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那就你吧!

    “对啊。”克里斯丁娜很平静的点头,“我是一个才出道的经纪人,手下只有你一个球员,而且很大牌,我只能听你的话啊,你有什么需求我就帮你完成什么需求。而且我也没有什么人脉和资源,所有的收入都是你的名气带来的,好掌控也是显而易见吧。”

    “至于精明和善于解决麻烦,正好是我的老本行,你也挺刚才那个男人说了,我是斯坦福大学运动管理系和心理学的双料博士,而且作为哲学家的后代,与人打交道解决他们带来的问题,本身就是我最擅长的。即使我有可能给你带来麻烦,我也能解决掉它们。这不是很好吗?”

    权衡笑笑不说话,只是看着她,没有丝毫被打动的样子。

    克里斯丁娜顿时有些气馁,但她没有放弃,想了想:“我可以现场给您展示一下我的才能。就刚才那两位先生,被我玩弄的那一位您肯定不会选他,你心里一定觉得他是个有性格缺陷的人,非常不保险。我说得对吗?”

    权衡也并不掩饰:“任何人都会这么想吧。”

    “但是你对那个夏泽也不满意。”克里斯丁娜勾起一个指头顶在下嘴唇上,做出个思考的模样,“因为他太过于强势,而且跟你未来的规划并不对路。根据你的坐姿和说话的方式来看,你是个喜欢在两者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的那一方,但如果因此引起了别人的不满,你也会觉得不那么开心,甚至影响到你其他方面的发挥。我说得对吗?”

    这次权衡没有回答她了,这个女人表现出来的洞察力确实配得上天才这个称号。

    他摆了摆手:“我想好了,如果你们都不合适的话,我可以请一个更普通一些的经纪人,我不需要他做太多的事情,实在不行让清风给我找个秘书就行。所以,很抱歉……唔——”

    克里斯汀娜忽然站起来,一屁股坐到了权衡那边的沙发上,伸手就往权衡身上抹。

    然而,权衡非常反常灵敏,立刻就站了起来。

    克里斯丁娜手上拿着一根口红,虎视眈眈的看着权衡。

    “呵呵,这位女士,看样子你很擅长对付男人啊。”权衡微微一笑,“可惜,以你的身体素质,想要碰到我有些困难。”

    “那也没关系,让女人起疑的方式还有很多。”

    “你这样我岂不是更不敢选择你了?”权衡耸了耸肩膀,“但就是你这样的手段,便让我觉得可怕。”

    克里斯丁娜眼里升起了一抹淡淡的水雾,她有点费解,就是出席于欧洲贵族的酒会,她也是那些公子和绅士争相追捧的对象。

    回到国内之后,想要请她去做的工作也是数不胜数,就算是她决心成为足球经纪人之后,手上的资源也是如雪花一般。

    大多数人都像苏先生一样,她只要稍稍挑逗,便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少部分人有夏泽那样的定力,但只要自己好好说话,几分薄面还是会给的。

    可这个权衡,不但不受自己的诱惑,反而满脸都是嫌弃。

    他越是这样,克里斯丁娜越是不服气。

    “权先生,我可以因为任何一个理由失去这份工作,但唯独不能是你说的这个。凭什么,我是一个女人,就不能成为你的经纪人——如果你保持这个看法,我发誓我回去控告你对女性怀有歧视!”

    权衡挑起眉毛:“我确实不是因为你是女人才拒绝你的,但也没有其他更多的理由。那这样吧,你如果非要想做我的经纪人,那就去整个容,也不用很丑,任何一个公司里的茶水小妹那种就行。”

    克里斯丁娜都要被气炸了:“你凭什么要我去整容?”

    “不,我没有强迫你,但是美丽的女人与做我的经纪人之间存在互不相容的矛盾关系,怎样取舍还是你自己的问题。”权衡坐回另一侧的沙发上,伸手抓起瓜子,“凡事总有取舍,这和歧视总没有关系吧。要没什么事,您就可以先回去了,再晚或许会不太安全。”

    克里斯丁娜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却又不愿意走。

    忽然楼上传来一声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宁清风穿着一身宽大的运动衫从楼上走了下来,她似乎是刚刚洗完澡,白皙的大腿上肌肉匀称结实,气质随意洒脱,宛如雨后的小树般挺拔,走过的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好闻的柠檬香味。

    权衡刚一站起来,就听见克里斯丁娜轻声低泣:“宁总,权先生他……欺负我……”

    宁清风本来是下来拿零食和泡面的,顿时一惊:“啊,他打你了?”

    克里斯丁娜一愣,哭戏差点没跟上。

    权衡揉了揉头,很是无语:“大姐,我在你心目中就是个暴力狂吗?”

    宁清风淡定的扬起眼皮:“开玩笑的。”

    她从零食柜里拿出一大包零食,和一兜子泡面:“你们在楼下吵得那么大声,我都听到了。”

    她看了眼克里斯汀娜:“你为什么那么想做权衡的经纪人——说实话,别以为世界上只有你一个天才,欧洲那些心理学的教材我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读过了。”

    克里斯丁娜的气势竟然猛地被压下去一大截,她张了张嘴,过了几秒才不情不愿的说道:“我要成为中国最好的足球经纪人,当然就要找最好的足球运动员了!”

    宁清风眼睛微微一眯,点点头:“你喜欢足球吗?”

    克里斯丁娜愣了愣,本地能的点头:“当然,否则我为什么要……”

    宁清风已经没有听她在说什么了,她扭头看向权衡,露出一个截然不同的笑容:“就她吧,这种危险的女人还是留在我们自己眼皮底下比较安全。”

    权衡也温柔的勾起唇角:“我倒是无所谓,最多是麻烦一点,反正接下来的路上麻烦也不会少——关键是,你要保证你不会吃醋。”

    宁清风点点头:“我相信你不喜欢这种。”

    权衡耸了耸肩膀,两人一起扭头看向克里斯丁娜:“OK,就你了,明天去俱乐部报道吧。现在没什么事儿,你就可以回去了——哦,走的时候把门带上。”

    克里斯丁娜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两人已经手牵手的上了楼。

    她整个人都呆了,她这是造了什么孽,上杆子要当人家经纪人,费尽周折不说,还吃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狗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