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时过境迁!

    老爷子们在办公室吵架的时候,权衡他们也没闲着,在老耿的带领下完成了基础的配合练习。

    加上他在风之恒呆的这两年,大家已经快十年没跟权衡在一起踢过球了,想要找到曾经那种默契实属不易。

    老耿也没有想要一蹴而就的意思。

    整个上午都在反反复复的试错,搭配各种各样的阵型做练习。

    国家队不是俱乐部,聚合起来的都是各个地方的高手。

    他们所有的训练都是围绕着针对下一个目标对手将要执行的战术进行,没有人教你做不到该怎么办。

    对于国家队来说,做不到就换人,要是无人可换那便是战术不合理,更改战术。

    到吃午饭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友谊赛的对手是非洲的荣耀之鹰——尼日利亚。

    他们最高的世界排名是第5位,最低的世界排名是第82位,实力宛如坐云霄飞车,远不如我们国家的国足来得稳定。

    说不进前五十就永远不会进前五十,简直是令人感动的坚守。

    其实大多数非洲的国家队都有这样的的特点,有钱的时候实力就好点,没钱的时候或是遇上了打仗,实力就可想而知。

    不过由于近些年强大的中非援助和一带一路等援助,尼日利亚作为铁杆小弟之一,国内局势一直都很稳定,球队的排名徘徊在三四十名左右已经长达十年了,在上上次世界杯中,进入十六强,上一次世界杯更是爆冷击败了西班牙,进入了八强。

    他们的比赛风格很非洲——快速强硬暴力。

    就像十一辆无照上街,到处瞎窜的大卡车,粗暴直接宛如直男。

    目前他们的队长,三十二岁的老后卫梅鲁奥,是权衡的老熟人。

    当年18岁的少年权衡登陆英超,第一战就是跟梅鲁奥所在的切尔西青年队打的,他一战成名,被当时红军利物浦的主帅克洛普带到安菲尔德球场。

    在权衡短暂的三年正经的职业生涯中,成为他垫脚石的男人很多,梅鲁奥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是非常不起眼的其中之一。

    如果不是后来中尼友好友谊赛两人再次见面,这货为了换他的球衣一路追到更衣室,被雷钢和高天放以为他输了比赛想要图谋不轨,一口气给人干翻在浴室里,差点捡了肥皂。

    权衡都想不起他。

    一晃好多年了,这个黑乎乎的大个子现在是他们国内的英雄,老大哥,荣誉队长,被万千球迷尊敬,被各种后辈崇拜,在尼日利亚的足球系统算不上一言九鼎,但说话也是掷地有声。

    至少不会有人敢在他集训的时候克扣他房卡,也不会因为他拒绝像没断奶的孩子一样服从一些莫名其妙的命令就想要开除他。

    真特么虎落平阳被犬欺!

    权衡仰起头,大屏幕上全是箭头,老耿竖着大尾巴,唾沫星子横飞。

    “梅鲁奥最出众的能力是卡位和防空,人老成精,别看他三十岁了,身体跟特么钢铁侠似的。上一届的世界杯,西班牙的卢卡斯被他盯得就没脾气,两人撞在一起就像咱们中国那个什么成语——螳螂撼树!”

    吴浩轩无奈的从资料后面探出头,纠正道:“教练,那叫蚍蜉撼树或者螳臂当车。”

    老耿眼睛一瞪:“我知道,反正就那意思——所以,我们要绕开他!”

    他敲了敲战术板:“后天我们打451,首发前锋王豪。”

    王豪自己愣了一下,可能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首发出场,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在自己那边的人面前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好在他坐在第一排,能看到表情的人都没有看他的打算。

    老耿用他那如同炸毛老狗一样的字在战术板上写下了王豪的名字,然后大笔一挥:“他们都是些身体强悍的蛮子,现在的核心战术就是区域联防,快速回防,盯人联防……总之,专克西班牙那种技术宅,持球越多越容易被车翻。”

    他无比豪情的伸手一挥:“中场三角型站位,温明,谢化,刘熊。你们三个主要以防御为主,时不时搞点幺蛾子吓吓他们。后防线上老翁,中山,羽光,徐可松,具体怎么安排老翁你看着来。”

    翁宇捏了捏鼻梁,显然对老耿已经无语到了极点,这要是庞焉听见了,一定会借故要求给他一个处分。

    王豪的眼色却垂了下去,他意识到了这场比赛的核心战术是什么。

    两翼齐飞,以边路为战术核心,他这个主力中锋不过是做做样子。

    果然,老耿已经添上了最后三个名字:“权衡和耗子一左一右,是我们这次的战术核心,门将王端。就这样,虽然是友谊赛,但临近亚洲杯了,你们也该认真一点,有机会给你们发挥就好好发挥,别特么给我掉链子,知道不!”

    权衡看了眼窗外,阳光已经从中天移到了靠西的地方,他们午饭之后的休息时间和无球战术安排的时间很短,大多数时候还是在球场上。

    老耿安排完之后,接下来一天半就是针对这个战术的实操训练。

    足球场上瞬息万变,更要紧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对抗。

    在这个问题上,那些不怎么出名的球员反倒更难对付,在国家队效力的球探有好几百个,每年都飘在世界各地,把各个国家的球员资料收集起来传回国家队的数据分析部。

    听起来真特么高大上,权衡记得在他们小时候这个部门都还不完善,拿回来的资料经常莫名其妙,这个人的数据按在那个人身上,等真的上了场,踢不了两分钟,就得“卧槽”。

    当年他们几个还有一个志向,是要建立世界各国球员大数据库,收录所有级别联赛资料,每周实时更新,把所有数据作成波状图,从中进行球员心理状态对生理反应造成的影响,并寻求解决办法。

    不过,这个课题比较困难,他们这种文盲完全摸不到头脑,按高天放的构想,最容易的办法,是好好踢球然后去收购实况公司的资料库,再按照他们的想法雇一大堆技术员……

    “好了,就讲到这里,接下来咱们去实操练习,是骡子是马赶出去才知道!”

    底下的球员三三两两的回应他。

    权衡听见吴浩轩和翁宇拖凳子的声音,收回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的思绪,刚站起来,便看见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屋内的球员纷纷停住脚,抬头向来人打招呼。

    “郑队。”

    “郑主任”

    “嗯。”郑士新笑着跟大家一一回礼,接着从老耿点了点头,“借权衡一用,没意见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