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博弈!

    韩通大步流星的走进足协会议室,刚才那段录像已经在大屏幕上循环播放了。

    别看这老头在宁风恒面前哭哭啼啼不成样子,但他在足协内部却是很有名的冷面阎王。

    老理事长坐在正中间,他也是改革时代过来的老人,不过快退休了,胸中的热血早就干成了一道血印子,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他对现在协会里的两派都非常看不顺眼。

    大家和和睦睦的混日子不好吗?

    没有哪个地方的公务员比他们足协更好混了,反正已经破罐子破得没地儿摔了,老百姓其实挺宽容的,除了个别杠精,大家都不会对足球抱有什么期待,自然也不怎么挑刺。

    他现在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装聋作哑,假装自己已经老糊涂了,坐等退休。

    按照现在的年龄趋势,他退休之后,老韩也差不多了,郑士新资历又还不够,估计还是老罗说了算的可能性大。

    韩通在老理事长右手边坐下,目光如鹰隼一般瞪向对面的宿敌。

    “领队制度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我一直重申,领队抓思想建设这点没问题,但是抓得太超纲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想要人家主教练负责,你就得给够人家权力。而且职业球员也既不是高中生也不是军人,有基本原则保证就行,搞那么多条条框框,是阻碍创造力发展的!”

    “所以,就可以不要纪律了是吗?”罗志坐在对面,双眼像野狼一般给韩通瞪回去,“韩老啊,纪律就是我们各个部门立住脚跟的根本,没有纪律的队伍就像是没有人控制的高射炮,你怎么知道他们会不会把炮口对准咱们自己?”

    啪——

    韩通一拍桌子,吹胡子瞪眼:“这只是一支足球队,你犯得着上纲上线吗?他就是把炮口对准咱们那又怎么样,这些年的工作做成这个样子,你自己不反省,还不让别人说了?”

    罗志轻蔑的笑起来,他注意到老理事长的表情已经不太好看了。

    这老韩,脾气一上来就不会说话,什么叫“这些年的工作做成这样”,这不是**裸的打老理事长的脸吗?

    他摇摇头:“韩老,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风起于微末之处,足球是一项具备强大煽动性和凝聚力的竞技体育运动,不好好管控可不行。特别是不应该出现个人崇拜的风潮。”

    韩通也冷笑起来:“这就是你们宁可每年都被打成狗,让全国球迷失望了一次又一次,戳着脊梁骨骂娘的理由?”

    罗志说话有分有寸,比起韩通圆滑了不知道多少倍:“我们一直在努力啊,文海,孙傲云这些充满斗志和爱国主义情怀的年轻小将,现在在海外的大俱乐部努力锻炼,难道他们就撑不起一片天,非要靠那些已经过了最佳使用时期的球员——而且我们也给了他们很多机会,他们并没有取得什么成绩不是吗?”

    “那是因为没有权衡!”

    “韩老,刚才我们才说了,足球是集体运动,胜利肯定不是由某一个人带来的。”

    郑士新使劲拽了拽韩通的衣服,迫使他冷静下来:“好吧,那你说这事儿应该怎么处理?”

    “如他所愿,把他开除出国家队,锋线力量不够的话,再征召一名补上就行。”

    “哈,好啊,很简单。那我们对外的新闻稿怎么发,将当年的冠军队队长开除出去就因为他提出他想换个发型?”

    “这不是发型的问题,是纪律问题。”

    “那要是其他人也跟着走了呢,我们腆着脸告诉公众,这些球员被开除是因为他们邀约着想去烫个头?”

    “老韩,我说了,这是纪律问题,不是发型——就算他们都走,我们也还来得及重新征召!”

    “一群乌合之众去被人家血虐?”

    “一次两次的失败不能说明问题,你看当年的法国,不也是因为球员闹事世界杯一塌糊涂,解决了闹事的球员之后,接着就拿到了大力神杯……”

    韩通瞪大了眼睛:“跟法国比——你哪来的脸?”

    罗志被呛了一下,脸色微微发沉:“韩老,咱们国家的足球积重难返,不是能像你说的那样一剂猛药就能解决问题——你不觉得加一个人就能完成一次脱变的事情很可笑吗?”

    “是啊,上面就该把养我们的钱全部拿去搞基建!每年花那么多钱,你告诉我积重难返,咋的,纳税人的钱有毒是吗?搞了几十年搞不成事儿,索性别搞了!”

    会议室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老理事长尴尬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话说得实在有点杀人诛心,足协存在了这么多年,工作成绩也不是半点没有……

    好吧,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罗志倒是垂下眼睑,不打算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

    韩通哼唧了两下,意识到自己把话说满了,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很光棍。

    “反正我跟他们谈这场友谊赛的时候,人家明确提出是想跟权衡先生交锋,你们实在想把他开除那就开除吧,我就当他从来没回来过。至于咱们的面子……反正我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我不在乎!”

    老理事长愣了愣,他被狠狠的将了一军

    他一点不在乎足协内部怎么博弈,权衡和理想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名字,他也没有其他贪腐的心思,现在无欲无求只想安然退休。

    但唯独,在明面上的友谊不能动摇。

    就好像隔壁邻居到家里来玩,明明说好请人家吃满汉全席,最后却端上一盘西红柿炒蛋,还非说这是最正宗的中国菜一样。

    真要这么做了,他连安稳呆到下个星期都不可能!

    韩家是个大家族,在足球领域深耕了三代人,要真的不要脸起来,罗志和老理事长都拿他没辙,世界各国的体坛名宿都跟他们家有或多或少的关系,体育商业化也给他们家族带来了不少的财富。

    韩通非常明白体育产业背后隐藏的价值,不管是财富和名声,还有很多意识层面的需求。

    他呼了一口气,倒是缓和下去:“老罗,其实我想过了,咱们之间也没什么谁对谁错的,只不过是理念不合罢了,就跟当年那两拨人,不合归不合,事情还是得做。这不朝着胜利去的竞技体育,不叫竞技体育。”

    他这一软乎,会议室的气氛便稍稍松弛了下来,罗志还瞪着牛眼睛,但也嗅到了妥协的味道。

    果然,韩通摆摆手:“这是个好机会。你就放手让权衡和老耿他们去搞一次,要是不能成,也好让我老头子死心,体体面面的退休,将来你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朝着一个方向使劲,总比咱们内耗来得强。”

    罗志嘴巴张了张,韩通没说成了会怎么样,他也没处反驳。

    但他对这老头子说的话是半个字也不信,他本来就是要退休的人了,用一颗废棋来做筹码,也真是想得出来。

    没等他想到怎么绕弯子拒绝,却看见旁边的郑士新站了起来。

    “理事长,我相信您也是希望在这次亚洲杯上做出成绩的。不如我们就把后天的友谊赛当成一个模拟考,试试看——要是他们真的不行,那么就说明我们的基础足球推广工作做得还是不够好,我愿意离开足协,将剩下的精力投身到基础足球推广中去。”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韩通头发都要立起来了,他惊愕的看了眼郑士新,当场就想一把把他的话堵回去。

    他韩通退休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可郑士新可是他安排在足协里面最重要的继承人啊,他要是辞职,传承可就真的断了!

    罗志惊讶过后却是暗自惊喜,郑士新相当于他们那边的太子爷,踢了二十几年球,当了十几年的国家队队长,既有民望,背后要有韩通那帮人撑腰,虽然现在还没起来,但将来肯定比韩通难对付。

    如果能借机流放掉他的话,这个险倒是值得一冒了!

    老理事长点点头,有了刚才韩通的话,他当然不会同意开除权衡,亚洲杯之后他就退休了,要能拿出点成绩当然好,拿不到也无所谓。

    郑士新说这个话的意思也很明白,有什么问题有他和韩通一起来顶雷。

    “我看可以试一试。”老理事长发了话,他瞄了一眼罗志,“正好最近有个外派的学习任务,罗志啊,你安排小庞过去吧。”

    罗志心思已经转过千百道,此时却只是轻轻垂下头:“嗯,我立刻安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