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国家队的邀请!

    权衡进球之后立刻就被换下了,四周的风之恒球迷对他报以最热烈的欢呼,虽然他到风之恒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已经征服了本就宽容的阳城球迷。

    无论他是不是曾经那个追风的少年,他都是风之恒的队长,风之恒的功臣。

    换上场的是傅鹏礼。

    权衡跑过他的时候主动伸手与他击掌,然后跑到替补席上,接过了老康递过来的毛巾。

    “怎么样?”高天放问道。

    “唔——棒极了,其实我还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可以攻破那小子的球门,真没想到那个后腰会被跑吐,我以为最多不过是腿抽筋什么,搞得我准备好的新绝招都没用出来……”权衡正说得眉飞色舞。

    高天放揉了揉额头:“我是说你的腿,这么高强度折返跑的,可不只有郑小刀一个人!”

    权衡提起膝盖,又放下去,接着来了一组高抬腿:“没问题,这种程度的折返以前不是经常练吗?说真的,其实你完全可以多把我留在场上待一会儿,这样他们就不敢继续大肆进攻,今天这场球大概就稳赢了……”

    高天放微微带了点怒气:“权衡,你已经快三十了,不是十七!我能留你在场上打完这一整套战术,那是因为我是风之恒的教练,我要对球队的胜利负责,否则——”

    权衡耸了耸肩膀:“哥,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你们不要总把三十这个岁数挂在嘴边行吗?要不是你们成天提起来,我都感觉不到自己已经三十了。我每一块骨头,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筋脉,它们比我们自己的脑子更加明白自己的岁数。”

    他拍了拍大腿上的肌肉:“说实话,我并不觉得现在球场上的年轻人在这些方面比我强多少,有点失望——”

    高天放抬起头,眼睛微微眯起,这是他要开始爆发性损人的预兆。

    老康愣了愣,赶紧伸手搂住权衡的肩膀:“行行行,知道你最牛逼,快去洗澡吧,感冒就麻烦了!”说完,趁着高天放还没有开口,连推带拉拖着权衡进了球员通道。

    “老康,你放手!”进了球员通道,权衡立刻把他的手拨开,“我可是有未婚妻的男人,你这样搂搂抱抱不合适吧。”

    老康哭笑不得,一脚踹过去:“老子还是结了婚的男人呢,儿子都能给老子捡球了——你今天实在太猛了,高教练有点着急,你自己也知道这种强度的折返对膝盖的压力有多大。”

    权衡无所谓的笑了笑:“别操这么多的心,我们两兄弟之间扯几句那是正常的,还用不到你来当和事佬。不过他真不该现在把我换下来,那些小子未必能撑过接下来的二十分钟。”

    权衡“嘁”了一声:“一天到晚说我心肠不够硬,我看他才是——算了,我去洗澡!”他扬起一只手,转身向更衣室走去。

    老康在球员通道里傻站了一会儿,叹了一声,又飞快的跑回了教练席。

    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权衡这个乌鸦嘴,可千万别特么说中啊!

    权衡走回更衣室,站在门口就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他心里有点奇怪,就算是萨科换下场后没有直接回去,他也犯不着自己在更衣室里自言自语吧。

    “喂——”

    他猛地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个巨大的熊抱,以及震耳欲聋的大笑声。

    “权小子,你可以啊。男人三十猛如虎,雄风不减当年嘛!”

    权衡费力的从这个怀抱中挣脱,光是这情商为零的寒暄就足以证明这人是谁。

    “老耿,下次你再一见面就这么搞,我可要告你故意伤害——而且,你看你说些什么鬼话,我现在可是有未婚妻的人,注意点。”

    老耿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还有点小委屈:“这么多年没见面了,你就一点不想我?”

    权衡摇摇头:“不想。”

    老耿嘟起嘴吧:“嘁——真是无情无义啊。”

    权衡简直快吐了,一个一米八几的抠脚大汉在你面前撒娇卖萌的感觉实在太刺激:“老耿,你特么再在这儿装疯卖傻,老子就给你丢出去!”

    “好吧,说正经的。”老耿抓了抓头发,“我现在是国家队主教练,这个你知道吧。”

    “嗯。”权衡点点头。

    他们确实很多年没有见面了,老耿对权衡的这八年一点都不了解,但是权衡却是在电视上经常看见这个耿疯子。

    他是留过洋的教练,权衡他们还是小孩的时候,这货就浪迹在欧美各大联赛当中,大多数时候当助理教练,运气好能混几天主教练,运气不好的时候,刷草皮的清洁工也干过。

    后来权衡是在英国遇到他的,那时候他在一家英甲的球队做主教练,因为都是中国人,所以两人约了几次饭,后来也因为对脾气,才成了朋友。

    八年前那次世界杯,他是助理教练。

    看起来这八年他也是挺努力的,但是中国队主教练的位置可是张烧得通红的铁板凳,烫屁股不说,还总是得力不讨好。

    权衡瞄了他一眼,基本已经知道他是来干嘛的了。

    今年有亚洲杯。

    果然,老耿直截了当:“我准备征召你参加今年的亚洲杯。”

    “那你应该以国家队主教练的身份发函给俱乐部,到更衣室来是几个意思?”

    “这不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吗。”

    权衡颇为奇怪的看了老耿一眼:“我怎么不知道国家队的征召现在已经这么民主了?”

    老耿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咱们内部派系之争很严重。要是当年,那没得说,但现在你都三十了,这段时间风之恒的成绩又不好,我怕把你招上去受人挤兑,所以提前来跟你打个预防针。”

    权衡呵的笑起来:“得,又一个来提醒我已经三十了的——老耿,我也实话跟你说,我不管你们上面在搞些什么鬼,踢球就好好踢,做主教练的也好好做,你要征召我,就走正常的程序,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球员,一切看实力,不要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可是……”

    权衡深深的吸了口气,表情严肃起来:“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权衡,绝对不会拒绝来自国家队的征召——无论何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