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代价!

    权衡优哉游哉的坐在贵宾区的包厢里,叼着菠萝汁的吸管不断摇头。

    “唉,被过了。”

    “咦,这个传球太随便了点吧,除非是我,否则谁接到也转不了身啊。”

    “唔,那个黑人兄弟力气真大,传过去了。”

    “窦星辰慢了一步,要遭!”

    ……

    开场十五分钟,风之恒球门前险象环生,宁清风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权衡还在旁边不断叨叨,她忽然站起来,一把拉下了窗帘。

    权衡眼前一黑,顿时惊讶的抬起头:“你干嘛?”

    宁清风冷着脸瞪着窗帘上的小狗图案:“反正都是要输的比赛,不看了!”

    “……”权衡哭笑不得,“年轻人,对胜负要有平常心,你不看看怎么知道队伍的问题在哪儿呢?”

    宁清风转身瞪着他:“什么问题还需要看?”

    “呃……就算不需要吧,那我们到这儿来是干嘛的?”

    宁清风面无表情的走到咖啡机前面,给自己冲了一杯,坐到沙发上,冷冷看着窗帘:“喝水!”

    “……”

    两人像傻子一样盯着窗帘看了五分钟,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宁清风身子一僵,差点就是揭窗帘了,但想想刚才的惨状,她伸到半空中的手又停顿住。

    两分钟之后,又是一阵比刚才还厉害的惊呼。

    宁清风又一次抬起手来,权衡双手抱着膀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第三次惊呼紧随其后,宁清风咿呀的跺了下脚,唰唰唰又把窗帘给拉开了:“一群白痴啊,不会被人家打个三比零吧!”

    一束强光拖过窗帘射进来。

    体育场中,乌尔基正在禁区边缘带球,沈大河倒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言振华和窦星辰的补位并不默契,言振华出击得快了些,而窦星辰又没想到沈大河倒得那么快。

    对方横向带球,在两人之间拉扯出了空档,抬脚劲射。

    封尚志翻身单掌将球拍出底线,自己差点一头撞在门柱上。

    这是他今天做出的第三次关键扑救。

    或许跟权衡是他在队里的直接训练对手有关系,在全队状态涣散的情况下,这个少年的心态却是很稳的。

    平日里风之恒进攻线的强势,让后防线受到的压力不多,他这个门将更是没什么表现机会,今天这场比赛他却成了风之恒最忙碌的人。

    角球开始,又被封尚志收入怀中。

    风之恒快速反击。

    泰和回收的速度更快,他们本来就是一只以速度和身体见长的球队。

    上半场打到伤停补时阶段,风之恒丢球了。

    管至在边路的一脚传球,为了躲过后卫,直接传到了吉光飞的身后,但当时的吉光飞正背对着球门被两个后卫夹在中间,他完全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皮球从自己脑袋顶上飞过去,被门将大脚开出。

    乌尔基此人脚下技术一般,传球也谈不上多准,唯一的优点是力气大。

    这脚球直接传到了禁区前面。

    沈大河和言振华压得靠前了些,此时回防却跑不过那个非洲来的黑人前锋,封尚志果断出击想赶在那个前锋之前把皮球给踢远点。

    但那个黑人的速度实在令人望尘莫及,两人距离相差虽然多,但却是同时赶到。

    封尚志这个门将最大的劣势在于体格不够强健,他身高一米八五,体重却只有七十公斤,两人撞在一起,那个黑人前锋只是趔趄了一下,封尚志却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沈大河和言振华同时举手示意对方冲撞门将,但裁判看都没看他们。

    这个球在禁区边上,封尚志是跑过去而不是扑过去的,单纯的就是没撞赢而已。

    黑人前方带球飞快向球门跑去,到了球门线前时,还停顿了一下,将球踩在门线上从跑过去的言振华耸了耸肩膀,然后轻轻一推,将球送过了门线。

    言振华当场就要炸了,但没等他炸开,前场却先发生了冲突。

    吉光飞正跑在管至身边,看见丢球,十分气恼:“管至,你会不会传球啊!刚才那种情况,我根本转不过身,白白丢了球权,现在好了?”

    “嘁,你转不了身那是你没本事,要是权队,刚才那个球就进了。跟你们踢球真累——”

    “管至!”吉光飞猛地刹车,“我是不如权哥,但这不是你推卸责任的理由吧!没有权哥你们就踢不了球了?”

    “不是我,是你们!”管至也停下来,针锋相对,“没有权衡,你们就是群废物,能勉强待在甲级就该烧高香了!”

    孙远和老康把球从球门捡出来,刚回到中圈,就看见这两人大眼瞪小眼,满身就是火药味,立刻跟着裁判跑了过去。

    “吉光,管至,你们在干什么!让对方看笑话吗?”老康气急败坏的吼道。

    管至斜眼一瞄,收回握紧的拳头,龇牙冷笑:“本来就是笑话,还用得着遮掩?”说完,转身自己走掉了。

    老康正想安抚吉光飞两句,却听见他也跟着冷哼了一声:“老康,孙哥,你们能不能认真一点?让那个白痴看笑话,心里好受吗?”说完,也转身走掉了。

    “我……”老康愣了几秒,狠狠跺了下脚:“呸!小兔崽子!”

    裁判见没发生什么暴力事件,又是同队发生的事情,也不打算继续追究,摆摆手让他们各自回到了位置上。

    风之恒刚刚将球开出,裁判便吹响了上半场结束的哨音。

    中场休息的时间,高天放干脆没去更衣室,而是到贵宾包厢来跟权衡他们一起喝了杯茶。

    这一举动让风之恒的队员很是惶恐,他们也知道自己上半场表现得跟狗屎一样。

    下半场开始之后,大家到时有心想要好好表现,但松久了的弦并不是想绷就绷的紧的,反而因为激进而导致后防空虚,姚斌和窦星辰好几次都压到了对方的禁区线上,而言振华也频频出击。

    沈大河一个人吊在后面很是尴尬,他在全盛时期速度和身体上也比不过对方那个黑人前锋,,现在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状态下滑无可避免,就算是想拦也拦不住。

    下半场第十五分钟,风之恒再丢一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