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权衡受伤了?!

    晚上九点三十五分,权衡在外面做完了自己的训练项目,回到医疗队的床上准备削个苹果吃。

    刚拿起刀,便听见门外砰的一声,紧接着宁清风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

    “权衡,你怎么回事,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你别着急啊,我马上给你联系阳城最好的运动医学专家……”

    “呃,我倒是不着急,宁总你好像比较着急,要吃个苹果缓缓吗?”

    宁清风目光落在权衡脸上,呼哧呼哧喘着气,又有点不敢相信的移到他的脚上。

    “你怎么站起来了!老贺说你要卧床休养啊!”

    “大妹砸,你别激动,那份报告是我自己写的,跟贺医生没关系。我也没受伤,生龙活虎,上演帽子戏法都可以。”

    权衡招了招手,示意宁清风在沙发上坐下,然后一边削苹果一边把高天放的谋划跟她说了。

    “队里这氛围,再不整治就要废了。你总不想等升到超级,来个大清洗把这帮人全部换掉吧。”

    “我也趁机休息一个周,踢球倒是不累,就是跟那些媒体打交道太辛苦,一个问题翻来覆去问十几遍,是时候让他们冷静冷静了。”

    “要想回归正轨,这是必不可少的一场失败……宁总,您别生气啊,就输一场球,不会影响今年冲超的——吃个苹果消消气?”

    “不吃!”

    宁清风愤怒的一扬手,苹果打着旋飞向半空,权衡第二反应极快,身子一纵,另一只手闪电般在半空中一勾,重新将苹果抓住:“别浪费啊!”

    宁清风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平静一点。

    “受伤这种事也是可以随便装的吗?你知不知道伤病对于一个球员来说是多么严重的一件事情,人家都是祈祷自己永远不受伤的,你倒好,诅咒自己吗?”

    权衡满不在乎的咬了口苹果:“拒绝封建迷信啊。”

    宁清风:“……”

    两人对视了几秒,她一拍桌子站起来:“我对教练的安排部署没什么兴趣,但是下次跟伤病有关的所有计划,必须报道总经理办公室,我没批准,不准用!”

    说完,一甩头,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医疗队。

    贺医生从值班室里转出来,似笑非笑的推了推眼镜:“看样子总经理对你果然很上心。”

    权衡耸了耸肩膀,丝毫不在意这股忽然弥漫出来的醋味,果断的决定——睡觉!

    ……

    黔南泰和的母公司泰和集团和风恒集团在商业上就是竞争对手,他们创立黔南泰和的时间比起风之恒还要早几年,但一直都在乙级厮混。

    上个赛季被风之恒冲超成功刺激,同时也是发现了黔州广大的球迷市场,母公司投了一大笔钱下来,在西亚,非洲和拉丁美洲买了一批皮实好用的球员,强势冲甲成功。

    但却因为打法功利粗野而和当时的主教练发生了不少的冲突,总公司就直接开掉了原本的主教练,把橄榄枝投向了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本来也是不太愿意去执教这帮土匪雇佣军的,但因为权衡的事情跟宁清风闹翻,一起之后就同意了,没想到去了之后,发现自己还蛮喜欢泰和的打法,带领球队获得了好几场胜利,压过隆兴和翠城排在了第五。

    现在他也是卯着股劲想要证明自己不是只能执教乙级的教练,而把风之恒拉下马就是最好的办法。

    比赛之前,他特意叫来泰和的现任队长,加纳人乌尔基。

    “你听说过权衡这个人吗?”

    “我们下场比赛的队长,我看过他的资料,盘带技术和射术一样精湛,可以出现在前场的任何一个位置上,传球或是自己得分,是个难缠的对手。”

    “不,没那么夸张。你以前来过中国吗?”

    “没有,先生。”

    “这个国家的人有个坏习惯,特别擅长把那些无名小卒吹捧成英雄。哈哈,那不过是因为他们的足球水平太低。”

    “他们只进过两次世界杯,一次靠的是日本韩国不参赛,另一次……哈哈,表现得一样糟糕。”

    “你在加纳的联赛里就是一位优秀的后腰,倒在你脚下的人不计其数,那非常好,很优秀。相信我,中国人远比你遇到的其他对手要软弱得多,只要你更强硬一些,他们自然就会怕你。”

    乌尔基有点迷茫:“是的先生,可是您需要我做什么呢?”

    “这场比赛,你的对手就是那个权衡,尽量快的把他送下场去,明白吗?”

    乌尔基摇摇头,紧接着一愣,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吃惊:“您是说……杀伤性战术?”

    “孩子,对于足球运队员来说,没有什么比给自己的球队带来胜利更加重要,明白吗?”

    亚历克斯站起来,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乌尔基的肩膀:“我想,你不会把一个中国人当做值得尊敬的对手吧。”

    ……

    乌尔基从教练办公室走出来之后,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内心无比纠结,是按着主教练的意思去办呢,还是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呢。

    不过主教练说得也没错,球员就要为球队争得胜利。

    可是,那个权衡真的有那么强吗,需要用到那么恶劣的手段。

    他的惴惴不安一直延续到了球场上,直到发现站在对面跟他猜边的男人好像不是权衡。

    “噢,您是风之恒的队长?”挑完边之后,他忍不住用英语问了一句。

    “废话!”老康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我不是,难道你是?”

    “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听说你们的队长权衡是个非常优秀的前锋……”

    “不关你的事。”老康冷哼道,“就你们这水平,还配不上权队出马!”

    乌尔基他感受到了对方态度里的傲慢,也感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既然如此,那就真刀真枪的试试吧!

    他闭上嘴,黑着脸跑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

    风之恒开球,吉光飞把皮球踢给王吉安,王吉安将球交给踢给老康,风之恒的队形飞一般的向前推进。

    老康还像往日一样,跑了几步便抬头找红色的影子,一脚将球传了出去。

    皮球还没落地,一道人影疾驰而至,一个大脚便将球踢回了风之恒的半场,乌尔基举起手臂,大声吼道。

    “打垮他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