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威胁!

    对于现在的风之恒来说,泰和确实是个小得不得了的小插曲,对于他们来说,甲级联赛中还有资格给他们晋级之路造成阻碍的,也就只剩下海之星了,而且这个阻碍的量级也不大,无非就是要打起精神,认真对待而已。

    “海之星的中轴线不用我给你们介绍了。萨尔森,波索,姆哈克,西欧和亚历山大,不同的是他们磨合了一整个赛季,实力远比之前遇到的要强大。”

    “另外,他们这个夏天增补了一位很优秀的右边前卫,来自俄罗斯的诺夫斯基,今年二十二岁,百米加速度11’5,身高一米八五,擅长远射,唯一的缺点是脚下技术比较糙,很少见他用盘带过人。要是符羽光的话,看住这人没有任何难度,就是不知道你这做徒弟的能不能行。”

    叶春东是全队除了权衡之外唯一对高天放的激将法完全免疫的人,他只是嘿嘿一笑,摸了摸头:“我师傅是最好的边后卫,我跟他没法比。”

    高天放:“……”

    权衡差点笑出声来,以前高天放做队长的时候就对符羽光毫无办法,符羽光最服气的人是雷钢,因为他们的行事风格都是简单粗暴的中二。

    他顺手一抱拳:“春东,你一定要看住那家伙,咱们的右边边路就靠你了!”

    叶春东立刻燃起来:“嗯,交给我吧!”

    高天放:“……”

    “另外还有一个人要注意——陈光凯。上个赛季结束之后从青年队提拔起来的,大连人本土球员,身体素质很不错,有一脚长传的功夫,而且意志顽强,对海之星很有感情。他是个后腰,但是活动范围很大,有时候配合姆哈克防守,有时候负责波索组织进攻,在这两端来回游走,是个起承转折的关键人物。”

    “如果波索和姆哈克能正常发挥作用,那么他就辅助,如果那两人被看死了,他也能组织进攻。我们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防守后腰,所以看防他们的重任要落在你们两个中卫身上。”

    “星辰和姚斌你们的位置比起之前要靠前一些,让大河一个人拖在后面盯防萨尔森,人盯人,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制造越位。”

    “要是没有很好的机会,两个边后卫都不允许上前助攻。杜辰龙,我让你上场,是要让你保护萨科,给他撕开传球的空间。”

    “吉光飞,你的位置介于边前卫和边锋之间,想要完成这项工作,就必须不停的跑,进攻时冲到最前面去,防守时退回中线之后。要是做不到,就现在说,来得及。”

    吉光飞抹了把脸,双眼一瞪:“没问题!”

    高天放抬手看了看表,离比赛开始还有四个小时,他挥挥手:“休息去吧,五点半集合。”

    球员们鱼贯而出,权衡本来打算回宿舍先睡一会,路过办公大楼时正好看见宁劲风带着两个黑西装气势汹汹走了进去。

    这货这会儿跑来干什么?

    总不可能是来看球的吧,难不成这丫的要对宁清风用强的?

    权衡想了想,三步并作两步跟着跑了进去。

    宁劲风和宁清风面对面坐在沙发上,谈话刚刚开始,气氛就不太融洽。

    “清风,之前的事情我都不跟你计较了,少挣点钱就少挣点了吧。打断骨头连着筋,谁让你是我亲妹妹呢。”

    “……宁劲风,你是被附身了吧!”

    “你大哥我,是个商人,关心着风恒集团这么大的盘子,几千人的衣食生活,你以为跟你一样想干嘛就干嘛?只是因为喜欢就搞个半毛钱不挣的俱乐部,也就是爸惯着你。要不是有你大哥我担着风恒集团,每年给你打钱,你们能开开心心在这儿踢球吗?”

    “宁劲风,你最好管管你的舌头。除了启动资金和每年行政费用是让总公司出的,其余买卖球员,奖金,维修等等,哪一样找总公司拿过钱?而且每年吉光飞他们替你们做的宣传也不少,光是黔州球迷的购买力就不是小数目!”

    “退一万步说,那也不是你的钱,是爸给我的!你不高兴,就让我把俱乐部分出去单干啊,为什么又要从中作梗,不让我离开总公司?”

    “咳,都是一家人,单干什么单干,不合适!”宁劲风往后一仰,陷进沙发里,他一伸手,身边的黑西装递给他一支雪茄:“算了,我就直说今天的来意吧。”

    “风之恒这个赛季表现得很好,后两场比赛只要再赢一场,就能保证冲超成功。既然如此,我觉得你们这一场比赛没必要那么拼。你觉得呢?”

    “……说人话!”

    “海之星的母公司大连海神最近跟我们有一个合作项目,数额很大。作为合作伙伴,送一个晋级名额给他们的球队,这不过分吧。”

    宁清风瞬间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傻逼一样看着宁劲风,好半天才噗嗤一声笑起来:“大哥,你有毒是不是——打假球犯法啊!”

    “我不是让你打假球。比赛进行到最后,赢一场获胜的情况下,避开强队保存实力,本身就是一个合理的战术。这场比赛你们踢平也行,输球也罢,都不会影响你们晋级,而且还能让球队的主力有休息的机会,我没说错吧。”

    宁清风竟然没有生气,她摇了摇头:“宁劲风,你果然,一点都不懂得足球!”

    或许是这语气太过于轻蔑,也可能是被拒绝得太干脆,宁劲风呼的一下站了起来,雪茄猛地顿进烟灰缸。

    “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

    “今天的比赛,要么输,要么平,之前的事情全部既往不咎,之后你还是俱乐部的老大。否则……”

    宁劲风从黑西装手上接过一大叠文件,狠狠砸在桌面上。

    “所有文件都填好了,走完了法律程序。我随时可以把你换掉!”

    “而且,父亲那边我也跟他说好了,等你不做风之恒的总经理,就回去结婚!”

    “宁清风,你从头到尾都是个有父亲有兄长的女人!我们想给你自由,你便自由;我们不像你自由,你就只能按我们所想嫁给能对公司有所帮助的男人!”

    “真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