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确定出线!

    球员们还没全部退场,记者们就已经堆满了混合采访区。

    “谢化,请问一下代表中国队踢进本届亚洲杯第一个进球是什么感受。”

    “唔……我,没反应过来就进了。”

    “吴浩轩,你以前在比赛中都非常具有侵略性,但这场比赛中我们看到你似乎传球的次数更多,这跟权衡回到球场有关系吗?”

    “一个优秀的边前卫首先就是要能够和前锋配合创造进攻机会,传球才是我的老本行啊。。”

    “俞中山,平时踢球的时候很少看见你助攻到前场,今天的助攻非常及时,今后会不会更适应这种打法呢。”

    “哈哈哈,那要看老翁让不让啊。说真的,我其实更喜欢边后卫的打法,或者前锋,进球的感觉真是爽翻了,就像酒店里的澳洲大龙虾,但是耿教练说那东西吃了怕我们拉肚子不让我们吃,等亚洲杯踢完了我要在澳洲度假一个周,吃大龙虾吃个够,说起来……诶,同志,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我给你爆料老翁的八卦你听不听,喂——”

    孙傲云和文海并排走在最后。

    “孙傲云,您今天的任务是战术中锋,但是您还是上演了帽子戏法,你觉得这主要是凭借你自身的能力吗?”

    “那……咳,那当然是全队合作的结果,不过我不清楚您说的战术中锋是什么意思,中锋就是中锋,我的任务就是进球。”

    “文海,我们有看到在全队都上去助攻的情况下,您依然坚守在禁区当中,你就不想进球吗?”

    文海松开掐在孙傲云腰上的手,笑眯眯的面对记者。

    “当然有想过,想要出风头那是人之常情,但我毕竟是个后卫,位置特殊不像锋线上的队友们那么耀眼,但是我们是球队的防线,职责所在,不敢随便离开位置。这一点,我觉得翁队的表现就非常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学习。”

    中国队狂胜印度的新闻分分钟传遍了大街小巷,不管是对于吃瓜群众还是对于真正的球迷,这都是喜闻乐见的消息。

    不过,大家被蛇咬怕了,国家队向来面对弱队强成虎,面对弱队怂成狗,大家庆祝得还是比较克制。

    各大媒体也用了很客观的字眼,几乎是每个人都分摊了同样多的篇幅。

    其中风云足球稍稍多夸了文海几句,认为他在全队都撒丫子放飞自我跑到前面去进球的时候还能保持冷静,这非常有大将之风。

    由于话说得很客观,倒也给文海圈了不少的粉。

    至于权衡,所有杂志给的篇幅都只是跟孙傲云一样多,只并列提了提帽子戏法的事,没有说他单骑独走的精彩过人,也没有说他的任意球配合和脚后跟助攻,仿佛他在场上就只进了三个球一样。

    反正孙傲云也进了三个球,在没有看这场比赛的吃瓜群众眼中,他俩其实是毫无区别的。

    第二场比赛是在二十四号下午三点举行。

    这种大赛的间隙都不会用来做什么高强度的训练,只是战术练习,主要还是让球员们的身体保持活性。

    他们第二场比赛的对手是越南,这是一支连百度百科都还没有的球队,实力可想而知。

    比赛开始之后的攻防节奏并不快,第三分钟权衡的射门为中国队争取到了角球机会,但没有人把球顶进,之后大家打得都很稳。

    越南是谨慎,而中国队则是试探,平静的二十分钟一结束,大家心里对越南的实力都有了实底儿,立刻发起猛烈的进攻。

    第三十五分钟,温明在中前场策动进攻,一脚精妙的直塞球穿过了越南的防线,权衡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落点,长剑出鞘,皮球从门将腋下滚进了球门。

    但是,大概是被上一场的大胜刺激到了,这一场比赛俞中山和符羽光的位置也压得非常靠前,第四十三分钟,越南后腰潘成志用一个四十米的大脚长传,将皮球送到左边边路,无人盯防的越南边前卫范金成轻松拿球内切,在禁区右侧起脚打门。

    然而文海反应极快,抢在翁宇和王端之前将皮球铲出了底线。

    越南人不甘心失败啊,他们第一轮已经输给了沙特,这轮再输离回家就不远了。

    这个角球他们争得十分凶猛,直接在禁区里推倒到了文海。

    球虽然没进,但是却开始打出了火气。

    下半场一开始就连吃了两张黄牌,但也成功的将中国队暂时的压了回去。

    老耿示意全队收缩,越来这一波猛攻没能取得实际收益,反而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还不到八十分钟,就出现了体力不支的情况。

    中国队抓住这个反击的机会,果断出击,在最后十分钟里,权衡和孙傲云各进了一球,将最终比分定格在了三比零。

    而另一个赛场中,沙特也六比零血洗印度。

    至此,中国队确定将和沙特携手出线,至于是第一名还是第二名要看三天后这两只出线球队之间的较量。

    同时也要看其他d组的比赛结果。

    d组种子队是东道主澳大利亚他们目前一胜一平积四分,和同样一胜一平的叙利亚同分,靠净胜球排在第一位。

    他们的最后一轮,叙利亚对战巴勒斯坦,澳大利亚对战约旦,看起来都能赢的样子,但净胜球不好猜,所以老耿也不知道他们谁会是d组第一名,也不能预测中国队是拿小组第二能避开澳大利亚,还是小组第一能避开澳大利亚。

    看他整天唉声叹气的模样,权衡只想送他四个字——杞人忧天。

    “买澳大利亚一赔五,买叙利亚一赔十,最后一次投注机会啊,过期不候!”

    俞中山伙同王端和符羽光在大厅开盘,看见权衡路过笑嘻嘻的伸出小本本:“衡哥,买一注吧。”

    权衡揉了揉额头,扫了眼他们的本子,抬手甩了五块钱:“买澳大利亚赢。”

    然后走到另一头的沙发上坐下,刘熊和温明坐在桌子前面打ps实况足球系列,谢化站在他们后面紧张得像自己踢比赛一样。

    翁宇在看大刘的新书,吴浩轩在刷电影。

    权衡扫了眼坐得老远的另一堆人,叹了口气:“说真的,我觉得跟他们相比,我们才比较像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

    “不好吗?”吴浩轩头也不抬,“forever young,祝您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翁宇合上书,顺着权衡的目光瞄过去。

    文海正不动声色的把手机往回收,孙傲云和廖晨超满脸义愤填膺,张牙舞爪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但那不停飘过来的蔑视眼神足以说明不是什么好话。

    他默默的又把书打开,轻描淡写:“心思太多,所以显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