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那五百万的事儿!

    却说另一边,宁清风一大早就出门,带着俱乐部的测绘和财务跑了好几个地方,一直到星河倒悬,都没能把地方确定下来。

    倒不是没有中意的地方,但算来算去,那些中意的地方预算都斗不拢,风恒集团也不是慈善机构,宁风恒考虑的问题更加全面,为了不让宁清风遭受非议,他反而不会给予宁清风太过界的支持。

    “宁总,您还在犹豫什么?城郊这块地方我看挺好,离俱乐部和球场也近,背面靠山,风景气候宜人,也不会被打扰。年轻人定力低,能在这种清净远离诱惑的地方踢球,对他们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宁清风侧头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这个老板姓魏,是在风之恒冲超成功之后主动找上门来的,给出的合作条件十分优厚。

    不但如此,他还很热情的拉了些朋友来,说要一起投资。

    宁清风一开始对他们是抱有很大的戒心的,但这几个老板的公司都是能查的到的,在各个地区也算是有名气的优质企业,就算是想要骗钱,好像也犯不着跑这么老远的来阳城吧?

    她还专门为这事儿征求了她爸宁风恒和权衡两人的意见。

    权衡没怎么表态,含含糊糊说能查到就没事,但宁风恒却是认真调查了一下,确实没什么问题,最后只能得出结论说是他们看中了风之恒的潜力。

    不过,随着合作的开展。

    宁清风又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以老魏为首的这几个老板并不是以公司的名义来跟他们合作的,相反他们是把在公司挣到的钱以自己的名义投进的这个项目。

    这让宁清风百思不得其解,这段时间的商业合同她每一份都看得超级认真,完全没发现有什么不对。

    “宁总?”

    老魏见她一直不说话,轻轻推了推她。

    不过他很小心,知道宁清风是有未婚夫的,只一碰就把手拿开了。

    这让宁清风更是无语,连揣测这货是因为暗恋自己才这么搞的都不行。当然,这位魏老板儿子都已经快上高中了,据说也是个足球爱好者,还是他们中学校队的队长。

    “这个地方是很好,可是我们的预算还差着一大截呢。”她为难的笑了笑,“我们现在的预算就只够买下城里面那一处,但你我不是都觉得那里不太合适吗?”

    “嗯,太嘈杂,周围全是吃喝玩乐的地方,不行。”魏老板连连摆手,“钱的缺口还差多少?”

    宁清风看了眼财务,后者立刻把报表拿了上来。

    魏老板看了一眼,就哈哈大笑起来:“差得也不多嘛,我们虽然是没钱了,但咱们国内有钱人还多的是,你让权队想办法嘛,他想搞这点钱,容易得很。”

    宁清风拧了拧眉头,挤出一个笑脸:“权衡他就是个球员,还要靠我发工资呢,他哪有什么钱啊。”

    “诶,这您就不明白了吧。这技术是钱,这名声也是钱,权队想要挣钱的话。说真的,他就是想要压过您父亲,成为阳城首富,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魏老板爽朗的笑起来。

    宁清风却一点也没有感到轻松,相反她想起了另一件事,心里顿时像被刺扎了一下,有些不舒服。

    凌晨三点,权衡睡了一觉醒过来,抬头正看见窗帘后面的月亮。

    他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微信,他给宁清风发了一条消息:回来没?

    等了一会,没人回,他下床打开门,走到对面的门口敲了两下,将门拧开,发现卧室也是空空荡荡的。

    “她们这是要选一夜的址吗,看风水还是怎么的?”权衡揉了揉眼睛,嘟囔道。

    他走回自己的卧室,掏出手机拨通了宁清风的电话,音乐声瞬间响了起来,却是在楼下的大厅里,权衡愣了愣,探头出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宁清风。

    “喂,你这是在干嘛,修仙?”

    权衡走下去,打开客厅的灯,却发现宁清风的脸色非常严肃,仿佛她面前那个杯子是个犯人似的,不由得很奇怪:“怎么了,选址不顺利啊。”

    “还行。”宁清风点了点头,但表情却没有缓和。

    权衡忽然爆发了一种身为男人的危机感,他愣了一秒,举起手来:“今天克里斯丁娜非要缠着我谈工作,还想跟我回家吃饭,我可是拒绝她了啊!”

    “嗯?”宁清风奇怪的抬头看他,皱了皱眉,“她是你经纪人,跟你回来谈工作有什么不对?”

    权衡摊了摊手,收起那副缓和气氛的表情,顺势坐在沙发上,抄起一个橘子:“既不是公事也不是私事,那你有什么不高兴的?”

    宁清风眉睫微垂:“权衡,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魏老板?”

    权衡愣了一秒,有点不情愿的“嗯”了一声:“以前见过,但是不熟。怎么了,他惹你了?”

    “不是,他很好。”宁清风深吸了口气,“你告诉我,你给沈阔那五百万,是怎么来的?”

    权衡抛上天的橘子一下落在了膝盖上,他反应很快,腿一伸,橘子顺着小腿滚在脚背上,又被他挑了起来:“我挣的,怎么了?”

    “怎么挣的?”

    “非要问这么详细吗?”

    宁清风点点头:“我算过,按照你现在在风之恒的工资,包括天放哥以前的存款,各种渠道加在一起,想要凑出五百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你以前也是不接商业带言的。”

    权衡将挑起来的橘子抓在手里,显然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

    他还在斟酌,宁清风的脸色却越发的不好看起来:“权衡,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去踢黑球了?”

    权衡猛地昂起头,难以置信的看向宁清风,手中的橘子被他捏得吱的一声。

    宁清风很认真的看着他:“我查过那两天的行程,你离开过阳城,去了好几个地方,都是赌球盛行的城市。很抱歉,我不能不多想。权衡,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这五百万……”

    啪——

    权衡已经站了起来,一巴掌把那个橘子拍在了茶几上,汁水四溢:“你说是就是,还问我干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