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挑衅!

    丢球的原因跟上半场几乎如出一辙,前场的进攻失败导致球权丢失,乌尔基一个大脚踢到风之恒半场,那个黑人前锋凭着速度硬过了沈大河,面对出击的封尚志,将球挑进球门。

    封尚志也没什么办法,这么大的角度,他就是横过来也封不住啊。

    越着急越没有章法,整个风之恒彻底被打成了一盘散沙,高天放坐在教练席上闭目养神,也懒得调整。

    终场哨刚一响,他抬脚就离开了球场。

    按照新闻发布会的惯例,输球的一方排在前面。

    这场比赛的爆点可不少。

    权衡为什么没有上场,因为伤病还是其他原因,他现在年纪不小了,区区八轮甲级联赛都坚持不下去,那么等到了比赛更密集的超级赛场上,他还能不能适应。

    风之恒内部除了权衡之外一排散沙,甚至队员之间还有矛盾,这是不是意味着风之恒成了一支个人英雄主义的队伍、

    八连胜被终结有什么感想。

    ……

    亚历克斯作为胜队的主教练本可以晚点去的,但他实在太想去看吉光飞他们那副吃屎一般的脸色了,竟然比记者们还早了一点赶到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很快,记者们也涌进了大厅。

    风之恒的代表在新闻官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宁清风,走在中间的是权衡,最后面跟着的竟然是从未露面的高天放。

    记者们愣了愣,风之恒的这个组合虽然不伦不类,但却也算不上违规,反正采访就是为了爆点,这三个人肯定比球员有爆点。

    他们开始使劲举手,对于他们来说,权衡的身体状况当然比风之恒更有关注度。

    对此,权衡亲自作答:“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简单的休息。在任何一支球队当中,轮换都是必不可少的,这正是因为我们需要的是一支球队,而不是某一个人。下场比赛我会不会上场,这当然要看教练的战术安排。”

    “那我想请问一下高教练,如果这一场比赛不安排权衡先生上场是基于战术考虑,那么输掉比赛也在您的计划之中吗?”

    高天放冷冷扫过隐藏在角落的亚历克斯,嘴角勾起一个狡猾的弧度:“我们下一场比赛是春城,下下场比赛是隆兴,都是非常强劲的对手。我想,球员们的心思扑到下两场比赛上,对于弱小的对手有些松懈,也是难免的。不过输球还是让人很不愉快,特别是阴沟里翻船的感觉,让我很失望。”

    “比赛结束了,我们接受任何结果。回去之后我的球员们会认真的反省,无论对手是强是弱,都必须要认真对待,否则让对手对自己的实力有了错误的判断,就是我们的罪过了。”

    “至于您说的八连胜终结,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数据。联赛看的是最终积分,而不是连击数。”

    这教练说话够损的,记者们眼前一亮,立刻在电脑上疯狂打字。

    “高教练,您认为风之恒输掉今天这场比赛只是因为大意吗?”

    “是的,我是这个意思。我以为刚才已经解释清楚了。”

    “您认为风之恒的实力远远强于泰和?”

    “难道不是,就算权衡不上场,对付泰和也绰绰有余了。”

    “可是你们输掉了比赛,输家也有脸说这种话,你跟权衡一样,是个恶棍,流氓,牛皮佬……”

    突如其来的一串意大利语让记者们一惊,纷纷回过头去,却看见泰和的主教练亚历克斯先生抢了个记者的话筒,气急败坏的吼着。

    立刻有懂意大利语的媒体朋友把话给翻译了出来。

    高天放像是看陷阱里的猎物一般,眼底淌过一抹暗芒,也用意大利语说道:“亚历克斯先生,你在风之恒当教练的时候,对我这笨蛋弟弟照顾有加,我可都是记在心里的。上次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要直播吃桌子的事情,兑现了吗?”

    亚历克斯脸色一红:“我又没有跟谁打赌或是承诺,都是些口说无凭的事情……但是今日的胜负,不是很明显吗?你们输了,赢的是我!”

    高天放摇了摇头,忽然站起身来,又用中文说道:“诸位,今日在此给我做个见证。下半程遇到泰和,若不能将今日的比分双倍奉还,那么我高天放,将亲自去亚历克斯先生门前,为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负荆请罪。”

    “反之,也不需要他吃桌子板凳之类的,只希望亚历克斯先生不要再继续暗地里诋毁权衡,风之恒和中国足球。若是不听,我会直接向足协递交申请,直接将他送回意大利去。”

    记者们顿时鸡血高涨,眼前一亮,立刻有人把高天放的话翻译给了亚历克斯听,那张白种人的脸庞顿时变得跟猴屁股似的。

    “OK,OK,ok……要是他们能战胜泰和,我……我就回意大利去,此生再也不踏上中国领土半步!”

    亚历克斯已经气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高天放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明明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是泰和,在这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他们却成了主角。

    亚历克斯左看看,又看看,终于狠狠一把将两个记者面前的电脑扫到地下,又狠狠踩了一脚,新闻发布会也不参加了,获胜感言也不想得瑟了,转身就走。

    高天放冷眼看着他消失,淡定的坐回椅子上:“还有什么要问的?”

    ……

    还问个毛线啊,你一个输球球队的教练硬生生把对方赢球球队的教练给鄙视跑了,又嚣张又记仇,记者们忽然觉得时光是把杀猪刀。

    当年那个温和的少年怎么就成了这么腹黑的男人?

    相比之下,他们越发觉得权衡从当年嚣张跋扈的少年变成现在这样沉稳成熟的男人,真是菩萨保佑,简直能让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等了几分钟也没人说话, 宁清风冲新闻官点点头,让他继续主持新闻发布会,他三人依次起身离开。

    走出楼道,高天放浑身的气压便越来越低,他扫了眼宁清风:“宁总,接下来我们要处理球队里面的事情。您就不太方便过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