二落点。

    门将直接被砸进了球门也没人管他。

    这个时候要是中国队抢到了球,那就是空门啊!

    迪拉克连权衡都不管了,脑袋昂起来像一头扯长了脖子的斗鸡。

    令澳大利亚人恐惧的是,距离皮球最近的是中国队的王豪,他背后只有一个后卫。

    两人一起跳了起来,距离皮球都差了那么一点点,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忽然,王豪身子一偏,澳大利亚后卫立刻压过了他,脑袋一甩将皮球砸了出去。

    “回防!”

    权衡举手高喊,自己第一个拉出了禁区奔向球的落点,可惜落点已经站了一个澳大利亚的队员,他连停球都没来得及,凌空便将皮球大脚开向了前场。

    人是跑不过足球的,只能拼命回追。

    球迷们的目光随着足球迅速移动,紧接着,超过一半的人都失声惊叫起来:“妈耶,人呢?”

    防守队员呢?

    偌大的防守三区竟然只有个文海,澳大利亚的前锋尤里奇压根没人管,他如同一支利箭,轻而易举的追上了皮球,文海只能选择靠过去,阻止他内切。

    但是在中路还有个罗比,他比中国队离球门第二近的符羽光还要领先另三个身位,而且他是直线,符羽光要跑斜线。

    权衡来不及深究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巨大的一个空档,只能扯着嗓子大喊:“犯规,把他铲倒!”

    这是唯一的办法,否则无论是尤里奇成功内切, 还是他俩二过一配合,都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会造成失球,在这种一对一的单刀面前,门将的劣势太大了!

    文海还听话的铲了下去,但显然慢了半步,尤里奇将皮球传给罗比,接着绕过文海继续内切。

    符羽光几乎是从地上跳了起来,向玩散打一样伸手去拽罗比的衣摆,但依然没有够着,他抓了个空,一个恶狗扑地的姿势栽在地上,但却没有彻底失去重心,双手在草皮上猛地撑了一下,继续跌跌撞撞的向前追。

    罗比已经进了禁区,王端也弃门而出向他扑去,他希望符羽光能稍稍干扰到罗比,这样他就能赶在罗比射门之前拿到皮球。

    要是只有罗比一个人,他们或许真的能够成功。

    但是,禁区里还有另一名澳大利亚的前锋,罗比右脚飞快向旁边一拨,尤里奇飞起一脚,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皮球轻松无比的撞上了球网。

    “耶!”

    罗比越过王端,转身过去和自己的队友抱在一起,两个澳大利亚男人像滑翔机一般冲向观众席,向着自己的主场球迷们致敬。

    老耿一脚踩爆了一个矿泉水瓶,愤怒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翁宇脸都黑出水来了:“俞中山!”

    他上来踢这个战术角球,那么俞中山和符羽光就不应该压得太靠前,至少要在中线附近,这样文海居中,随时可以判断是否造越位。

    结果俞中山竟然压到了禁区线前面,给了尤里奇反越位冲刺的机会。

    这绝对是重大失误!

    丢第一个球就是因为他,现在丢第二个球还是因为他,翁宇简直想要直接把这小子暴打一顿送下场去。

    俞中山也觉得浑身热的不行,口干舌燥,他其实一直是在后面的,看见那个球被弹出来,才鬼使神差的向前面跑了一段,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他真的不是有意的。

    可是……

    偌大的球场,他却感觉所有的声音都离自己非常遥远。

    权衡被王豪和孙傲云簇拥着再找裁判要说法,余光中看见翁宇和吴浩轩围在俞中山身边,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心态啊,心态。

    这是中国队难以跨越的一道坎,俞中山太想赢了,越是想赢,越是赢不了。

    他收敛心神,坚持向主裁判申诉,因为王豪说澳大利亚的后防队员在禁区里对他有犯规动作,权衡作为队长自然要履行职责替球队再做些争取。

    等待审判的时间里,俞中山一言未发。

    翁宇说了些什么他一字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完全一片空白。

    直到裁判跑回来,鸣哨指向中圈。

    没有犯规,进球有效!

    俞中山腿一软,差点坐在了地上,权衡刚一走过去,就听见他低声说道:“权队……让老耿,把我换下去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