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新生代的天才们!

    另一边,夏泽离开小别墅走后并没有如他自己所言去见什么球探,而是找了个咖啡厅,开启一个多人的视频通话。

    要是有记者看到,一定会大呼是个振奋人心的新闻。

    除了权衡之外,目前全国最有话题性的球员们都出现在了这个小小的屏幕上。

    葡超波尔图踢球的李汉文,苏超凯尔特人踢球的廖晨超,意甲踢球的文海,英超踢球的孙傲云,还有J联赛的萧御,中山的王豪,秦岭的林大壮和荷甲威廉二世的南宫毅。

    一共八个人,涵盖了球场上几乎全部的位置。

    这八个人当中年纪最小的南宫毅只有二十二岁,年纪最大的孙傲云也只有二十四,都是足球场上最黄金的年华。

    他们能到欧洲去踢球,夏泽居功至伟。

    “泽哥,你今天不是去见那个权衡了吗,怎么样?”萧御是第一个开口的,他在冬歇期被权衡羞辱了一番,对权衡那是恨得牙痒痒。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当中真正跟权衡在比赛中交过手的只有王豪,但他是前锋,跟权衡并没有直接对上,非要说的话,他觉得这个人真的很强,在风之恒这样的烂队里面还能进他们中山两个球。

    夏泽摇摇头:“这就是我找你们要说的事情——南宫你先别挂,只耽误大家五分钟。”

    南宫毅伸向屏幕的手停住了,他似乎对这种话题还不感兴趣。

    但是其他人却很认真,特别是孙傲云:“我听他吹牛说自己是全国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是吗,哈哈哈,真是笑死了,或许再早个十年八年说这个话还靠谱一些——泽哥,我真不知道他一个三十岁的老头子,有什么值得我们担心的。”

    “话不能这么说,你看当年的C罗,梅西还有你们联赛里的那个佐拉,不都是三十岁之后还创造了辉煌吗?”夏泽瞪了孙傲云一眼,“最近可是要开始确定亚洲杯的名单了,你知道老耿不喜欢你们,以前他是没办法,现在可未必。”

    “嘁——就一个权衡,我还不信,他能把所有的位置都踢完?”

    “最近的国内新闻没看是吧。”夏泽严肃的敲了敲桌子,“吴浩轩,翁宇,王端,俞中山,符羽光,他们在比赛中的数据都比之前提高了许多!”

    孙傲云脸色黑了几分,但还是嘴硬:“那又怎么样,他们都年纪大了。”

    夏泽意味深长的摇摇头:“江山代有才人出啊,特别是在竞技场上,大部分的人消失一个赛季,就相当于消失整个职业生涯。”

    孙傲云梗了一秒,却是他旁边那个格子里的文海默默的点了点头:“所以,消失了八年回来还能掀起风浪的权衡,特别需要警惕,泽哥您是这个意思吗?”

    夏泽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踢后卫的,脑子还是要好使些。”

    “嘁——蚊子就特么一天到晚知道瞎想,你等着,等欧战咱们遇上,看我不把你打成筛子!”

    孙傲云嚷起来,文海翻了翻眼睛:“兄弟,你还是先考虑怎么把主力位置坐稳吧。”

    夏泽又敲了敲桌子:“这个权衡以前我是知道的,很孤傲的一个人,只是在球场上牛逼,所以在他最红的时候也只是群众基础不错,但在真正说得上话的权力和资本当中,没有什么力量,但这次有些不同。”

    “什么不同?”

    “暂时还说不好,但他主动找经纪人,而且又和风恒集团的千金在一起,这就意味着他在向资本妥协,他这样的男人如果愿意向资本妥协,那势必会得到资本的青睐,那怕只是短暂的时间,也足以威胁到你们的上升地位。”

    球员们面面相觑。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文海最为稳重,问道。

    夏泽敲了敲眉头:“首先当然还是踢好你们自己的球,实力和胜负对于球员来说是最重要的。其次,要更加有针对性的创建人设,吸引你们的固有粉丝,资本和权力这边有我,你们只管放心。最后,我希望你们能够成立更为稳固的同盟。”

    “我们现在还不够稳固,我特么都快跟蚊子穿一条裤子了!”孙傲云叫起来。

    夏泽摇摇手指:“我是说更加稳固的,具有具象性的,统一发声,统一进步,说起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都能辐射到其他人——文海,傲云,你们别觉得这是在消费你们的名声,要是把这个联盟带起来,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只是这种抱团的行为会不会引起某些人的不满,毕竟这种拉帮结派的行为并不受人喜欢。”文海想了想说道。

    夏泽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以为我说这个话的时候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自然是上面有这个意思,我才能这么给你们说——况且,你以为权衡他们就没有拉帮结派吗?一提到黄金一代,那些人的名字一个个就全部浮现出来了。孩子们,不是你们,黄金一代不是你们。那么你们为什么不争取一个属于你们的称号呢?难道你们真的就不如他们吗?”

    “当然不是!”孙傲云第一个跳了起来,从视频中能看到,他真的是跳了起来,甚至还带倒了身后的椅子,“泽哥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很好。”夏泽点点头,“这件事情我来运作。风之恒的下一场比赛,正好是对战秦岭。但大壮,你要保持良好的状态,赢下下一场的比赛,有信心吗?”

    林大壮冷笑着咧了咧嘴:“当然,以风之恒现在的水平,连吉林虎园都踢不赢,想赢我们秦岭还不是做梦!”

    “嗯,一会儿挂了视频之后我就去陕西,亲自跟你说你该怎么做。另外,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主要是让你们心里有个底儿。这次亚洲杯要是能有上佳的表现,我敢保证你们的前途会一片光明,要不了多久,就不会再有人记得那个已经职业暮年的男人了。相信我,全国人民最终只会为你们而欢呼,而不是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