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打崩的年轻人们!

    点球?

    怎么就点球了呢?

    现场观众N脸懵逼,但电视机前面的观众却看得很明白,这确实是个点球。

    王豪从人群中蹿出去的时候,反应速度最快的窦星辰也跟着转身,几乎是出于本能,他伸手拽了一下王豪的衣服,当然这个力度应该也没有很大,否则王豪也顶不到那个球。

    但王豪还是很夸张的向后倒了回来,他甚至没考虑这个球是不是进了,顶完之后干脆利落的躺倒,还是很重的一下,砸在草皮上。

    无论是慢镜头回放还是边裁的视野,这个犯规是吃定了。

    当然,其中夸张的成分,实属一种战术或是手段,叫做合理利用规则,谁也挑不出刺来。

    权衡双手叉腰摇了摇头,吃了张黄牌的窦星辰更加失落了,低着头连声道歉:“对不起啊,队长,一时没控制住,但是我真的只轻轻扯了一下就放了。”

    权衡看了他一眼,才反应过来:“哦,没事,我只是感到有点遗憾,刚才那个球他要是不想着犯规,大概真的就顶进去了——所以你也别自责,反正都是要丢的球,你们几个中卫多注意就是,不要再给他们这种机会,管好自己的手和脚,一点小动作都不要在禁区里去做。”

    窦星辰抿着唇点了点头。

    在中甲的时候他一直觉得自己老牛逼了,中甲大部分的前锋他都不放在眼里,周原作为一只超级弱队,就是凭借他和沈大河这样的铁栅栏,才能留在中甲。

    他心里一直是蛮自傲的,觉得自己没能在中超闯出一片天地,是因为没有伯乐,时运不济。

    现在好不容易到了中超,第一场比赛就被打得完全没有脾气。

    王豪亲自主罚这个点球,他轻松的助跑,然后抡起右脚。

    封尚志扑对了方向,但这个球势大力沉,速度极快,他连球皮都没有摸到。

    “球进了!”

    “风之恒没能够守住他们的领先优势,他们在整体实力上还是弱于中山的。通过刚才的比赛我们可以看到,风之恒的两个边路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问题。他们的10号后腰在一开场表演了一脚精准的长传球之后,现在显得节奏有些乱,并没有很好地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是的,这个球员之前并没有出现在国内任何一级联赛的球场上,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他本来是剑桥大学的一名学生,这个赛季才刚刚回到国内注册成为球员,我们不得不为风之恒的大胆而感到惊讶,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安排这种新人,很难想象他们是想要赢得比赛。”

    超级联赛的电视直播有一个解说员和两个特邀嘉宾,解说员是电视台自己的员工,而两个特邀嘉宾通常也是目前国内最火的两家足球媒体《风云足球》和《足球江湖》的特邀嘉宾。

    同行是冤家,他们彼此是很不待见的,这直播中通常会给出完全相反的意见。

    但这次,他们的意见相当统一。

    整个风之恒从这个点球开始整个节奏就乱成了一锅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又是权衡,风之恒在球场上唯一的亮点也只剩下权衡了,他在中场的抢断拿回了球权,巴蒂斯特?唐被他晃到,他自己带球前进,但是防守队员已经夹击了过来,他将球回传给10号林远舟,林远舟似乎是想要长传,但是他有点紧张,这个球传大了。”

    权衡无奈的摇了摇头。

    林远舟是真心想把事情做好,但越这么想反而越做不好事情,其实在国家队里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私底下做得炉火纯青的动作,到了赛场上做得跟业余选手一样。

    越是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着急,身体越是绷得跟第一次约会似的。

    比赛经验这种东西,没有天赋可讲,真的就是靠千锤百炼的比赛造就。

    中山队再次进攻,这次选的还是叶春东这个边路,因为唐宁的速度够快,徐可松的支援能力也很强,对比起管至那个强硬的刺头来说,天真的吉光飞显然是个更软的柿子。

    虽说叶春东还有点实力,但在中山队眼里还不够看。

    唐宁和叶春东的年纪差不多,可他在中山开始打主力的时候,叶春东还是君山的替补。

    中山和君山只有一字之差,实力却是天壤之别。

    这一次,唐宁索性压根不和叶春东正面对抗,他没有比速度,而是一个急刹,将球长传进了禁区,摩西抢在徐阳之前头球顶到球,他头球将球蹭向身后,卡勒姆高速插上,外脚背抽在皮球上。

    封尚志及时扑出去,差点撞在门柱上,才勉强将球扑出去。

    然而,仅仅过了一分钟,中山队又一次卷土重来,从另一个边路将球踢进了禁区。

    一时间,封尚志成了最忙碌的人。

    而风之恒全队都压缩在中线后面,权衡沦落成了一个中场工兵。

    一开始炒得火热的新贵对战王者,才过三十分钟,王者就展现出了碾压般的实力。

    风之恒的高光时刻似乎就只有那开场的三十五秒。

    主场球迷们倒是尽心尽力的再向自己的的主队表达着自己的支持,他们高举印着风之恒队徽的旗帜,甩动风之恒的球服,喊着每个球员的名字,大声唱着各种各样的歌。

    但球场里的年轻球员们已经完全听不到这些支持和欢呼了,他们的心态有点崩,不是不想努力,而是发现在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卵用的时候,很难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唐宁再次在叶春东的防守下顺利将球传了出去,这次他是用了三次变速打乱了叶春东的节奏,向来散漫自由,凭着直觉和天赋踢球的丐帮人,遇到了一个跟他有同样天赋,却依靠脑子踢球的名门正派弟子,就是会出现这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窦星辰的思维和经验都还停留在甲级,傅鹏礼年纪大了身体跟不上思维,只有徐阳还跟他们有来有往,但他一个人没办法在中山如此强大的火力之下抱住球门不失。

    林远舟已经彻底失去了自己的节奏。

    上半场结束之前,中山队又得到了一个进攻的好机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