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跑吐了!

    跟林大壮冷下来不一样,郑小刀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巅峰。

    他是泰山青训出身的球员,算不上是天才,但也在平均线之上,全国每年都会培育出三千名合格的新球员,年年累积,目前在足协注册过的本土球员就超过五万人,但每年能够站在超级联赛舞台上的,只有不到五百人。

    如果有个排名,他至少应该排在前五百,如果再缩小一下放在后腰这个位置上,他觉得自己至少能排前十五或者前十。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快三十的老将拖垮,但世事不由人,此刻他的身体就在这么告诉他,不能再跟着这个王八蛋折返跑了。

    权衡又一次急停向后转,郑小刀却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只是回头,他觉得这货肯定还是虚张声势。

    当然,如果他跟上去了,那么权衡确实会选择继续虚张声势,但既然他没有跟上去,那就不用客气了,他举起两个手指,原本准备接球的林远舟立刻停住脚,顺便还向后退了一点,顺势挡住了回防的德莱克。

    权衡脚踝轻轻一扣,便将球卸了下来,然后顺势转身向禁区里面抹去。

    林刚吓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把自己给滑到,他这才意识到郑小刀没有跟上来!

    “我靠!实力坑队友吗?”

    现在权衡可是无人盯防,林刚不认为自己有本事拦住他,他不敢在犹豫,立刻下脚铲球,权衡很自然的将球向前一挑,自己从侧面绕了过去,这种仓促的正面铲球,在他十岁的时候就不怎么怕了。

    岳志鹏傻眼了,怎么忽然之间这个人就杀进来了呢?

    他扑上去,试图干扰权衡,迫使他快速起脚,这样踢出去的球会发飘,能够帮助林大壮将球拿下来。

    但这是进禁区,他不敢下脚去铲,只好压低重心向他撞过去,只要不把他撞到,裁判就不会判罚点球,但是他要是丧失平衡,林大壮一定能把球扑出去。

    他是这么想的,但权衡完全没给他机会,直接就抬脚打门。

    皮球轻巧的绕过岳志鹏,直奔球门。

    林大壮反应依然很快,封堵住了角度。

    但这个球速度很快,又带着弧度,林大壮并没有抓住球,而是用胳膊将它挡了出去。

    足球向上弹起,旁边的王吉安正是无人盯防的状态,他一看机会来了,拔腿冲向球门,企图赶在林大壮之前打进自己中超首球。但林大壮的第二反应之快,超出了常人的想象,他几乎是在碰到球的同时,便已经转身,伸出手去。

    要是平时,他肯定能将足球顺利托出横梁,若是上半场那种状态,直接扑住可能都没问题,但晾了这二十分钟,对他肌肉的活性确实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林大壮一跳起来,便意识到,自己慢了一点。

    他大喝一声,伸出的手掌猛地在半空中挥出,本来想用手心将球托出去,现在只好是用手背将皮球从王吉安的脑袋顶上扇飞出去。

    落到哪里他已经控制不了了,还能祈祷是自己的后卫抢到落点。

    然而,他还没有落到地面,便看见一道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皮球球面。

    权衡笑了笑,毫不留情的伸脚一推,皮球直接从他身下滚过了球门线,唰一声撞在球网上时,他才砰的落回到地上。

    “可恶!”

    林大壮猛地一拳砸在草皮上。

    权衡这个混蛋,他不但是一个技术水平出众,能够拿球过人的前锋,他同时也还是个球感极佳的机会主义者。

    他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像一头发怒的雄狮:“郑小刀,你特么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放着权衡不去防守,我干你大爷……”

    他还没吼完,便看见担架和医疗队跑到了球场边,主裁判匆忙的吹完进球,然后也跑了过去。

    林大壮闭上嘴,恶狠狠的瞪了眼离得最近的岳志鹏:“怎么回事?”

    岳志鹏也还在丢球的痛苦中没回过神来,只是摇了摇头,林大壮呸的吐了口口水,自己走了过去,还没走到就看见帅洪涛喘着气向他们扬手:“别……别过来,老郑跑吐了,跟喷泉似的,这边一地都是……卧槽,太恶心了!”

    林大壮立刻停住脚,目光逡巡,锁定在了向观众挥手的权衡身上。

    他心里猛的升起一个可怕的疑问,连输了挑战的愤怒都暂时忘到了一边。

    这个男人,真的已经三十了,吹牛的吧!

    而此时的贵宾包厢也是一片寂静,庞焉的脸色很不好,在足球场上出现体力问题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跑吐了这种事,十年八年也不会有一次,太丢人了吧。

    而且,他刚刚才发表了言论,认为权衡的体力是他的短板,紧接着他就把秦岭的后腰,一个才二十四岁的棒小伙也跑吐了,而且还利用这个优势进了球!

    这打脸来得简直不要太快!

    老耿憋了十几秒,终究还是没憋住,仰天大笑起来:“我靠!权衡这小子也太蔫儿换了吧,不停的快速折返跑,穿插换位,快慢变速,愣是把人家那个小子给甩出了晕车的感觉。要每场比赛都这么踢,那咱们还不牛逼坏了啊!”

    郑士新脸上也有笑意,但他不是高兴郑小刀被跑吐的事情,而是高兴权衡进了球。

    他是老球员出身,比老耿在对于比赛中的问题上更加专业,很含蓄的摇摇头:“这种打法也是迫不得已,他们队伍里的其他人配合不上权衡,就只能权衡去配合他们。这种穿插看似是大家都参与的,但每个人去什么位置,做什么事情,都是根据权衡的跑位和状态来定。就这二十几分钟消耗的体力,恐怕比半场比赛还要多。而且对膝盖的压力太大,不可能长期用。”

    他叹了口气:“看来风之恒的士气也已经一个临界点了,这场比赛他们必须得赢,否则也不至于出此下策,林大壮真是没有挑到好时候——不过也由此看来,他的体力和身体机能完全不必现在咱们队里的那些年轻人差多少。”

    韩通点点头:“是啊,虽然不知道他这八年干了些什么。但是幸好,他没有放任自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