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米之炊!

    事情跟权衡预料的一样,比赛一开始场,虎园就派出了三个人紧紧跟着权衡,上一场比赛中山队用两个人盯死权衡的战术得到了广泛响应,实力的差距用人数来弥补。

    虽然上半场,权衡成功的染黄了整个虎园后防线,但风之恒还是没能取得进球。

    管至的突进能力很强,但是脚法不够细腻,处理球的时候有些毛躁,而虎园的后卫个顶个的人高马大,正好不怕他这种强硬型的球员。

    而吉光飞就更惨了,身体对抗本来就是他的短板,在虎园一群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后卫面前,他就跟小孩子一样可怜又无助。

    反倒是虎园,利用角球的机会顶进一球。

    实在是没办法,东北的汉子都太高大威猛了,往门前一站几乎全是他们的人头,角球开出来,徐阳,窦星辰,彭春勇全都没有争到点,皮球砸在对方前锋头上变线入网。

    封尚志确实没办法,距离近,速度又快,他还扑错了方向。

    进球之后的虎园打得更加谨慎,前面只留下了前锋,不停的长传冲吊,虽然质量欠佳,但还是挺恶心人的。

    权衡像是出行的国王一样,一动弹,身边就乌泱泱的过来三四个,虎园几的后防线几乎就防权衡一个人,管至和吉光飞交给了他们的两个强力边前卫。

    上半场最有威胁的几次进攻竟然是萨科自己的远射,但也仅仅是打中了球门范围。

    高天放安静的坐着,他也没办法,巧妇难炊无米之宴,手上就这么几张牌,变来变去也变不出更多的打法。

    上半场结束之后,大家都阴沉着脸回到了更衣室。

    高天放敲了敲百板:“权衡,你下半场打后腰。”

    “嗯。”

    权衡闷闷的应了一声,毛巾依旧覆在脸上没有摘下来,高天放再讲下半场的打法,但是他并不想听。

    事先料到是事前料到的事情,真正打起来缺一样憋屈,下半场要怎么打,他自己都想得到,撤回后腰的位置上,避开那些疯了一样的后卫,通过长传球找到前点的人。

    可是,前点没有人能把球打进去!

    跟当年那场该死的比赛一样,除了自己就没人能把球打进去,对方只要看住自己,整个进攻就算完蛋!

    坐在另一边的林远舟也很沮丧,这场比赛他表现得跟上一场一样无所适从,要是权衡撤回来打后腰,那要换下的肯定是自己。

    果然,真正的比赛和在剑桥踢着玩的那些比赛完全不一样。

    “下半场我们打双后腰,权衡和林远舟,另外言振华换下傅鹏礼,你打边路,彭春勇到禁区里面去。我要求你和叶春东的两条边路要多进攻,把自己当成边前卫来打。管至和吉光飞的位置继续提前,打边锋。萨科你顶到前面去,反正他们后卫密集,传球很难传进,还不如利用的的身高优势。”

    林远舟猛地抬起头,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但高天放已经扭头去跟萨科说话了。

    权衡摘下毛巾:“别担心,看我怎么做的。”

    下半场比赛开始之后,风之恒的这个调整倒是真的让虎园队乱了一下。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权衡的位置忽然间变动这么大,看守他的三个人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上去。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权衡接到后方传球,迅速组织了一次进攻。

    他作势要带球前插突破,那些防守队员自然紧张的向他扑去,结果他选择了传球,皮球打在叶春东和管至中间的空白地带,那正好是一个防守的漏洞。

    管至前插,叶春东从后面助攻上来拿到球,成功的刺向肋部,将皮球又送到了萨科脚下,萨科立刻起脚射门,皮球越过了后卫,又越过了门将的五指,然后重重撞在了门柱上弹了出来。

    “嗨,运气真特么差!”老康愤怒的打了一拳顶棚。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也发出重重的叹息,虎园的主场球迷却为这一下感到无比的庆幸。

    后腰位置上的权衡太善于捕捉机会,他的眼睛好像自带漏洞捕捉器。

    三分钟之后,又是一脚长传找到了正在下底的吉光飞,他领先着对手一个身位,皮球正好坠在他面前。

    吉光飞根本不用减速,一带球就到了禁区边上。

    虎园的后卫只好伸手拉他,这时候他只要不管不顾继续往里冲,要是冲进去被拉到,就是个点球,就算立刻就被拉到,也是个任意球,甚至能让对方吃张牌儿。要是对方拉不到他,进入禁区之后,就有许多种射门的方式,萨科和管至也赶了过来,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可吉光飞偏偏有点着急,脚下还没完全调整好,就选择了射门。

    这正合对方的意,虎园的后卫立刻松了手,吉光飞因为惯性向前冲了一步,这一脚射门虽然打在了球门范围之内,角度也还不错,但是力度明显差了些。

    对方门将一掌将球打出了底线。

    角球。

    “这么好的机会只是个角球!”

    老康很是不满,比起主教练高天放来说,他简直是教练组里面的语言担当,整场比赛就听见他一个人在球场边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

    高天放也很无奈。

    风之恒的配置本来就是甲级联赛中游的水平,因为权衡的加入硬生生的拖高了平均值,但进入超级联赛之后,球队和球队之间拼的是板凳厚度,是变化,是底蕴。

    优秀的球员越多,变化就越多,而且更加稳定。

    林远舟,吉光飞,叶春东这三个年轻人都有潜力,但却还没有真正的历练出来。

    好钢不杀人,锻造成宝剑才杀人。

    现在风之恒的稳定和变化都只能落在权衡一个人身上,中超球队的教练可不蠢,很轻易就能明白,该怎么做去切断整支球队的活力。

    果然,没等他再想想,对方就举起了换人的牌子。

    一个防守型后腰换下他们唯一的前腰,连掩饰都不掩饰直接放弃了中前场,四个人在中间追着权衡跑,彻底放弃了进攻,力图将一比零的比分保持到终场结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