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新兵报道!

    权衡,高天放,宁清风三人在俱乐部忙忙碌碌,一转眼就到了过年的时候,小别墅还没来得及去置办家具,只好先去宁风恒那里过年。

    三人忙到晚上天黑才赶过去吃了个年夜饭。

    第二天,权衡开车去给雷钢扫墓,然后又强行拉着高天放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

    他们这才发现,自从宁劲风开除了高天放的私人医生之后,高天放好像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他每天忙得要死,连失眠的老毛病都给治好了,身体反倒比以前健康了些。

    权衡不由得感激宁清风当时的莽撞,要不是她非把高天放拖回了球场,这货怕是真的要废在小超市里了。

    搞完这些仪式之后,三人再一次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当中。

    宁清风要处理许多行政上的事情,高天放除了模拟阵容,收集对手资料以外,还要给球队里留下来的其他球员做训练计划。

    权衡则每天一丝不苟的训练自己,而且还要是不是去指点在俱乐部做特训的其他人。

    他们只回家过了三天的年,就又回到了俱乐部。

    “牌子往这边一点,钉子敲稳啊!”

    权衡晨练完准备出去买点早餐,刚走到俱乐部门口,便看见宁清风带着一大堆人在哪儿敲敲打打,他不由得奇怪,走过去一看,却是在拆招牌。

    “清风,你这是干什么?”

    宁清风回过头,似乎是刚才劳动了一下,脸色有些潮红,粉扑扑的:“球队升到超级了,按而且黔州只有我们一家超级俱乐部,按照规定,咱们现在可以用黔州为名,所以换一下招牌。”

    权衡抬起头,以前的“风之恒足球俱乐部”八个大字,换成了“黔州风之衡足球俱乐部”。

    他一愣:“怎么连‘恒’字都换了。”

    宁清风咳了一声,不自然的别过脸去:“忽然想要这个字了,不行吗?而且,寓意不是很好吗,我是风,你是衡……”

    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但权衡还是听见了,这么赤裸裸的撩拨让他老脸一红,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咳咳咳……我觉得不要这样吧,改了名字不利于我们做宣传。”权衡古怪的板起脸,假装自己很正经的样子,“咱们球队现在需要的的是恒心,不是平衡——”

    话没说完,宁清风就红着脸冲站在上面的工人招手:“换下来吧,还是用以前那个。”说完,又小声嘟囔:“我就说嘛,搞这些形式主义的没意思,特别是对于权衡这种直男……夏姐都是瞎操心。”

    “咳——”

    权衡很想说其实自己听得见。

    正在这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了门前,接着从车上跳下来两个少年,背后还跟着一个满脸懵逼的黑大个。

    “衡师叔。”

    “宁总。”

    走在前面的是林远舟,他身后的是剃着半寸,浓眉大眼看起来宛如圣斗士星矢的彭春勇,再后面是加纳人乌尔基。

    林远舟抬手指了指身后:“路上遇到他了,说的英语也不知道带哪个旮旯的口音,一句也听不懂,就知道他要来风之恒。”

    权衡点点头:“没事,很快你就能听懂的。他是你的替补,加纳人,叫乌尔基。”

    彭春勇跟宁清风进行过视频面试,现在听见林远舟的对话,也意识到了权衡是谁,他大大方方的走上前:“权队,宁总,我想请问一下咱们俱乐部附近有租房子的地方吗,来的时候我看着一片都挺空旷的。”

    宁清风回过头:“俱乐部里面有宿舍啊。”

    彭春勇挠了挠头:“我老婆孩子也跟过来了,住俱乐部不太方便。”

    此言一出,大家都默默的看了他十几秒,林远舟叹了口气:“看看人家,才二十四岁,都已经有老婆孩子了。”

    宁清风歪着头想了想,发现自己对周边的地形一点都不熟悉,只好放弃:“我在附近有套小别墅,有一幢副楼,房间挺多的,你们住那里去吧。另外,如果孩子要上学的话,也可以帮你联系学校。”

    彭春勇笑了笑:“谢谢。”

    接着他抬头看向权衡:“权队,我把老婆孩子都带来黔州了,这便足以说明我的忠诚。希望您真的能如您所说的那样,带领我们创造新的辉煌。”

    权衡沉默了一下,继而笑起来:“一定。”

    安排好彭春勇,林远舟和乌尔基之后,徐阳和傅鹏礼也在下午赶到了风之恒报道,加上一群叽叽喳喳的年轻人,也算是集合完毕。

    第二天,风之恒俱乐部召开赛季前新闻发布会,同时也是新球员们的见面会。

    来的记者很多,几乎挤满了整个会议室。

    首先是介绍完新球员,林远舟选择了21号球衣,彭青勇选择了沈大河留下来的5号球衣,徐阳和傅鹏礼没什么特殊要求,球队给了哪件就是哪件。

    大家纷纷表示了对新东家的热情,说了些官方的话。

    徐阳和傅鹏礼没什么新闻可挖,彭青勇这个人在媒体眼中也算不上大牛,林远舟更是听都没听过,不知道风之恒从哪个犄角旮旯扒拉出来的。

    了无生趣的例行客套结束之后,所有人都眼睛亮晶晶的转向了权衡。

    “请问一下风之恒在新赛季有什么目标吗?”

    “任何一支球队都是希望胜利,所有参赛者的目标都是冠军。”

    “那您觉得风之恒有这个实力冲击冠军吗?”

    “我当然觉得有,但是足球是踢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

    “权队,从你个人的职业生涯规划来说,您在新赛季有什么目标吗?”

    “帮助球队赢得比赛,这就是我最高的个人荣誉。”

    “听说有许多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放出话来,说您已经过时了,他们要在球场上狠狠的将您击败,创造一个新的时代,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权衡侧头扫了一眼,说话的是一个刚挤进来的年轻记者。

    他摇摇头:“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听到这种说法。既然他们要来,那就来好了,我在球场上等着他们。”

    那个记者顿时很开心的样子,追问道:“您这算是应战吗?”

    权衡笑了笑:“我从不挑战谁,但也从不会避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