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现场观摩!

    中国和尼日利亚的友谊赛在京城第三体育场举行,没有实况直播,能容纳三万人,门票不对外,由各个单位领回去自行分发。

    也就是说去看球的人大多数都不是喜欢看球的人。

    他们有可能喜欢天文地理,电脑机器人,各种机械,各种文献……

    但是对于风靡全球的足球运动了解并不多。

    甚至一半的观众不知道门将是可以用手拿球的。

    这也是罗志为什么能冒险答应让老耿他们随便搞这场友谊赛的原因,影响不大,就等于没有影响。

    而他们内部的事情,也是充满了变数的,上嘴皮下嘴皮一碰打出来的约定,赢了的一方肯定叫嚣着有效,输了的一方自然会去找办法耍赖。

    斗争永远如此。

    不过做叫嚣的那一方肯定比做耍赖那一方来得好,耍赖就意味着需要妥协和让步。

    罗志早早到了贵宾包厢,把茶水零食什么的都准备妥当,韩通和老理事长也陪着观战的领导们一起到了现场。

    这种国际友谊赛,来观战的双方级别都不低。

    他准备好之后就默默地退到了角落,假装自己是个木头人。

    不同于上面的紧张局促,第三体育场门口倒是热闹非凡。

    票子发下去之后并没规定必须本人去看,也不实名制,于是便催生了票贩子这个职业,那些职工自己倒是没这种兴趣,但他们的亲戚朋友不一定跟他们一样工资优厚。

    “球票球票,两百一张!”

    “五十。”

    卖票的男人愣了一秒:“大哥,你太黑了点吧!我两百的你一口气砍到五十,这可是咱们国家队对战尼日利亚国家队,亚洲龙激战非洲鹰,就算是世界杯上都看不到的场面,两百一张一点都不贵。”

    高天放推了推脑门上的鸭舌帽,不耐烦的弹了弹他手上的球票:“五十,来十张。等开了场,五块钱一张都没人要。”

    票贩子翻了翻眼睛:“卖不掉老子自己去看!”说完,转身就走。

    高天放也不急,默默的走回安检口。

    九个带着鸭舌帽,带着墨镜的大小伙瞬间把他围住,宛如小混混聚头。

    “教练,两百一张也不贵啊,加一起才两千,而且宁总给报销,您别那么抠行吗?”

    “就是,要是看不上这场比赛,那咱们飞机就白坐了,假也白放了,损失不是更大吗?”

    “师傅,要不从我工资里扣吧,反正我也花不了什么钱。”

    “不能打电话问问权队和我师傅他们有没有内部票吗?”

    高天放冷漠的扫过他们:“闭嘴!”

    瞬间,鸦雀无声,九个小混混变成乖巧的小学生春游队伍,整整齐齐的抬起头,眼巴巴的瞅着检票口。

    高天放甩了二十块钱在身后的商铺柜台上:“十六的黄鹤楼,不用找了。”

    老板立刻笑眯眯的替他拿了一包,双手递上:“您拿好。”

    高天放接过烟,翻了一圈,生疏的撕开包装,取出一根叼在嘴里,然后发现没有打火机,顺手在柜台上抄了一个,点着,又放回去。

    “咳咳咳——”

    辛辣的烟雾瞬间刺激了他脆弱的器官,高天放发出一阵猛咳。

    林远舟第一个回过头来,小伙子差点没直接跳起来:“师傅,你干啥……”

    “闭嘴!”

    高天放冷静的看着他,又抽了一口,这一次他很小心,没有咳嗽。

    白雾中,电子大屏幕上打出了的两国国旗分外鲜明,计时器显示还有一分钟比赛开始,现在双方球员应该已经在球场上就位,唱完国歌,握完手,等待队长去猜硬币了。

    他又吐了口烟,然后便看见那个票贩子正气凛然的走了回来:“兄弟,五十就五十,要十张是吧!”

    高天放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票:“林远舟付钱。”

    然后带头向球场里面走去。

    他现在是风之恒的教练,带队员们来是为了观摩这场高水平比赛,看看国内有经验的足球运动员们都是怎么和权衡做配合的。

    不要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尼日利亚在非洲是排得上号的队伍,他们现在的老队长梅奥罗三十岁,擅长卡位和防空。战术核心是二十六岁的米克尔,身高一米九,强壮,体能出众,有良好的的组织能力,富有侵略性,大局观出众,对比赛的阅读能力很强。”

    高天放侧头看了眼林远舟:“从我的描述中你听出什么了?”

    “啊?”林远舟茫然的看了他一眼,“您是说他很强?”

    “不,我是希望你能听出我说的都是废话。”

    高天放抱着手坐在椅子上,刚才那只烟让他浑身上下都不是很舒服,但作为带队教练,他还是尽忠职守的努力替周边的少年们做现场解说。

    “用来评价足球运动员能力的词语就那么多,每一个能干到国家队层面的后腰都可以用刚才那些词语来形容,但为什么在比赛中差距会那么大呢?”

    “权衡已经跟你们讲过数据思维的问题,所以在刚才的描述中,最有用的词语是一米九。比如说吉光飞,你只有一米七九,在争头球的时候,你就只要比他多跳一点一分米,才能出于同一水平线。如果对方的弹跳能力也比你强,那我们基本可以预见,如果这场比赛中跟他对线的人是你,那我们的高空球基本就废了。”

    说话间,中国队正好搓了个高球出去,在半空中被米克尔顶到一边。

    但是落点立刻又被中国队的球员抢到,隔得太远,看不清抢球的是谢化还是温明,但进攻并没有被中断,皮球被一个大脚踢到了边路。

    权衡甩开防守队员拐向禁区,却发现梅奥罗从禁区里出来,大马金刀的挡在面前。

    “这么看不起我们的小前锋啊。”

    权衡勾唇一笑,右脚飞快划过球面,然后用左脚将皮球从梅奥罗身边拨开,传到了王豪脚下。

    但是王豪明显注意力不是很集中,他可能还沉浸在自己是个当摆设的战术中锋的心理当中,停球的时候有点仓促,一不小心就给停大了,禁区里的另一个后卫立刻上前,一脚将皮球踹飞了出去。

    四周爆发出一阵叹息,就算是看着玩,但是还是希望自己的球队能赢啊。

    梅奥罗也跟着笑了笑,英语夹杂着中文:“我没有看不起你们的小前锋,不过,你更危险。权,好久不见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