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打前锋!

    权衡打发走了克里斯丁娜之后,便去了战术教室,高天放正在里面全神贯注的写东西。

    “哥,下午的战术训练怎么练,你出方案了吗?”他走进去,问道。

    高天放反手将画的图递给他:“最熟悉的往往最好用。”

    权衡低头看图,余光却发现高天放面前也摆着一本风云足球的杂志。

    高天放注意到他的目光,敲了敲封面:“这个人很善于调动情绪,我记得当年捧你捧得最厉害的人里面也有他——要是这场比赛再输,恐怕还有更难听的话呢。”

    “所以你就安排我打后腰?”

    高天放抬起眼睛:“我认为从战术上来说这是合理的,你在前场吸引的火力太多,还不如积极参加攻防转化,至少不会丢那么多球。”

    他顿了顿:“而且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做两手准备也是有必要的,其实我更想安排你打拖后后卫。”

    “这样进不了球就有理由搪塞了是吗?”权衡摇摇头,“让我打前锋,林大壮是国家队级别的门将,除了我队伍里没有人能洞穿他的大门!”

    高天放抄着手,冷眼看他:“怎么,又热血沸腾起来了?”

    “这跟热血没关系,不想着追求胜利的球队算什么球队,那不就真的成了杂志里说的那种混日子了人了吗?”

    高天放取过他手里的战术图,抬笔勾掉了后腰位置上的权衡,然后写到了锋线上:“如你所愿,但要是进不了球,以后就别在我面前瞎比比。”

    权衡点点头:“那您就请好儿吧,随便哪儿出来的年轻人都能把我干掉的话,这日子就太无趣了!”

    上午的技术训练结束之后,球员们吃过午饭经过短暂的休息,开始战术阵型上的训练。

    风之恒目前最为固定的两个阵型是541和433。

    权衡在锋线上的时候,就需要边后卫和中场给予足够的支援,而权衡在后腰位置上的时候,中场和后场就不需要那么多人,而是将管至,吉光飞的位置都提前,增加禁区里的抢点能力。

    权衡在前场慢跑,防守他的三个替补队员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旁边,他们知道凭借他们的能力是根本就挡不住权衡的,这种象征性的防守并不能给权衡带来什么借鉴和进步。

    大多数时候,权衡参与他们的对抗训练都仅仅只是为了热身和训练他们,队伍里有种说法,权队参加每天的队内训练还不如自己找个地方跑跑步。

    但是由于他一直都很认真,其他人便不得不认真起来。

    “快点,快点!你们都没吃饭吗?”

    “杜辰龙,你比人家林远舟高了整整一个头,你竟然被他撞到了,你丢不丢人!”

    “张光亮!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跟吉光比速度,你怎么不上天?”

    老康在球场旁边像只咆哮的野狼。

    说真的,权衡觉得他成为助理教练之后才算是彻底找到了人生的舞台,无论是跟球员们的交流,还是完成高天放交代的任务,包括在球场边上代替那个闷骚腹黑的处女座教练大吼大叫,他都做得完美极了。

    训练赛刚一结束,老康就跳进了替补队员们当中:“特么的,十比零——你们是小学生吗?”

    权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却看见叶春东和林远舟鬼鬼祟祟的把吉光飞拉到一边,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走过去,只听见叶春东飞快的说了句:“明白了吗,从现在开始,我们要互相帮助,成为同盟!”

    权衡疑惑,下意识的问了句:“你们聊啥呢?”

    却看见三个小伙子猛地站成了标枪的模样。

    “没,没什么……权队,吉光说他对于节奏变化还不是很明白,想让您再演示一次。”

    “啊,是吗?”权衡狐疑的瞅了他们一样,点点头,“那看好吧。”

    高天放接过助理教练递上去的数据,翻了翻,眼睛一亮:“这个周队里的年轻人都表现得很不错——今天的训练就到这儿吧。告诉他们,洗完澡直接到战术教室集合。”

    由于前两场比赛的输球,已经球队内部情绪化越来越严重。

    风之恒的更衣室已经形成了几个小团体。

    徐阳和傅鹏礼都是在中超混迹了挺长时间的,本来就相互熟悉,而彭春勇也算是身出名门,所以便被他们接纳其中,另外窦星辰的身份尴尬,他是后防队员,又因为沈大河的关系跟风之恒嫡系不算亲近,虽然还算不上小团体当中的人,但他还是大多时候还是以后防队员的身份与他们混在一起。

    另外就是以吉光飞为首的风之恒嫡系,虽然吉光飞不是个擅长搞圈子的人,但他在风之恒的资历没得说,又是现任风之恒女婿权衡队长的死忠粉,自然被底下的小弟们认为是个撑头的。混不混在一起倒是不论,但不管有什么事情,他们肯定不会站在吉光飞的对立面。

    而叶春东和林远舟虽然是外人,但他们一个是符羽光的徒弟,一个是高天放的徒弟,算起来也是有渊源的自己人。

    而且这俩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叶春东是个典型的丐帮人,光明正大是一回事,聪明又是另一回事,冷眼看人,看破不说破罢了;而林远舟可是从小就把高天放当偶像的,简单来说,玩战术的人心都脏,别管表面怎样,切开都是黑的。

    这两货推着吉光飞,带着言振华,封尚志,平时也不跟徐阳他们玩。

    另外就是管至和萨科维奇,一个脾气暴躁不容人,一个性格内向不爱说话,除了训练就是自己跟自己较劲,管至是两边的人看不顺眼都要惹,萨科维奇就恰恰相反,无论两边的人干什么,他都不说。

    刚刚升到超级的风之恒,既没有底蕴,也没有经验应付这种问题。

    高天放和权衡对此看在眼里却也不知道怎么插手才不会引起反作用,毕竟当年的他们无论是聪明还是豪横,都是属于更衣室某一派的一部分,按照当时的立场做出的选择和判断,跟站在主教练和这样特殊的队长的位置上所想到的完全不同。

    对此,权衡和高天放达成的一致意见是——暂时不管,等想清楚究竟该怎么做的时候再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