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让他冷下来!

    下半场才开始十分钟,秦岭的调整展现了价值,重新振作起来的进攻线连续两次打到了球门前面,并且造成了角球。

    叶春东没办法再向前进攻了,他甚至还需要去补中路出现的漏洞,林远舟时不时都要回防到禁区前面。

    “看样子秦岭队经过中场休息的调整已经找到了进攻的感觉,他们掌控了节奏,如果后方的传球无法输送到前场,那么林大壮的球门便不会受到威胁。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秦岭对客场平局的比分并不会满意。”

    “是的,秦岭从整体上是优于风之恒的,我觉得现在他们改变战术,将权衡放在后腰的位置上还有可能拿到一个平局,对于之前的两连败来说,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打算。”

    “好个屁啊!”宁清风愤愤然的喝了一大口啤酒,“他凭什么觉得权衡进不了球?”

    桑晨夏和冬冬都很紧张,死死地盯着大屏幕,并没有理她。

    而此时跟解说员持同一态度的也还有其他人。

    贵宾包厢中,韩通沉默不语的坐在主座上,他右边是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在他们两边还各坐了两个人。

    他们都是在足协里面说得上话的人,特别是耿天成和庞焉,一个是现任国家队主教练,另一个是现任国家队领队。

    庞焉摸了摸下巴:“老耿啊,这比赛都踢一半了,不知道你对我的提议有没有认真考虑。这林大壮是没问题,但是权衡——选他可以,但是打前锋不行。咱们新生代球员里优秀的前锋那么多,我不是说他技术不行,但踢足球吃的就是青春饭,体力,速度,身体,他肯定都不如年轻人,这场比赛就能看得很清楚嘛,他老了。”

    耿天成眼睛一瞪,骂人的话都到嘴边了,又被身边的郑士新一把掐了回去,只是鼻腔里发出一个哼声。

    郑士新掐完老耿之后,微微一笑:“庞队说的这话我深有感触,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真的不能相提并论,那你觉得权衡应该怎么处理比较好呢,说实话他的经验技术意识一点都没下降,反而在这八年中有很高的的提升,弃之不用,又太可惜了。”

    庞焉对郑士新还是稍稍有点忌惮的,毕竟这货在国家队做了十二年的队长,踢到四十岁才正式退役,简直称得上中国球坛的常青树,影响力或许不如当年的权衡,但论及朋友,他就是体坛的老大哥,不管是在足协,就是在体育办他也是吃得开的。

    上面一直有传闻,韩通退休马上就退休了,到时候郑士新就是副理事长的接班人。

    他略微一沉吟:“可以安排他打后腰或者后卫嘛,这两个位置都是需要经验的位置,咱们那几个小伙子可以再跟着他练练,等到过几年世界杯,权衡退了他们正好能上。”

    郑士新呵一笑,还没说话,便听见老耿低声嘟囔:“你特么倒是安排得明明白白的,要不要老子这份工资也给你拿了吧!”

    庞焉显然是听到了,他身边的男人也听到了,两人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耿教练……”

    “闭嘴!”没等他们彻底吵起来,韩通冷哼着一把拍在椅子扶手上:“好好看球!”

    韩通人老了,威严还在,两边的人都各自哼唧了一下,重新将目光投向球场。

    而此时,正好是风之恒在秦岭猛攻之下抢到的一个进攻机会。

    林远舟一脚长传将球传向边路,权衡立刻跑了过去,郑小刀作为两名夹防球员中主要的那一个,自然是紧跟不舍,然而球还没有落地,权衡又猛地一个急刹,转身向斜后方跑了过去,郑小刀赶紧也跟着转身。

    他以为权衡是想通过急停甩开自己,但权衡转身之后又并没有加速。

    他只好也放速度,跟在权衡身侧。

    然而吉光飞也没打算突破进去,而是飞快的将球踢向了权衡正在跑的方向。

    果然是想要配合把自己甩掉,郑小刀刚刚这么一想,却发现权衡又是一个急停向着吉光飞那边跑了过去。

    他脑子顿时当机了一瞬,只好又转身跟着他跑。

    林刚在禁区边上也很茫然,他作为防守权衡的助手和郑小刀的分工是不一样的,郑小刀需要贴得很近,避免权衡转身做动作,而他则是站得远一些,防止权衡冲刺突破。

    就这两下,秦岭的全队都已经压了回来,吉光飞传球却是找的林远舟,他拿球之后直接回传给乌尔基,然后自己也跟着向后退了几步,似乎是结束了这次进攻。

    难道风之恒开始消极比赛想要拿个平局?

    大家脑子里都出现了这么一个问号,风之恒在中后场倒了几脚,秦岭又再次扑了上去,在一阵扑来扑去的抢断中,皮球被管至在禁区外的一脚抽射踢飞了出去。

    这个球跟;林大壮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直接就没打在球门范围当中。

    门球开出之后,整个球队除了权衡全部缩回了自己的半场,包括高中锋王吉安,他的身高优势能够帮助风之恒防止秦岭的高空球。

    当他们再次获得球权的时候,几乎又重复了刚才的一幕,权衡在四十米区域徒劳无功的折返跑,然后皮球被回传到中线附近,一阵倒脚之后,被踢出边线。

    连续二十分钟,风之恒没有一脚像样的射门,连吊到禁区里的球都没有。

    林大壮站在球门前面,整个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对方不射门他总不能自己冲出去吧。

    秦岭在有了他之后,往中场上的投入并不多,对方球队大部分的进攻都能够迅速通过中场,然后在后卫的干扰下,由他来做终结,像现在这种二十分钟完全没事儿干的情况,还真是不多见。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由于上半场太兴奋,中场比赛又没有休息,这二十分钟的冷静当中,他的肌肉已经开始出现了疲倦的感觉,即使是他在门前又蹦又跳,也没有太多的缓解。

    权衡也一直在观察他,意识到他差不多已经脱离比赛状态之后。

    果断的举起一只手,真正的进攻——开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