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连败!

    事实上,虎园队的战术是成功的,防守越严密就越难找到漏洞,越找不到漏洞就越着急,越着急就越容易出错,风之恒的进攻线在浪费了几次机会之后,就彻底乱了。

    管至脾气火爆,在冲撞中直接把虎园的后卫撞到,吃到了他这个赛季的第一张黄牌。

    这个毫无必要的犯规让风之恒更加被动,高天放不得不在离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用杜辰龙将他换了下来。

    失去管至的突进,锋线更加无力。

    比分保持到了终场,风之恒客场输给了吉林虎园。

    这次输球比起上个周更让人郁闷。

    上周对战中山还能说是整体的实力不济,有理所应当的成分在里面,可这周的吉林虎园并不强势,他们在中超只是三流球队,在这整场比赛中也并没有表现出高超的战斗力。

    如果非要说他们干了什么,那就是专心致志的盯住了权衡,并且多了那么一丢丢的运气。

    就连宽容的黔州球迷都有些沉默,他们知道球队出现了问题,他们很难过,但是他们只是保持着沉默。

    风之恒当天晚上就坐飞机回到了阳城。

    高天放一下飞机就去办公室加班去了,权衡想跟过去,结果被狠狠的关在了门外。

    而其他球员的心态也糟糕透了。

    就连一直挺忍耐的彭春勇,都在宣布解散之后,狠狠一脚把球场边的角旗踹飞了出去。

    联赛过去两轮,河南中原两连胜,现在媒体都在嘲笑他。

    “真是一团糟。”

    权衡坐在宁清风的办公室里面,给自己倒了一杯黑咖啡,苦涩的咖啡因让他头疼稍微减轻了那么一点点。

    “足球比赛就是会有这种问题,很多时候心态才是决定一场比赛胜负的关键,比起技术,体力和运气都要重要。但偏偏什么都可以锻炼,唯独心态,难!”

    “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球队一直输下去吧。”宁清风皱起眉头,“我们好不容易才打上超级,还立下了这么高的目标。”

    “所以大哥才头疼,职业球队毕竟跟当年我们的球队不一样,谁也不能为了个崇高的信念就捏合在一起。职业足球要考虑的东西真是很多,喜好,前途,名声,钱……什么事情变成工作之后都会变得很困难。”

    权衡放下咖啡杯:“只能一个一个解决了,我先去找找吉光和远舟。”

    就在他离开办公室往宿舍楼走去的时候,林远舟也一个人站在房间门口发呆,他掏出钥匙,过了很久都没有捅进去。

    自从权衡他们搬出俱乐部之后,这间宿舍就分给了他,对面住着吉光飞,但他确定自己一路回来都没有看见有人先上来。

    都十二点多了,他还能去哪儿呢?

    林远舟收起要钥匙,就这个动作都让他觉得很疲惫,职业比赛的强度和业余比赛完全不能相提并论,每场比赛踢完之后他都只想睡觉。

    但今天,他忽然特别想知道吉光飞干什么去了。

    他走下楼,沿着原路走回到他们解散的训练场边上,训练场里面空无一人,但是力量房的灯却是亮着的。

    林远舟走过去,果然看见吉光飞一个人默默的在里面练力量。

    他走进去,也挑了个器械坐下,但是没有开练。

    吉光飞对他的到来有些惊讶,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

    走近了,林远舟才发现,吉光飞身边的手机正在叽叽咕咕念着书,他仔细的听了两段发现竟然是《三十六计》的译本。

    “你怎么会想起来听这个?”林远舟问道。

    吉光飞用力做完最后几个卧推,才呼了口气:“教练要求的。”他坐起来,摘下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斜眼一睨:“你不是叫教练师傅吗,他没让你看过?”

    林远舟仰头看了眼天花板:“看过啊,该看的我都看过,真的很有用。在球场上,你灵光一闪,忽然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用出来之后,发现真的很有效,就跟打仗一样的。我在剑桥的时候经常戏耍人……”

    他顿了顿:“可是现在很奇怪,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站在球场上的时候脑子就是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的表现真的糟透了——”

    吉光飞换到另一个器械上,继续开始锻炼:“你要是是来想要我安慰你的,那我可不会。”

    “那倒不是。”林远舟摇摇头。

    “要是你觉得自己不适合踢职业足球,那也不是归我管的!”

    “我只是想问问你怎么看——我们现在这支队伍,除了衡师叔,完全不被别人放在眼里!”

    吉光飞“啊”的一声把杠铃举起来,坚持了几秒,哐的扔回地上,他看了林远舟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又开始下一次的动作。

    林远舟等了一会儿,见他运动都要做完了,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力量房。

    刚站起来,却听见吉光飞很沮丧的开口道:“我也不知道。”

    林远舟停下脚,再次抬头看他,却看见吉光飞抹了抹眼睛:“上个赛季高教练就跟我说,我可能不能来踢超级联赛,如果要踢只能打替补,还是不是主力替补。可是我不想离开风之恒……我可以接受所有的训练,我可以全年无休,我只想为风之恒踢球。”

    林远舟愣住了,想起那天在球迷俱乐部看到的场景。

    他想开口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在吉光飞飞快的擦完眼睛,转身向下一个器械走去:“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按照教练安排的去做。只要他还让我留在风之恒的球场上,我就要拼了命的去做我该做的事情。”

    他说着,诚恳的抬起眼睛,看了眼林远舟:“你跟我不一样——高教练和权哥都说你是有天赋的人,那你就一定是有天赋的人。求你了,好好踢。”

    林远舟张了张嘴,最后却是一句话都没说,他转身走出力量房时,反而觉得心情更加沉重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宿舍,下了电梯,却看见门口有一抹亮晶晶的手机光。

    他一愣,紧接着便看见门口的人抬起头来,落出一口好看的白牙:“小舟,你可算是回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