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非洲兄弟!

    曾经权衡和球队的兄弟们聚在一起吹牛打屁的时候曾经讨论过一个问题,如果要给几大洲的足球强行归纳一个核心,那么应该则能归纳。

    这场讨论旷日持久,几乎延续了他们整个学生时代。

    最后大家得出一个浅显的结论。

    欧洲人踢球靠合作,非洲人踢球靠身体,亚洲人踢球靠脑子,美洲人踢球最酷靠在灵魂深处投骰子,投到什么就是什么,无论是奇迹桑巴军团,还是潘帕斯雄鹰,甚至小辣椒小豌豆的墨西哥,他们的发挥都充满了随机性。

    说真的,当年的权衡一度认为,真正的足球美学来自于美洲,灭亡于非洲。

    实在是因为这些黑兄弟实在是太猛了。

    一言不合就掀翻,整个人像是被扔进了角马群一样。

    中国队其实很多年都没跟尼日利亚碰过面了,但梅奥罗意识到这支球队的配合能力比想象的要强时,立刻向全队传达他的思想精髓。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反正友谊赛,只要不把人踢废了,稍稍犯点规完全没关系。

    “嘟——”

    一声哨响,温明翻着跟头栽了出去,刚才对方的后腰跟他重重撞在一起。

    但是人家屁事没有,而他就像是被重卡撞飞的奇瑞QQ一样,躺在地上跟老大爷似的,直到权衡过来拉他,才站起来。

    “衡哥,不行啊,根本传不了球。”温明喘了口气,无奈的抱怨道。

    老耿在球场边上蹿下跳的叫唤,看起来比世界杯决赛还要紧张,可权衡知道,这货只是想要迷惑对方主教练而已。

    中国队到现在为止在使用的是两翼齐飞的战术。

    不过他们没有优秀的传球手,进攻只能靠温明组织,谢化和刘熊都是防守型的后腰,打到现在基本没有长传过,除非对方是瞎子,否则不可能看不出来。

    真的想要飞起来,还是得看后腰啊。

    任意球由权衡来罚,距离球门太远,他只能将球传进禁区,可他们和非洲兄弟争头球确实没有优势,皮球在乱战之中被踢出底线。

    老耿“呸”一声吐了口唾沫星子,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还以为能骗得过他们呢,谢化和刘熊是白痴吗,好歹也传两脚球啊——说真的,现在咱们国家就一个好后腰都找不到了吗?”

    林大壮抄着手,坐得像尊菩萨,听见这话微微抬了抬眼皮,像是回答老耿,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有啊,不过在国外,你不喜欢用。”

    老耿眉头轻轻跳动了一下,假装没有听见,转身一扬手:“唐宁去热身,五分钟之后回来!”

    替补席上安静如鸡,唐宁慢吞吞的脱下外面的外套,往热身区域走去。

    同时,在球场上,为了帮助温明分担压力,权衡和吴浩轩都撤得比较深,双方胶着在两个边路的中段,比赛一度颇为难看。

    林远舟整个人都愁眉不展的,恨不得自己能冲上去帮中国队踢上两脚。

    叶春东拍了拍他的肩膀:“嘿,兄弟,来赌球。”

    “啊?”

    林远舟莫名其妙的侧头看他,然后发现吉光飞,封尚志,言振华全都扭头在看他,而且满脸都是不耐烦。

    叶春东也不怵,笑嘻嘻的:“猜一猜咱们能赢几个。”

    林远舟和封尚志都没说话,吉光飞瞬间就把头扭了回去,为人最老实的言振华想了想:“可是我看我们现在的局面并不好啊,能守住这一个球就不错了……”

    “NONONO,朋友,你哪里看出我们现在局面不好的?”

    叶春东大马金刀的一撩衣服下摆,一副大乞丐准备给小乞丐吹牛逼的样子。

    “咱们现在一球领先吧?”

    “嗯,那那不说明问题……”

    “不,我不是说看比分。既然我们是领先的一方,那么对方想赢是不是就该全力进攻呢。”

    言振华点点头,旁边的林远舟和封尚志已经恍然大悟了:“局面看上去那么胶着,但其实是说明他们没有能力突破我们的中场。”

    “嚯,可不是吗,翁队他们都要闲出鸟来了!”管至也回头来了一句。

    叶春东一拍大腿:“对!所以,咱们现在只要稍稍做出一点调整,增加中场的攻击力,就还能打回去!”

    很快进入了中场休息时间,友谊赛的中场休息比较随便,不一定非要去休息室。

    老耿作为一只热爱阳光的疯狗,当然不喜欢去更衣室,他直接踩在教练席的椅子上,开始下半场的安排。

    “唐宁换下王豪,权衡顶到前面去打前锋,特喵的这些蛮子身体好速度快,咱们硬冲不行……你特么干嘛,大老爷们说什么悄悄话?”

    权衡把他拉到一边,十分语重心长:“老耿啊,我不是怀疑你的作战指挥水平,我只是担心你今天出门之前是不是没吃药——你告诉我这么调整一下有什么毛线用吗,温明一样撞不过人家,唐宁和耗子还是得退回去帮忙,而且唐宁不一定干得过卡奇,搞不好边路的防线会被冲破,我们现在缺一个组织核心。”

    老耿点点头,大咧咧的摆摆手:“我知道!”

    “那你还这么搞?”权衡这下真的是觉得他没吃药了,“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换下一个防守型后腰,让我去做进攻核心,耗子和唐宁都是有速度有技术的人,他们传中和自己内切都可以,小明被解放出来也能成为一个攻击点。”

    老耿继续点点头:“是啊,没错。但是小子,这样一来,你自己进球的可能性就变小了。”

    “那又怎么……”

    权衡刚想说球队的胜利更重要,老耿便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搞清楚,这只是场友谊赛,他代表的胜利可远不止球场上的。”

    权衡一愣,已经听见他的声音如炸雷般接着响了起来。

    “诸位,咱们硬冲不行,要靠传球!不管是长传,短传,直塞,传中,都给我使劲往禁区里面踢啊,皮球在人家的禁区里,总比在我们自己的禁区里好吧!”

    “吴浩轩,你特么真的想像媒体说的那样,内战是条龙,外战怂成虫啊!”

    “谢化,刘熊我知道你们长传球臭得比茅坑里泡了五十年的石头还要臭,但是朝前面踢这个技能总会吧!

    “温明,你应该记住今天,被人掀翻了那么多次,是个男人就不能忍!”

    “符羽光,进了一个球就能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吗?”

    “翁宇,俞中山,王端,你们三个闲成狗是不是,要不要老子给你们带副扑克?

    权衡屈起手指,使劲揉了揉额头,他觉得自己真是的目的可能是来学怎么骂人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