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关于人设!

    慕容樱倒了杯茶,邀请克里斯丁娜坐下:“罗经纪,您才开始工作不久吧。”

    克里斯丁娜小脸一红:“那……那又怎么样,难道我说得不对?”

    “错倒是没错,但对也谈不上。”慕容樱笑了笑,“做体育新闻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特别是这个时代,各种媒体如雨后春笋,随便是个人都能出来说两句。坚定的人总是少数,愿意去深究文章背后的深意的人,更是少数——你知道现在什么最难做吗?”

    克里斯丁娜摇摇头:“不知道。”

    “现在最难的是迎合潮流。”慕容樱打开电脑,“现在是个思想活跃的时代,如果一件事或者一个人没什么原则性的问题,那么正面反面都不能算错,同样也都有风险。顺着大众认可的观点来说,人家会说你没有主见,开始拿点好处,之后却很难持续;逆着大众的观点来说,则需要很强的引导性,否则一开始就立不住脚,不过要是立住了,反倒很有可能成为爆款。”

    克里斯丁娜皱起眉头:“您想说什么意思?”

    “反潮流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潮流,李先是这其中的佼佼者。权衡回归之后,一直是赞誉多过质疑,除了他在甲级联赛吊打对手之外,更重要的是掌握经济权,话语权的球迷对青春的缅怀,但这是消费性的,权衡这个名字严格来说是一个品牌,象征那个时代的品牌。”

    慕容樱端着水杯,轻轻抿了一口:“幸好这场比赛他们赢了,李先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暗度陈仓,你有没有想过要是这场比赛输了,会怎么样?”

    克里斯丁娜愣了一会儿,感觉她们现在探讨的问题和书本上的知识一点都不挂钩,她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时候的那种气势已经完全没有了。

    她不得不承认,慕容樱掌握了谈话的节奏,而且很重要。

    慕容樱秀眉微蹙:“要是那场比赛输了,李先他们就要吹响旧时代谢幕的号角,开始塑造新时代的英雄。这才是我们没有站出来跟他们对着干的的原因——无论多么厉害的新闻人,都不可能逆着时代潮流做事。”

    克里斯丁娜沉默了片刻,抬起眼眸:“可是,他赢了!”

    “是的,所以我才被允许坐在这里跟你喝茶。”慕容樱放下茶杯,眼睛投向窗外,“罗小姐,我知道你是圈子里的天才,但你接手的是整个体育界最烫手的山芋。你以为李先仅仅是想坐实他个人英雄主义的标签吗?”

    “不然呢?”

    “马上就是亚洲杯了,我们有内部消息,耿教练已经决定征召权衡。赢了,皆大欢喜;要是没有达成目标,输了。谁来背这个锅呢?”慕容樱认真的看着克里斯丁娜,“权衡的复出可是打乱了许多人的计划,别看他只是个球员,似乎不会跟人结仇。但实际上指不定有多少人看他不顺眼呢。”

    “那怎么办?”克里斯丁娜脱口而出,她完全忘了自己是来找慕容樱讨说法的。

    慕容樱反手将一份计划书递给她:“这是足球江湖高层为他量身定做的计划,你可以拿回去给他看看。”

    克里斯丁娜接过来,翻了几页,若有所思的看着慕容樱,微微点了点头。

    而此时,在遥远的意大利。

    孙傲云用叉子搅动面前的意大利通心粉:“人设,人设,人设……老夏一天要说八百次!我就不知道这个东西真的那么重要吗?”

    文海老神在在,叼着柠檬汁的吸管,默默的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

    孙傲云也没指望他回答,还在一个劲的抱怨:“而且搞的什么关键词啊,凭什么林大壮就是硬汉人设,你是智将人设,而我居然是个火药桶人设,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

    “呵——”文海居然笑出了声,差点把柠檬汁呛进气管里,“老夏倒是想给你别的人设,你做得出来吗?比如我这个活儿,你想干脑子也不允许啊。”

    “那我不能也当个硬汉?”孙傲云拍案而起,手臂一鼓,做出个健美运动员的姿势,“我不够硬吗?”

    文海摇摇头:“什么时候你能坚持住每个小时只说一句话的时候,再考虑这一点吧。”

    孙傲云顿时像被戳漏了气的皮球一样,蔫了吧唧的坐回椅子上:“嘁——”

    文海继续将目光投向窗外:“说真的,还挺羡慕他们那一代人的,踢球就好好踢球嘛,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想想挺没意思的——比赛,就全力以赴的争取胜利,多热血沸腾啊。”

    孙傲云吃了一大口通心粉:“现在咱们也是全力以赴争取胜利啊!”

    “不一样。”文海摇摇头,“现在这个胜利背后的意义已经越来越多了,单纯的胜利根本不说明什么。特别是在国内,联赛里的胜利是种商业资本,国家队的胜利是一种面子——当然,这本身没什么不好……”

    他目光落在孙傲云身上,这货已经唏哩呼噜的吃起通心粉,吃得很开心的样子。

    他翻了翻眼睛:“我真是有病,跟你说这些干嘛,反正你也听不懂。”

    “嗯!”孙傲云很满足的狂点头,“我踢球就是为了挣钱,装逼,把妹……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老夏能帮我搞定这些,那我就听他的。”

    文海蹙起眉头,然后他竟然找不到话反驳,甚至还觉得孙傲云的简单粗暴具有一种特别的爽感,他愣了几秒,大大的吸了口柠檬汁。

    想那么多没用的干啥,他又不是哲学家,既然每个人都被时代的浪潮卷携着前进,那就让他卷着走好了。

    足球职业化也好,商业化也罢,都无所谓,他们只要顺应时代,站在这个时代的顶端就够了。

    至于权衡,他不过是一个落伍的竞争者。

    不管他在球场上有多生猛,他的时代都已经过去了。

    不光是他还有那些正经有顽固的老派球员也是一样。

    这个时代是属于他们的,而他文海将会成为这群人当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