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好门将!

    上半场第二十一分钟,权衡已经观察得差不多了,他抬手做了个手势,顺势向吉光飞那边的边路拉去。

    郑小刀和林刚一前一后的贴在他身边,按照现在的距离,秦岭就跟风之恒一样是个352的双后腰阵型,不同的地方在于,风之恒的进攻组织者还是林远舟,而秦岭的进攻组织者则是前腰德莱克。

    这就决定了两支队伍的进攻手段完全不同。

    皮球还在德莱克的脚下,他很轻易的晃到了乌尔基,然后被林远舟一脚铲翻在地。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正面铲球,利用的就是他的视线被乌尔基挡住的时机,这次的预判非常准确,裁判没有任何表示。

    弹向边路的皮球落在了回防的萨科维奇脚下,由于权衡牵扯着两个后腰,所以他身边时常都没有人,他从容的将皮球传给权衡。

    权衡在郑小刀和林刚的夹击当中根本没有办法转身停球,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办法处理这个球,他的对球的控制力早就达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

    林刚倚住他,郑小刀想要在前面把球顶出去。

    权衡往下缩了缩,身体猛地矮了半截,然后如同泥鳅一般向前一蹿,借着这股冲力跳了起来,后来居上反而压过了郑小刀,脑袋一甩将球摆向空白地带。

    吉光飞如一阵狂风般掠了过去,帅洪涛卡在内线不让他内切。

    权衡一落地,便继续向前跑,完全不在意皮球现在在他身后,这就让郑小刀和林刚很难受了,他们是该继续去追权衡呢,还是去防守吉光飞呢?

    林大壮又在球门前大喊:“去追权衡啊,都说了其他人射门不要管!”

    林刚和郑小刀立刻服从了指示,但当他们拔腿去追时,却发现权衡如同一头豹子已经窜出去了一大截。

    两人心里暗自吃惊,前二十分钟完全没有发现权衡短距离的加速度如此之快。

    他们一下子竟然追不上了。

    吉光飞也一点没犹豫,追上球之后立刻便是一脚传中。

    “靠!”

    林大壮已经意识到不对了,他飞快的做出判断,就连禁区里的后卫都还没有反应,人已经扑了出去。

    权衡果然没有停球,直接在半空中将球一蹬,皮球飞快的坠向球门右下角。

    打在门线前的草皮上弹起来,眼看就要越过林大壮的身体,他却本能推了把门柱,身体在空中停滞了半秒不到的时间,但就这一下,皮球撞到他肩膀落在草皮上。

    林大壮猛地蜷起,像是抱自己儿子一样,紧紧将皮球搂在怀里。

    权衡双手叉腰,摇了摇头。

    这个脚射门无论从角度还是力量都很不错,导致它没有进去的唯一理由就是这个年轻的门将确实有两把刷子。

    他舔了舔嘴唇,不但没有觉得失望,反而久违的有了热血燃烧的感觉。

    他拍了拍手从进攻组织者萨科维奇和传球的吉光飞竖起大拇指,他们两已经快速的回防回去,在风之恒只有权衡一个人有不需要回防的特权,但这个特权他也不经常用,根据自己的判断,他经常会在中圈和禁区之间的这块区域活动。

    林大壮刚才真是被吓得够呛,大脚一开出去,紧接着便是对郑小刀他们一顿喷。

    在全场观众巨大的叹息声中,秦岭反击。

    俱乐部里看电视的观众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见这个球没进,桑晨夏和宁清风都懊恼的砸了下桌子,震得桌子上的冬冬跳起了一厘米。

    解说员在一阵惊呼之后,却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看来林大壮今天的状态非常好,风之恒危险了!”

    “权衡毕竟已经有八年没有出现在职业赛场上了,八年时间足球的技战术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甲级比赛和超级比赛就不是一个层次的。陕西秦岭在超级联赛也是一支有竞争力的球队,相比之下风之恒还是差些。我们可以看到权衡的队友和他几乎没有什么配合。”

    宁清风简直想要掀桌子,这个解说员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刚才权衡和吉光飞那个相互传球还不叫配合?

    而此时观众席上,慕容樱压了压脑袋上的鸭舌帽,斜眼看向身边同样带着帽子和口罩的克里斯丁娜:“罗小姐,要是今天风之恒输了球,而且权队也没能进球,那咱们商量的事情就还是往后拖一拖吧。”

    “为什么?”

    “我虽然是权队的球迷,但也是一个新闻工作者,我说话是要负责任的……”

    “别扯这些,你就是怂,不相信权衡还能像当年那样创造辉煌——舆论向着权衡的时候你们就跟着说他好话,舆论背着权衡的时候,你们倒是不敢发声了,就这样也好意思说是能和风云足球两分天下的体育杂志,我看出来了,这个舆论市场,还是李先他们那群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慕容樱抿了抿唇,目光投向球场,她什么都不能保证,她只是个地方驻派的主编,比起李先那种总部副总编差了两级,她想说什么,能说什么,其实并不是她自己能决定的。

    要是权衡打的是后腰,那还能从位置上替他辩解,可他现在是前锋,和他的挑战者林大壮正面对上,想要替他开脱几乎没有可能,足球世界是一个看结果的世界,而且看得是即时结果,三场比赛几乎就足以彻底扭转公众对于某个足球运动员的看法。

    克里斯丁娜还在喋喋不休的劝说她,但她心里只是在祈祷,祈祷这场比赛风之恒能赢,就算风之恒不能赢,权衡也一定要进球!

    无论球场外面的人是什么样的心情。

    球场上的人都是没有功夫想的,特别是在攻防转化很快的时候。

    秦岭门前有一尊神,所以他们很放心,进攻的时候后场一般只有三个人,拖后中卫岳志鹏,卡住权衡的郑小刀和林刚。

    就连郑小刀也时不时会稍稍离权衡远一些去限制一下萨科。

    萨科的脚下技术很不错,但是他的性格限制了他的发展,过于内向,导致他不太擅长寻求队友的配合,这对于前腰来说几乎是个致命的缺点。

    他更多时候起的是一个中转站的作用,把后场过渡过来的球,转送到前场某个人脚下,但决定进攻方式的组织者还是林远舟。

    比赛打到第三十五分钟,秦岭的攻势越发凶猛。

    林远舟感觉有些不妙,那种茫然无措的紧张感又一次不可控制的涌上心头,他有点控制不住局面了,他无法阻止对手冲过来形成进攻,也无法用一次妙传帮助球队获得领先,对方向潮水一般涌来,他被这股浪潮裹挟而去。

    可恶啊!

    看着皮球从边路飞过去,他双腿不听使唤的也跟着跑了过去,结果导致身后丢了位置,德莱克晃到乌尔基,一脚直塞找到前锋,伊里奥的射门打在彭春勇身上弹出底线。

    秦岭队的角球。

    林远舟使劲搓了搓脸,抬头时却看见权衡站在不远处在向他挤眉弄眼的眨眼睛,食指和中指弯曲指着眼睛,又指了指脚下。

    他在这一瞬间想起的却不是权衡给他做的那场特训,而是他站在山顶笑眯眯的说“有段时间我经常来这里啊”的神情。

    谁会好好的大半夜飙车去悬崖上面看日出啊!

    还不是因为城市已经装不下他心中的苦闷,好好一个传奇般的天才,现在沦落到要来给自己这些无名小卒做保姆,真是太难为他了!

    正想着,角球已经被顶了出来。

    林远舟一咬牙,猛冲出去,心里暗自告诫自己:只想怎么处理这一次球,别想得太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