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商业价值!

    走了些人,自然要再来些人。

    甲级联赛的比赛强度和密度都不大,高天放这次增兵主要是为了明年的超级联赛做准备,权衡生日的前一天,他们迎来了风之恒建队历史上第一个外援。

    在J联赛踢球的塞尔维亚人萨科维奇抵达阳城机场。

    此人今年二十八岁,能打前腰,右边前卫和右边边锋,是个身体与技术俱佳的球员,当年他也是塞尔维亚国少队的国脚,在上上届世界杯时也被选入了国家队阵容,只是这人性格比较闷,走到哪里都不太合群,慢慢的就消失在公众视野当中了。

    事实上他年轻的时候就和权衡他们关系不错,高天放敲定人员之后,权衡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他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一点没有因为风之恒还在甲级而犹豫。

    而另一场后腰的谈判就要困难得多。

    高天放看中的是在葡超联赛效力的克里斯?贝鲁姆,这小子是个中葡混血儿,他爹是中国人,他的中文名字叫做严忠华,但是他一点都不忠华,一满十八岁就果断选择了葡萄牙国籍。

    但是欧洲的足球可比中国的足球难混多了,他混到二十七八了也没能在五大联赛崭露头角,最近这一两个赛季在葡超俱乐部里混得都很一般,而中超联赛发展越来越好,这小子开始透露出想要回国踢球的想法。

    从足球以外的角度来说,宁清风和权衡都不喜欢这个人,但高天放从来不从足球以外考虑问题,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毕竟现在的足球市场,缺的就是后腰。

    按照高天放的计划,将来权衡的位置主要会是在整个中轴线上,中锋,前腰,后腰或是中后卫,根据对手和打法的不同让他永远卡在对方最难受的位置上。

    想要达到这种效果,就必须有一只完整的球队。

    权衡就像是变形金刚的中间那根轴承,换下任何一个人,都能让队伍变成另一个模样。

    现在风之恒的配置还远远不够,他花了八年时间历练出来的全面才华不应该是用来补锅。

    “唉,高教练已经魔障了。”宁清风坐在吧台前面,默默地摇了摇头。

    桑晨夏在她身边也有点好奇:“咱们现在表现挺好,需要做那么多的调整吗?据我所知,夏季转会不都只是小增小补吗?”

    权衡坐在他俩身边,一边跟冬冬下飞行棋一边无奈的摇头:“我哥现在大概已经构想到风之恒六冠王的场景去了吧。人家说,合格的主教练能想明白下一场比赛的事,优秀的主教练能想明白整个赛季的事。”

    “高天放这人,做球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琢磨自己将来要怎么执教球队。然后还去考了教练执照,报了教练课程……我和二哥那时候除了踢球,打架和吃,啥都没想过。你们说他得是多有强迫症?”

    宁清风哈哈大笑起来,今天是权衡的生日,她强行把这两兄弟拖到桑晨夏在樟竹国际学校背后的小别墅来玩,权衡倒是很快就把球队的事情抛到一边,跟冬冬开心的玩了起来。

    大家正玩得开心,宁清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眼电话号码,有点不高兴的皱了皱眉,但还是接了起来。

    “哥,有事?”

    “你现在在哪?”

    “在外面和朋友吃饭。”

    “立刻到公司来,带上那个叫权衡的球员!”

    “……”

    宁清风愣了愣还没说话,对方就挂了电话。

    权衡耳朵不错,那人声音也不小,他抬起头来:“你们宁家的大总裁找我有事?”

    “什么大总裁啊,风之恒是风之恒,总公司是总公司,我这个大哥脑子不好使,最近看俱乐部声望高涨,又在连胜,总想把手往俱乐部伸。烦死人!”

    宁清风甩了甩手机,仿佛上面沾到了什么恶心人的东西一样。

    “你想去总公司看看吗?想去咱们就一起去一趟,不想去就算了。”

    权衡想了想:“既然叫了我,不去不合适,走吧。”

    他抛下飞行棋,从宁清风手上接过钥匙,很快便将车开出了车库。

    风恒集团的总部离樟竹国际学校不远,一整幢二十三层的大楼全是风恒集团的产业,前台的小妹子显然认识宁清风,问都没问就让他们进去了。

    两人直奔倒数第二层的总经理办公室,路上全是抱着电脑急匆匆跑上跑下的员工,还有不少人愁眉苦脸的站在楼道里打电话。

    宁清风撇了撇嘴:“真是的,好好一个公司被搞得像集中营一样,商场如战场说的是要抓住一瞬即逝的商机。我就不知道这些人走路慢个一两分钟能有什么关系,他非要当个资本家,把大家的骨血榨干净才满意!”

    权衡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跟你大哥感情不好?”

    “谈不上,三观不合而已。”宁清风说着,已经伸手推开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

    办公桌前的男人立刻抬起头来,眉目深沉,满脸都是大写的不高兴:“我有事,今晚十二点之前把计划书交给我,否则明天就去安保部门报道。”

    他说完“啪”的挂了电话,双手五指交错一合,高傲向后仰在椅背上,冷声道:“清风,你们俱乐部那个权衡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拒绝了那么多的商业代言?”

    宁清风毫不示弱:“大哥,人家只是跟俱乐部签了球员合同,接不接代言跟你有什么关系?”

    “只签了球员合同?”宁劲风呼的站起来,手指虚空冲着宁清风一阵猛点,“你啊你,会不会做生意?球员最值钱的是什么,就是名字和肖像,将来不靠这些代言和做周边,你靠什么挣钱?”

    “我听说那小子还没有经纪人,正好,我给他派一个,今天晚上就把这事儿给谈妥了!他的商业价值必须开发出来,对公司,对俱乐部,对他自己都是好事!”

    权衡叹了口气,将手放在嘴边咳了两声:“咳咳,不好意思宁总,我本人还在这儿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