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特训!

    林远舟有点吃惊:“衡师叔,您还没回去休息?”

    “嗯,快开门。”权衡敲了敲房门。

    林远舟赶紧过去打开房门,权衡滋溜一下钻进去,舒舒服服的往沙发上一瘫:“果然,踢完比赛之后还是躺着最舒服——你刚才去哪儿了?”

    林远舟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在力量房看见吉光,跟他说了会儿话。”

    “感觉怎么样,我是说职业联赛。”

    “很糟糕。一站在球场上我就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权衡挑起眉毛:“所以你觉得自己不适合踢职业足球,过于激烈的比赛节奏会让你失去冷静和判断,导致你踢得还不如一个什么都不想的莽夫——比如乌尔基。”

    林远舟不说话,但是眉间却充满了沮丧,一个不能承受压力的球员,无论技术多么优秀都是难成大器的,现在他唯一庆幸的是,由于自己的矜持没有答应去那些外国的豪门踢球,否则丢人可要丢到国外去了。

    权衡在桌面上叩了几下:“我倒是有很多大道理想要讲给你听,但又觉得没什么用处。这样吧,你现在困吗?”

    林远舟摇摇头,其实他是很困的,但他并不想承认自己很困。

    权衡站起来:“带你去特训,去吗?”

    林远舟眼睛一亮,赶忙站起来:“训练场吗?”

    “不是。”权衡说着已经走到了门边,他回头看了眼林远舟,“带件厚衣服。”

    林远舟一脸懵逼的扯了件外套,疾步追了上去。

    权衡很快走到了车库,将车开出来,然后一路疾驰竟然是到了高天放曾经那个小卖部旁边。

    “好久没骑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动。”

    权衡下了车,一路小跑进了背后的库房,很快竟然推着一辆炫酷的机车走了出来。

    林远舟张大了嘴巴,完全不知道这跟特训有什么关系。

    权衡蹲下身子,拨弄了好一会,才笑眯眯的站起来,递了个头盔给他,然后一翻身跨上车:“没问题,上来吧。”

    林远舟满脸懵逼的坐上去,然后听见轰的一声,机车后边爆发出一声雷鸣般的轰响,接着便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

    他这才明白权衡为什么要他带厚衣服,刺骨的风如同涌上来的冰水一样,不但让他睁不开眼,而且还让他根本来不及呼吸。

    权衡倒是很开心,在前面哈哈的笑。

    林远舟想让他慢一点,一开口就是一大口冷风灌进肚皮,没两下全身都凉透了,他只能闭上嘴,紧紧抓着权衡的衣服,可怜又无助的夹紧双腿,免得自己被甩出去。

    机车很快使出了城区,灯光被甩在身后。

    林远舟觉得他们似乎是开到了某个山道上,明亮的车头灯也只能照亮前面不到十米的距离,权衡依然没有减速,机车轰鸣着追着那不到十米的亮光向前狂奔。

    七歪八拐,足足又跑了一个多小时。

    林远舟觉得自己要被甩吐了,就在他觉得实在忍受不住的时候。

    权衡忽然放慢了速度,机车很平稳的驶过一段长长的陡坡,忽然眼前一亮,他们竟然已经到了一个山顶,放眼望去漫天都是闪烁的星辰,脚底是萧疏的树林,在星辉之下影影绰绰,有种舒朗广阔之感。

    再远处是灯火通明的阳城,点点的灯火充满了烟火气息。

    林远舟一下子就被这副夜景吸引住了,他呆呆的站在山顶,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衡师叔,您说的特训就是这个?”

    权衡走到他身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等天亮。”

    两人默默的站在山顶,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天边开始出现一丝鱼肚白,朦朦胧胧的光线把山林照得明亮起来。

    权衡走到一块大石头上,招招手:“过来。”

    林远舟乖乖的走了过去,结果低头一看,差点没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我……我们昨天是从这里上来的?”

    权衡点点头:“是的,这座山不是什么景区,也没有什么厂矿村落,所以没有特意修路。我们昨天就是贴着悬崖上来的,轮子稍微一偏,咱俩就算是交代了。”

    他顿了顿:“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来,每天都站在这里一直站到太阳升起来。呵——不过,那倒是跟你今天的特训没什么关系。”

    林远舟显然还是很是不解,他满脸都是疑惑,不知道在这种山路上玩命的飙车跟足球特训有什么关系。

    权衡默默的收回目光,垂下眼睑:“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很疯狂,相信足球高于生死。我是那么想的,也是那么做的,要让我为足球献出青春也好,热血也好,甚至把我自己献祭了,也没关系。”

    他笑起来:“后来我们发现,信仰和生活从来不是对立面的,功利和艺术也不是对立面的,就像天上的北斗七星能够指明方向和你低头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向前走,并不冲突一样。”

    林远舟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愣了愣,脸上的茫然开始一点一点褪去,眼底升起一抹光亮,似乎是听明白了权衡说的话,但却又不是完全明白。

    “如果我一开始就让你看见这么一条路,你肯定不敢上来。但是如果你只能看见车灯照亮的那十米,你就不怕了。不知不觉,就到了山顶。”

    权衡看了眼林远舟:“你是个聪明人,比你师傅更聪明,所以也更固执。你们都喜欢跟自己较劲,我真是拿你们这种人毫无办法。远大的志向可以有,但是星星和路是两回事。今天的特训就到这儿,想不想得通就看你自己。我已经给了你最好的建议,能不能执行下去,也看你——走吧,回去补觉。”

    林远舟站起来,却也没再多问。

    两人很形而上的打完机锋,便又骑车下了山。

    权衡把林远舟扔回宿舍之后,自己也回家睡了一上午才起来,接着又直奔训练场,准备去找吉光飞再谈谈。

    林远舟是心理问题大过技术问题,而吉光飞则是技术问题大过心理问题。

    前者操作得好,可以顿悟,实力一下子能上升好几个台阶,而后者就只能靠慢慢来了,幸好吉光飞还年轻,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