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海之星的战意!

    就在权衡看见宁家兄妹吵架的时候,海之星的球员们也在酒店里开始最后的战术安排。

    教练唐克明是个大连人,他少年时候在当时的大连实德踢过球,对这座城市的足球充满了骄傲和信心。

    战术安排完之后,他叫住了走在最后面的队长钱宏博。

    “让咱们自己球员们留一下。”

    “嗯。”

    钱宏博停下身,用中文招呼了一遍,立刻有几个人一脸疑惑的转身走了回来。

    “老师,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嗯。”

    唐克明盯着战术板,却没有下文,球员们面面相觑,也不好打断他的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我本来以为去年是咱们太大意了,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会是权熠,输得一点都不冤枉。”

    球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小将陈光凯不服气道:“权熠有什么了不起,都是过了气的球员。当年那只U17夺冠,靠得也不是他一个人。老师您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唐克明摇摇头:“在那个年代,从来没有人把权熠当做过‘他人’。”

    “这话怎么说?”

    “他是当年的西部体育计划选出来的西南区第一名,年仅八岁就能在单对单中打败年纪比他大一倍的防守球员,之后被送进当时刚刚组建的国家足校。”

    “那也是当年足球改革的一个项目,把最有天赋的孩子们聚集在一起,由当时国家最好的球员和教练来进行指导,以世界杯为目标,力图打造出一个黄金一代的国家队。”

    “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脱离商业联赛的基础,那些孩子的目标就是为国家踢球。权熠,高天放,雷钢,还有现在的吴浩轩他们都是在那个地方度过的自己的童年。”

    “只不过他们三个是去的最早的那一批。”

    “我们把他们三个成为三剑客,但权熠的光芒远远比其他两个人更加耀眼。有位置的因素,锋线球员总是更出彩的;也有长相的原因,当年他的粉丝比流量小生都还多,真球迷看球,假球迷看脸。”

    “更重要的是,他的天赋远超雷钢和高天放。”

    “在他们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时候,雷钢算得上是亚洲准一流的门将,高天放算得上亚洲准一流后腰,而权熠已经是在世界范围都崭露头角的锋线天才了!”

    “否则,你以为为什么球迷们会对那一届的世界杯抱有那么高的期待?”

    “对于我这种老球员来说,无论权熠这人在哪个俱乐部踢球,他都是中国的权熠,他越强状态越好,我就越高兴。哈——”

    “当年他们出事我是知道的,一个足协的朋友从北京回来,坐动车哭了一路,晚上我们在酒吧喝了一整夜的酒,也哭了一夜。你们可能不知道那种感觉——就像有人把太阳射下来了——而且是等了几十年,唯一的一颗太阳。”

    海之星的球员们有点疑惑,马上就要比赛了,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陈光凯是个耿直BOY,犹豫了一下,再次反驳道:“老师,就算他以前很厉害,现在也是快三十的人了……您不会是想让我们老实巴交的认输吧。”

    “臭小子,说什么呢!”唐克明横了他一眼,“虽然咱们球队的中轴线都是些外援,但你们是中国人,现在有机会跟当年最强的男人做对手。我希望,你们要不顾一切,全力以赴,用出你们吃奶的劲儿,给他迎头痛击。”

    “在真刀真枪的战场上,唯有全力以赴才是给最高的礼遇和尊重!而且,他虽然已经快三十了,但本事却一点都没有退步。你们输了两次,现在已经站在了晋级线前面,狠狠的打败那个曾经的王者,难道不是想想就很兴奋的吗?”

    说着,他拳头一挥,整个人都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底下的小伙子们也“嗷”的一声燃起了热血:“冲!干他娘的!”

    ……

    中超比赛已经快要结束了,风之恒和海之星属于中甲最后的重头戏,就连网络直播都给配上了解说员。

    “这场比赛的焦点无疑还是权衡,中甲的比赛完全难不倒他,或许对于曾经的权神来说,这仅仅就是一场轻松愉快的练习赛。”

    “我们可以看到,他现在已经在进球榜上远远领先第二名二十几个球,就是说人家提两个赛季才能完成的数据,他一个赛季就已经完成了。时间并没有让他的进球靴染上尘埃。”

    “哎呀,好遗憾。权衡的射门偏了一点,这是风之恒在前十五分钟里最好的一次机会。或许是因为这场比赛对于海之星来说更为重要,他们表现出了极为旺盛的斗志,而风之恒看起来却有些低迷。”

    ……

    权衡有点懊恼的跺了跺草皮,刚才那确实是个好机会,防守球员都已经被吉光飞给骗倒了,要是平时他绝对不可能射丢。

    但不知怎么,就是觉得心烦意乱,一抬脚眼睛前面就出现宁清风和宁劲风在办公室里吵架的场景,他本来还想进去安慰一下的,结果直接被宁清风轰了出去。

    这个姑娘平时是凶残神经了一点,但他还从来没看见过她那么委屈的样子。

    是在担心俱乐部的前途,还是担心她自己的未来,又或者宁劲风最后那些话真的是扎心扎狠了,那毕竟是她亲爹和亲大哥,真的只是把她当做玩物在养吗?

    权衡脑子里乱糟糟的,一不留神足球又到了他脚下,他本能的抬脚射门,可是距离太远,西欧很轻易的把球截了下来。

    教练席上,高天放皱起了眉头,老康在他身边疑惑的抠了抠脸,“又是失误吗?怎么回事,今天的权衡好像不在状态。”

    权衡踢出这一脚就后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集中不起注意力来,站在球场上还会想其他事情,这种情况从他开始踢球起就从没发生过。

    “马丹!搞什么啊!”

    他狠狠搓了搓脸,反身向皮球追去,这一次到是没有发挥失常,顺利接到了管至的传球,他一矮身从姆哈克腋下钻出去,猛一加速便到了禁区前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