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尘封的球衣!

    “当然没问题,随便用!”老耿大喇喇的一扬手,就像是郑士新借的是他自家的娃一样。

    权衡鄙视的瞅了老耿一眼,跟着他郑士新向外走去。

    “哈哈,现在应该叫你郑队还是郑主任呢?”

    权衡打趣道,他和郑士新其实一点都不熟,只有当年那届世界杯的时候连预选赛一起踢过十来场比赛,那时候他还年轻,对这些踢得很一般的大叔没有什么关注。

    事实上,当年那支国家队里面的老球员他只记得郑士新了。

    那还是因为他是队长,现在又是足协的干部。

    郑士新笑了笑:“别那么客气,叫我老郑就行。”

    “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和老耿年纪差不多,你不也不叫他耿教练,只叫他老耿吗?”

    权衡打量郑士新,见他确实是一脸的真诚,不由得沉默了片刻:“也不是,只有正经谈事情的时候才叫他老耿。”

    “那其他时候叫什么?”

    “耿疯子,耿贱人,傻逼,二货,王八蛋……”

    郑士新愣了一下,别看他现在是韩通这边的得力干将,但当年他在国家队的时候可是出了名的遵纪守法,好好先生,这种操作确实不太适合他。

    权衡看着他满脸的尴尬,微微叹了口气:“还是叫郑队吧,顺口。”

    郑士新不置可否的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两人不再说话,郑士新带头向办公楼走去,办公楼是老式楼,只有四层,连电梯都没有。

    两人徒步爬上去,站在一扇大防盗门前面。

    权衡瞄了一眼旁边的挂牌,上面写着“荣誉陈列室”。

    郑士新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这地方真的寒酸,偌大的房间放着些鸡零狗碎的玩意,球衣球鞋足球还有各种各样的内部奖状奖章。

    没办法,要是不自己搞点东西出来,这几个架子就白弄了。

    权衡收回目光,扫了一圈,看见他们当年拿回来那个奖杯,摆在正中间最高一层的架子上,孤零零的。

    它下面是84年和04年亚洲杯季军的奖杯,还有05年和10年东亚杯的冠军奖杯。

    权衡觉得他们其实可以再无耻一点,设立一个中国杯,每年邀请什么梵蒂冈啊,东帝汶啊,海地啊之类的国家来参赛,这个房间可能很快就能被填满了。

    据说曾经有这个思潮。

    我们想进入世界杯决赛圈很容易,只要好好运作让南极洲拥有名额,然后把中国队划到南极洲赛区就可以了。

    至于怎么才能夺冠,这个有点难度。

    但我们可以考虑直接把世界杯连带他们的组委会一起买下来。

    他站在门后胡思乱想,没看见郑士新径直走到了球衣架子前面,翻捡了一阵,捡出一件转身走到权衡面前:“努,给你。”

    “嗯?”权衡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吐槽道,“国家队已经穷到要穿旧的球衣了吗?”

    但当他展开那件球衣时,动作却明显停顿了一瞬,背号是“11”,全国大多数主力前锋都喜欢的号码。

    在足球世界里,有几个号码比较特殊。

    10号,11号,7号,1号。

    基本来说就是一根中轴线的构成,也是绝对主力的象征,一般来说要是没什么特殊的诉求,主力球员都会在1号和11号之间根据自己的位置做选择。

    权衡瞪着这个数字看了十几秒,耸了耸肩膀:“我还以为这个号码已经被人挑走了呢。”

    “没有。”郑士新摇摇头,“11号,10号还有1号,都作为荣誉号码尘封起来了。”

    权衡有点惊讶:“就算我们三个当年球踢得不错,但也还是毛头小子,也没做过什么特殊的贡献,你们是怎么说服这么多主教练都没拿出来用的——我看小王那几个小伙子也不像是省油的灯啊。”

    “一开始是没有,想要这三个号码的人不少。1号还好,第二年王端就入队了,他直接干翻了当时的主力门将颜凌天,抢到了1号。10号也还行,在天放之前是我的背号,当初让给你们的时候有人老大不乐意,后来也不过是顺理成章的还给了我。”

    郑士新又露出一个笑脸。

    权衡发现他在自己面前真的是超级和蔼,和蔼得都让人有点害怕。

    “11号的分配是最难的,在你之后换了好几个人穿,再后来浩轩他们都入队了,因为这件球衣的事情经常跟我这辈的球员吵架。为了安定团结,就有人提议把这件球衣暂时封存起来,大家都不穿。当时也确实没有撑得起这件球衣的前锋,就这么处理了。”

    “再后来上一辈人退役了,浩轩他们成了说得上话的前辈,解封这个背号的事情也就没人提。”

    “孙傲云和王豪倒是都想要这件球衣,但去年他们资历还不够,今年——”

    郑士新露出一个凉飕飕的神情,唇角勾起一点点弧度。

    权衡顿时一激灵,赶忙退了半步。

    一个四十多的老大叔搁这儿卖萌,真是的太丧尽天良了,就算他一点没发福走形,也不油腻,但那也够渗人的。

    而且听说这货都四十多了还是老光棍一条,谁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呢?

    权衡想象力瞬间放飞,觉得自己是一棵摇摇欲坠的小白花,还是长得特别诱人那种。

    不过,郑士新完全没顺着权衡的想象去发展,他只是郑重的拍了拍权衡的肩膀:“今天开会时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庞焉马上就会被调去学习,友谊赛期间不会回来——当然,这是内部决定,你提出的那个对赌,不符合规定,予以驳回。”

    权衡挑眉一笑:“明白,不过……亚洲杯呢?”

    “那就要看你们友谊赛的战果了。”

    “赢就可以吗?”

    郑士新看着他,跟着摇了摇头:“不够——不但要赢,还要赢得漂亮——你必须进球。”

    权衡点点头:“知道了。”

    他拿着球衣转身往外走:“球衣我收下,谢了。不过,10号和1号都可以解封了,反正他们俩这辈子都用不上了。”

    郑士新应了一声,但是具体没听清他说的啥。

    权衡已经飞快的走下了楼梯。

    一直走到操场背后的小树林里,他才对着阳光举起那件球衣,眯着眼端详了片刻,火红的国旗上五颗星星闪闪发光。

    权衡贪婪的看了五分钟,才把手放下来,笑着低声嘟囔。

    “当年选11号果然是有先见之明,二哥的1号,老大的10号,加起来正好是我的11号。行吧,就让他们俩占个便宜,三个人的球,我一个人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