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别人家的孩子!

    “韩冷!我——干你……大爷——”

    “哈哈哈哈……”

    权衡一手抓着椅背,另一只手去夺方向盘,但身体刚刚一动便僵住了。

    他浑身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灵魂还留在那个可怕的夜晚,四周的空气冰冷得像是寒冬里冻透了的冰凌子,没有温度,却是一碰就会碎裂的那种。

    车辆飞驰碰撞的声音,救护车,微弱的喘息,还有那些滴答滴答的鲜血声……

    他“唔”的一声,缩成一团抱住了自己。

    韩冷还在放肆的大笑,他手脚动作极快,车子砸在缓坡上,却没有冲向山脚,他迅速的将车尾甩向一块石头,哐的一声,速度渐缓,再猛地向反方向偏,车子像喝醉酒似的在山坡上来回晃动,最后却是乖乖停了下来。

    权衡猛地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冲过下去,俯身在路边就是一阵狂吐。

    胃里全吐空了,就一直干呕,几乎要把所有的内脏都吐出来。

    韩冷冷漠的站在旁边,声音凉薄:“果然还有反应,看样子当年那件事对你的印刻远比传闻的还要深嘛——正好,我想采访的,就是你这八年都去干了什么。”

    权衡的症状终于缓解了些,他绕过呕吐物,踉跄着滚到缓坡的另一头,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目光却落在韩冷身上,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得意洋洋的俯身看自己。

    “怎么样,要不要我把你扔回车上,再来一次?”

    “呵——”

    说时迟,那时快,看起来要死不活的权衡,忽然暴起,手如闪电一般扯住了韩冷的衣领,往下一拉,另一只手的手肘已经砸在了他背上,直接把他摁在地上啃了一嘴的草。

    “靠,你敢打我?”

    韩冷反应也不慢,腰一挺就想把权衡掀下去。

    他不但是一个优秀的赛车手,作家而且也练过跆拳道,很有信心能干翻现在状态不佳的权衡。

    但万万没想到,这个刚刚差点把内脏吐出去的男人,竟然有那么大的力量,而且他膝盖正好顶在腰眼发力的位置,双手如同钳子一般。

    韩冷努力了三四次都没能成功的脱身。

    他只能愤怒的咆哮:“有种你把我放开,我们重新打过!”

    本来只是放狠话,结果权衡真的把他放开了。

    韩冷立刻跳了起来,扭头便是一个勾拳直奔权衡的下巴:“打人不打脸,老子偏打脸!看你还骄不骄傲——嗷……”

    权衡胳膊在空中一划,一招类似太极中的挂手,将他的拳头格挡开,顺手一拳砸在他鼻梁上,然后将他的手往后一折,脚下卡住位置,往回一拉,韩冷整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同时鼻血飞涌。

    “你——”

    权衡一言不发, 再次放开了韩冷。

    韩冷脑瓜子里的小聪明也是真多,这次连站都没站起来,就地一滚,左手去抓住权衡的脚腕,右手手肘向他小腿骨上砸去。

    权衡一脚踢在他手肘上,同时向后空翻,手掌在地上一撑,又重新稳稳站在草地上。

    韩冷有点吓到了,他本能的退了一步:“你不是只会踢球吗,什么时候学过功夫?”

    权衡冷冷的看着韩冷,目光如锥子一般,一字一顿:“你不是问我,这八年干什么去了吗?怎么样,还想知道得更详细些?”

    韩冷踉跄着向后猛退。

    权衡每向前一步,他都觉得脸上一疼,刚才那一拳差点没给他门牙打掉。

    他只是想教训一下权衡,没有想要被权衡教训。

    韩冷忽然觉得好委屈,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像个小孩一样哭了起来:“权衡,你个王八蛋!踢足球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同样是玩体育的,你特么就是希望之光,我就是不学无术?凭什么你就有那么多人支持,而我在自己家族里面都抬不起头!凭什么啊!”

    权衡愣了一秒,停住脚:“你在说些什么?”

    韩冷昂起头,目光冷沉:“韩通是我爷爷的大哥!”

    权衡又沉默了几秒,颇为疑惑的看着他:“那管我什么事?”

    韩冷冷笑起来:“当然关你的事!我今年二十六岁,从我八岁开始,家里的大人就喋喋不休的在我面前提你,说你是中国足球的希望,说你了不起,说我要跟你学习——可是,我特么不喜欢足球!”

    他越笑越惨:“整整八年,我踢个鬼的足球啊!好不容易你滚蛋了,退了出,没人在我面前念叨了,我才有机会转行成为一个赛车手,一个作家。难道我不优秀吗,我赛车开得不好吗,我特么是拉力赛冠军,冠军!我的书畅销全国!”

    “但是在我大爷爷,我爷爷,我爸,我叔叔伯伯他们眼中,我还是比不上你一根头发丝!我大爷爷宁可坐飞机去看你跟一群白痴办家家酒,都不愿意去看我元旦节的拉力赛。凭什么啊!踢足球的就要高人一等吗?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你还回来干什么!”

    权衡万万没有想到,韩冷对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怨念。

    可是这些貌似跟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非要说的话,他就是单纯的躺了一枪。

    “咯咯咯——”

    韩冷又笑起来,他躺在草甸上,像一只喝醉了的大狗。

    “我早就看明白了,体育竞技就是吃饱了闲的蛋疼才去搞的东西。不管是足球,赛车,还是文学……一点卵用都没有!只不过是商人拿来挣钱的东西。”

    “权衡,你以前不是很高尚的吗?现在怎么也妥协了,愿意跟奇迹公司签合同,是不是想要在职业生涯的暮年好好捞上一笔——”韩冷说到这儿,忽然想起来权衡一分钱都没要,只是把钱捐了出去,顿时嘁了一声,“对啊,你找了个好老婆,不缺钱——就是个沽名钓誉的人!”

    “卑鄙!无耻!被别人当枪使还乐滋滋的!傻叉!”

    权衡居高临下的看着中了邪一般的韩冷,沉默了几秒,他走到韩冷身边,伸手去拉他。

    韩冷顿时一惊:“你还想干什么?”

    权衡一边在他身上拍。一边淡淡的回应:“放心,不打你”

    韩冷的顿时脸红到了耳朵根:“我……我特么也不需要你的同情!”

    权衡已经在他衣兜里拍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平静的掏出车钥匙,然后转身向那辆跑车走去。

    “放心,你也不值得同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