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微笑下的沉默!

    安排好吉光飞和叶春东,权衡看了眼手机,距离今天集合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他准备去更衣室把球衣换上。

    刚走到更衣室的走廊上,便看见彭春勇和徐阳一前一后的走出来,两人本来还在说话, 看见权衡立刻闭上了嘴,两人淡漠的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了招呼,直到走出了楼梯口才听到隐隐约约的谈话声重新响起。

    “嘁,吹得牛逼,实际上也不过如此。”

    “还以为真的有希望呢,结果还不是白瞎。”

    “毕竟年纪大了,他也不是那种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改变比赛局势的人。”

    “中国就没有那样的人。”

    权衡叹了口气,推开更衣室大门,像自己的衣柜走去。

    他刚拿出衣服,便看见杜辰龙和一帮替补小子一起走了出来,他们看见权衡便诚惶诚恐的点头鞠躬:“队长好!”

    “嗯,你们好。”

    杜辰龙走在最后,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点别的什么,但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说,匆匆鞠了个躬,跟着走了出去。

    踢球是需要天赋的,足球是属于强者的运动。

    权衡对吉光飞,林远舟,叶春东他们有耐心,是因为他们的天赋足够,认真培养,细心呵护,长成参天大树的可能性很高。

    但有些人,生来就不是树种。

    杜辰龙今年能上场的机会更少了,他做萨科的替补,但是地面渗透的战术并不是风之恒的常用战术,无论是长传冲吊还是边路传中,杜辰龙这个战地坦克型前腰都不是很有作用。

    而且,他的工作萨科本身也能做,而且比他做得更好,能做更多他不能做的事情。

    权衡其实有注意到,这个赛季开始之后,他和封尚志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变得很少,吃饭和训练都不在一起,除了还住在一个宿舍,两人几乎没有太多的交集。

    从朋友变成室友,或许再过不了多久就要变成两个世界的陌生人。

    杜辰龙不如封尚志有天赋,也不如郭照有自知之明,他的处境最为艰难,其实也最为痛苦。

    但没有办法,这就是职业足球。

    权衡叹了口气,拿出自己的球衣,走进浴室。

    换好衣服,他站在镜子前面,拧开水龙头,双手撑在洗漱台上,听着哗啦啦的水声,骨节绷得变成了白色。

    他忽然伸手摘掉头上的抹额,猝不及防间一拳打在了洗脸池里积满的水上。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

    “可恶!”

    权衡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张和气生财的俊脸,和曾经那个少年一点都不像。

    输了两场球,他一点都不生气吗,他毫不在意吗?

    当然不是!

    看见锋线上的吉光飞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挥霍自己创造的机会,看着叶春东他们一次又一次被对方打成筛子,他内心那个魔鬼都在叫唤:冲上去,骂他们,特么的就是一群废物!

    踢输了比赛,面对那些记者不停的追问,不停的比较,不停的质疑,他只想像年轻的时候那样,直接拒绝回答,把话筒一扔,调头就走。

    还有什么鬼的商业代言,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际交往。

    如果可以,他统统都不想管,他只想做曾经那个肆意妄为,只需要一心踢球的少年。

    可是,不行!

    山塌了,他就必须成为山;树倒了,他就必须长成树。

    他要肩负起队长的责任,不能让高天放再花更多的心思来操心球队里面的氛围;他要肩负起队长的责任,不能让宁清风承受更多的来自各方各面的压力;他要肩负起队长的责任,向前,向前,向前,去争夺每一场的胜利。

    这也是他身为兄弟的责任,身为丈夫的责任,身为权衡自己的责任!

    曾经他可以做个肆无忌惮的英雄,现在他只能成为中国足球的皇帝——要么顶峰,要么离开,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了。

    “嘁——”

    权衡捧起水,浇在脸上,然后把整个头都埋进了水里,好一会才抬起来,长长的呼了口气。

    “好了,没事了!”

    他笑了笑,伸手把抹额系在额头上,转身向外走去。

    每周放假之后的第一项训练任务都是力量训练,训练量不大,只是为了简单的热身而已。

    由于球队里最近气氛并不融洽,训练结束之后人很快就散光了。

    权衡和高天放走回到办公楼的时候,发现宁清风也没有加班,而是早早地等在了车子旁边。

    “权衡,你的经纪人筛选得差不多了。努,你准备什么时候亲自去跟他们谈谈,然后好确定一个。”她从驾驶座上取出三份档案,递给权衡,“挑了三个,都是国内一流的经纪人,而且手下球员也不多,人脉广,但是社会关系不复杂——说真的,这种人一点都不好找,这三个或多或少也有点问题。不过你明白的,凡事有好有坏,你自己挑挑吧。”

    权衡接过档案,翻了两下,又看了眼手机:“下个周训练结束之后,我应该都要陪吉光他们加练,还有一些训练项目和资料整理,今天晚上他们有空吗?”

    宁清风飞快的发了条信息,不到一分钟,手机响了三次。

    她看了一眼:“他们都说有时间,问你在什么地方见面。”

    权衡思考了几秒:“去家里行吗,让他们一起来。”

    “可以啊,不过今天晚上我要留在俱乐部加班,青训基地的计划书再通过不了,足协要把我吃了。”宁清风一边给经纪人们发信息,一边飞快的说道。

    权衡点点头:“没关系,我自己就可以——另外,你那个青训基地的计划书都做了两个周了,让你给我看看你又不肯。”

    “哪能什么事情都让你来啊,我又不是做不了,就是有点麻烦!”宁清风抬起头,“好了,跟他们约的是半个小时之后,咱们现在先回去吧。”

    权衡点点头,主动坐进驾驶室,很快便开车回到了小别墅当中。

    宁清风抱着自己的电脑直奔书房。

    高天放在茶几底下拿出一大盒药,挑挑拣拣挑了一大把,到了水咽下去:“头疼,上去睡了,你自己搞定。”

    权衡点点头,起身抓了把茶叶,开始泡起茶来。

    很快,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

    “您好,请问权衡先生住在这里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