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转型的困惑!

    训练还没正式开始,吉光飞一个人在训练场上不停的来回带球跑动,但从他的表情看起来,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训练多有成效。

    终于,他一脚把球踢飞出去,皮球从球门上方飞过。

    吉光飞跪在门前,望着皮球飞过去的方向,狠狠的锤了一下草皮。

    权衡笑眯眯的从边线上走过来,手搭凉棚:“哟,这脚飞机打得挺高。”

    吉光飞回头看了他一眼,默默的爬起来,低低的喊了一声:“权哥。”接着,也没有再说别的说话,低头又去筐里拿球。

    权衡伸手把他抓了回来:“你的特训已经进行了快半年了吧?”

    吉光飞停住脚:“嗯。”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似乎是快哭了。

    权衡叹了口气:“你觉得你有进步吗?”

    吉光飞闷闷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困惑告诉高教练,或是我呢?”权衡笑了笑,拍拍吉光飞的肩膀,“马上开始集体训练了,这点时间你也练不出什么名堂来,坐下跟我聊聊天。”

    吉光飞像个机械的木偶一般坐下,却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权衡心里有数,知道这小子就是个属马桶的,他肯定是钻进了牛角尖,一味觉得自己天赋不足,再怎么练也就那么回事。

    可是在这样的心态之下还是没有放弃练习,这本身就是一种天赋。

    “这个周贺医生送来的体检报告看了吗?比起去年冬天,你的体脂率下降了百分之一点五六,百米速度提升了零点一五秒,每场比赛的传球成功率上升了百分之八。这是个很了不起的数据,如果放在实况里面,基本就是白板球员和星级球员之间的差别。”

    “可是还是赢不了!”吉光飞忽然狠狠一拳锤在草皮上,眼泪大颗大颗砸在了拳头上面,“我一点用处都没有,根本不能帮助球队赢得比赛,只能成为您的负累。”

    权衡安静的看着他,过了一会才双手撑在身后,仰头看向天空:“说到这个,我倒觉得是我对不起你们。如果不是我忽然出现,你们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背负着如此大的压力踢球。风之恒前年才升到甲级,第一年就成功保级,第二年升入超级,放在任何俱乐部都是神话一般的履历。可是因为我,本该你们的荣耀却变成理所当然,甚至还不够。”

    吉光飞惊讶的抬起头来,他可没从这个角度想过这个问题。

    权衡笑了笑:“但我可没打算因此就向你们道歉。”

    他侧头看了眼吉光飞,见他抬起头来,便接着往下说:“重新回到球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然回来了,我也不打算只是随便玩玩。我有我的野心和目标,你明白吗?”

    吉光飞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黯然的别过脸:“明白。”

    权衡摇摇头:“不,我看你的表情不像是明白。你或许觉得宁总和高教练应该考虑把你们都卖掉,然后再买进来更多优秀的球员填补风之恒,成为我的搭档。当然,那是一方面,但不是全部。你还很年轻,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助力——吉光,记住是助力而不是崇拜者。”

    权衡拍了拍他的肩膀:“曾经的吉光崇拜权熠,那你应该知道权熠最为人称道的优点是什么吧——从不相信权威和鬼神,永不放弃。你或许不能成为权熠那样的球员,但我觉得论起心性,你完全不比他差。”

    吉光飞握了握拳头,这种用第三人称的描述来评价自己的方式倒是真的让人能听得进去,既像是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但心里有明白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

    “鸡汤就不给你喝了,心态自己调整。这两场比赛的录播都看了吧?”权衡站起来,走到筐子前面,用脚挑出一个足球,“现在我们来说说你接下来在比赛中需要改进的地方。”

    吉光飞立刻站了起来,他抹了把眼泪,明白听干货的时候到了。

    “第一,最重要的一点,高教练给你说了八百次的问题。不要随随便便往中路跑。”权衡竖起一根手指,“这是你需要在意识上做的最大的改变,我知道你以前是打中锋的,但是现在改变之后,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只有边路才能最充分的发挥你的速度优势。我知道跑到比赛胶着的地方帮忙很有诱惑力,也很有存在感。但是——”

    权衡把球往中间一踢:“你追过去,如果我们在中路的抢断失败,那么对方的边前卫就能毫无阻力的突破中圈,就像打中山那一场,真的只是叶春东一个人的防守问题吗?而要是我们在中路抢断成功了,边路却没有人接应,你想要凭借自己突入禁区,你能做到吗?”

    吉光飞尴尬的挠挠头:“抱歉,可是……有时候真的忍不住。”

    “我知道这是转型必定会遇到的问题,但是你必须克服它。和你相比,振华也是从中路换到边路的例子,他在这一点上就表现得非常好。以完成自己的工作为最优先级的任务,你们还没有到处帮忙的资格。”

    吉光飞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在国内足球学校里面很多学生在学习阶段踢的位置都不是后来他们真正在球场上踢的位置,这就像大部分大学生都没能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一样。

    一般来说一个球员在球场上混迹几年,多多少少都能踢好几个位置,至于踢得怎么样就不好说了。

    踢了这么一阵子,吉光飞很清楚,边路真的比中路更加适合自己,克服这个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他很有信心自己能够做到。

    权衡等了几秒,竖起第二个手指:“第二点,学会低耗。”

    他眨了眨眼,明白吉光飞没有听懂。

    因为很少有教练会告诉你在球场上如何学会偷懒,他们所赞扬的品质是如同永动机一般不知疲惫的男人,他们希望他们的球员能够如同风暴一样从球场这边席卷到球场那边,在整场比赛中都热血沸腾,都竭力奔跑。

    但是,那是唯心且不科学的想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