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高天放的衣钵!

    剑桥联有点懵,权衡这盘球的技术搁西甲也算得上号,他们虐虐菜还行,到了权衡这里却变成了菜。

    更可气的是,这货还时不时拉回自己半场,几乎和林远舟一起成了双后腰,让他的进攻也严重受挫。

    越打越紧张,周围的欢呼声也从一开始的铺天盖地变得零零星星。

    林远舟和权衡都是很善于抓机会的人,剑桥联比赛到了第七十五分钟,华人球队又获得了一次极佳的进攻机会。

    林远舟从对方脚下将球抢过来,自己带球向前插,中途遇到剑桥联的阻截,他将球敲到边路,这一次边路的队友如有神助,顺利将球重新敲了回去,正好避开对方的阻截。

    林远舟向前再次控制住球,然后果断的抬脚将球传进了禁区。

    对方后卫反应也是极快,两个人几乎和权衡同时到达球的落点,其中一人挤住权衡不让他转身,另一个人绕到前面准备将球顶出去。

    门将都觉得这个球稳了,权衡不可能在腿都伸不直的情况下完成射门。

    可还没等他松完这口气,便看见权衡猛地向左一拉,然后跳起,身体在空中几乎仰得与地面平行的,右腿呼啸着从防守队员身前掠起,竟然就这样勾住了皮球。

    门将一惊,本能的做出扑救动作,,但他连皮球的影子都没看见,只听见背后咚的一声,紧接着全场便响起了遗憾的叹息声。

    英国学生们叹息完了之后,又兴奋起来,他们到底是崇拜强者的。

    这个倒钩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也太经典了,没人想到会在这种级别的比赛上看到这种场景。

    林远舟远远地看着,眼睛忽然就模糊了,经典的投石车式倒挂金钩,当年权熠的绝技之一,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了呢。

    权衡抬手向四周挥手示意,这两个进球彻底完成了和华人球队其他球员的破冰,他们蜂拥上来,一下子就把权衡摁倒在了地上。

    剑桥联的球员们傻眼了,本来是被请来刹刹这只华人球队的锐气,现在倒成了被人家吊打,英国职业足球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

    当权衡即将第三次带球杀入他们禁区时,剑桥联的球员几乎崩溃。

    “见鬼,拦住他!”

    剑桥联的队长约翰?考文垂像一头暴怒的野狼一般,从侧面撞向权衡,完全没有再在乎球在什么地方,像摔跤一般抱住权衡,哐当将他摔倒在地上。

    “我靠,那王八犊子特太过分了吧,盘他!”

    “这尼玛是踢球吗,你咋不去摔跤呢?”

    “还职业球员呢,脾气跟你的脚一样臭!”

    “别以为我们平时不打架,就是真的不打架,中国功夫了解一下!”

    华人球队的球员们顿时也火了,一拥而上,各种经典国骂混合着挑衅的声音扑头盖脸的朝着约翰喷去。

    裁判跑上来,他的判罚一直是偏袒着剑桥联,但这一次也实在有点偏不下去了,直接给约翰出示了红牌,但也同样给冲上去试图打架的华人球员出示了两张黄牌。

    林远舟从后面冲上来,扒开人群先看权衡:“衡师叔,你没事吧!”

    权衡这下摔得是真有点疼,脑袋砸在草皮上,又被约翰那个大汉砸了一下,脑袋晕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

    他摇摇头:“没事。”

    林远舟这才松了口气,站直身子一声怒吼:“吵什么吵,全被都想被罚下去吗?”

    华人球员们被他吓了一跳,这才忿忿不平的从裁判身边退开。

    权衡已经爬了起来,捡起皮球看了眼林远舟:“这个球你要来罚吗?”

    林远舟愣了愣,瞄了眼高天放的方向,点了点头:“我来罚。”

    权衡松开手,退到一边。

    场边的宁清风刚才还担心得恨不得冲进球场去,现在却冷静得比谁都快:“权衡的任意球很棒啊,他为什么不罚球呢?”

    她看了眼高天放。

    高天放却很难得的有些紧张,他的嘴唇抿得比平时更紧一些。

    林远舟摆好了皮球,其实他在剑桥已经踢过很多个任意球了,成功率很高,但这一个的意义不太一样。

    他深深吸了口气,退了两步。

    “想学会我的任意球,至少要十年。你小子坚持得下来吗?”

    林远舟开始助跑,两步之后左脚稳稳踩在皮球左边,他张开双臂保持平衡,如同一只飞翔的雄鹰,脚内侧踢向足球中下部。

    唰——

    美妙的一声轻响,草屑飞溅,足球如流星般绕过人墙挂向球门。

    门将飞身扑过去,眼见手指就要拨到球时,皮球却像是漂移一向猛地向上蹿了几寸,正好躲过门将的手指,然后飞进了球门。

    球又进了!

    华人球队3:0领先剑桥联!

    英国学生们鸦雀无声,全城只能听见少数华人学生们的欢呼。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林远舟能踢出这样的任意球来,就是在英超的赛场上,这也会是整个周的最佳进球。

    而站在场边的宁清风更是惊呆了,喃喃自语:“龙抬头?”

    就像权衡有三段式爆发过人,投石车式倒钩射门一样,高天放也有自己的绝技,除了战斧长传之外,就是这被球迷戏称为“龙抬头”的任意球。

    皮球在飞翔的过程中,会因为旋转力,向上漂移一下。

    刚才林远舟那个虽然幅度比较小,但确实是往上扬了。

    权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听见她说,笑着摇摇头:“我们一般叫这个任意球为‘毒蛇’,它的变化还有很多种,这小子还差得远呢。”

    宁清风抬起头:“你怎么回来了?”

    权衡耸耸肩膀:“比赛已经结束了,你还打算让我继续羞辱他们吗?”

    宁清风望向球场当中,果然剑桥联的球员们已经彻底放弃了比赛,他们也被刚才的任意球震惊到了,比赛还有一分多钟结束,裁判主动吹响了结束的哨声。

    林远舟站在球场上,向着天空伸出两根手指交叠放在一起。

    其他人都以为他是在向英国人挑衅,让他们闭嘴,但只有权衡和高天放知道这小子手势的真正含义。

    十年的练习,我坚持下来了。

    所以,我能做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