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盯权衡战术!

    观众席上的球迷们高兴极了,他们喜欢看见自己的队长像这样过人,他们无比的自豪全国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在风之恒。

    “前进,前进,前进!”

    “权神无敌!”

    “再过一个,再过一个!”

    伍骏很紧张,他有很敏锐的直觉,如果这个时候权衡射门,他挡住的几率很小。禁区里还有一个段孝谦,他在这场比赛中第一次对上权衡。

    作为一个边路悍将,他最擅长的铲截并不适用于禁区,但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权衡舒舒服服的射门。

    作为搭档了好几年的队友,两人一瞬间做出了最默契的判断,伍骏弃门而出,而段孝谦则拖在面尽可能的阻挡着球门。

    球迷们全都站起来了,替补席上的小伙子们也都捏紧了拳头,背后的队员还在冲刺,但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跑什么,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球门前面。

    伍骏在权衡突破伊桑的时候就已经出击了,等权衡重新调整好平衡,他已经倒下向球滑去,整个人尽量打开,双手向球伸去。

    最好是能拿到球,拿不到也要逼他迅速起脚,这样仓促中踢出的球很容易被段孝谦在球门前破坏掉,他的余光看见徐可松也已经跑到了球门前。

    然而,权衡一点都不慌张,伍骏的压迫力对他来说好像不存在一样。

    他就跟平时训练一般,将球向右重重的一拨,避开伍骏,然后脚下一蹬,赶在巴蒂斯特他们追上来之前,追上足球,右腿像鞭子一样抽在皮球中部。

    势大力沉,直奔球门最上角。

    这就没办法了,门将还在地下躺着呢!

    两个后卫又不能伸手,他们只能苍白无力的跳了一下,然后眼睁睁看着皮球越过自己的头顶,落进球网当中。

    球场上的欢呼声顷刻间达到了巅峰,虽然风之恒还落后一球,但他们依然高兴得不能自已。

    电视机前,韩通激动得老泪纵横:“天才,他真是百年难于的天才!”

    宁清风和桑晨夏抱在一起,高兴得又蹦又跳,即使是女王范十足的桑大校长,在此时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冬冬更是自己爬在桌子上,指挥着一大帮大老爷们齐声欢呼,奶声奶气的大喊:“干爹加油!”

    下面立刻有一大帮人跟着喊:“权神牛逼!”

    接着大家相互举杯,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球迷的快乐真是不玩足球的人难以理解的。

    比起球迷们的单纯来说,球场上的球员们可就难过多了。

    明明进了球,但竟然没人去跟权衡一起欢呼,导致权衡都跑到边线了,才疑惑的发现没人跟上来。

    他看了眼站在旁边的高天放,放下欢呼的手臂:“我去,他们这样我很尴尬好吗?”

    高天放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衡,你真的是个信心杀手。”说完,他默默的转身坐回了教练席上。

    这个进球让中山队的教练有点坐不住了。

    中圈开球之后,他就站了起来,托着下巴观察了片刻,做出了中山队的第一个换人安排。

    防守型后腰单闻锋换下了卡勒姆。

    王豪退到前腰的位置上和杰登,唐宁组成了速度极快的三叉戟,其中王豪的远射能力还很出众,他们随时可以向禁区中间穿插,或是给摩西输送球。

    这个变动的效果很明显,巴蒂斯特和单闻锋两个人像跟屁虫一样跟着权衡,要是不能破坏他的接球节奏,那就直接在任意球位置不那么好的地方把人放倒。

    短短十分钟,两人便各吃了一张黄牌。

    中山队的教练也不在意这个,很快又用另一位擅长防守的后腰换下了巴蒂斯特,坚定不移的执行盯权衡战术。

    高天放对此也做出了应对,他用王吉安换下了林远舟,把组织进攻的重任全部交给了萨科,但面对中山队这些如狼似虎的防守队员,效果并不明显。

    双方的牌差得太多,高天放也没办法。

    萨科很努力了,但他自己并不擅长突入禁区,面对中山队的快速回防和伍骏这种等级的门将,他的远射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将球分给吉光飞和管至,他俩又不是徐可松和段孝谦的对手,十次有八次都突破不进去。

    风之恒几次有威胁的射门还是权衡应从好几人的包夹中挤出来的,但一个人毕竟不能跟一支球队抗衡,而且这不是甲级球队,而是上一届中超的冠军。

    第八十分钟,中山队再次抓住机会,唐宁凭借自己的速度突破了叶春东,在点球点附近一脚典射,封尚志完全没有反应。

    比分最终定格在四比二,赛前热炒的新贵和王者很压倒性的分出了胜负,中山队捍卫了自己身为冠军的尊严,风之恒因为有权衡在,比起一般的升班马还是要好一些,队员们的心理如何倒是不提,至少场面上看起来还不算太惨。

    不过这个外界的评价对于风之恒来说,毫无用处。

    比赛一结束,除了少数几个球员,其他人都失魂落魄的回到了更衣室。

    高天放坐在教练席上没着急走,他侧头瞥了一眼紧握拳头的言振华:“怎么,似曾相识是吗?”

    言振华浑身都在抖,他想起了之前他们打乌素图召那一场,他们整个后防线毫无还手之力,开场之前心态就被骂崩了,但意外的是,崩了之后表现得反而比之前更好。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当时的他们知道自己是弱者,而这一次球场上的这些人还没有这个觉悟,他们在曾经的赛场上还有着各自的骄傲,他们还没有做好完全抛却自尊,孤注一掷的准备。

    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权衡那样毫不费力的天分。

    权衡走到了高天放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言振华:“有心气儿是好事,就怕其他那些人没这个心气儿。”

    高天放淡定的瞄了言振华一眼:“看来你很有话想说,去吧,今天的教练发言由你来。”

    言振华猛地一拍椅子,拔腿就向更衣室跑了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