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一石激起千层浪。

    新闻发布会一结束,各大网站门户网就开始疯狂的发起新闻稿来,半个小时之后,权衡的电话就被打爆了,各个球队的老朋友们,足协足校的领导老师,曾经媒体的熟人……

    “果然,事情一定会变成这样。”高天放坐在宁清风办公室里,一边喝着米粥一边看着接电话的权衡直摇头,“咱们合同上是有约定吧,谁要是把我的电话号码透露出去,我可以叫他坐牢是吗。”

    宁清风忙着刷手机没工夫搭理他。

    很快足协的官方微博也发了一条文。

    【足球精神,永不言弃。无论是离开的还是归来的,都是永远的足球人@权衡@高天放@雷钢】

    下面评论第一次没有骂声,而是清一水的哀悼和欢迎。

    接着记者们赶在各个超级球队正式训练之前,拦住了去训练场的诸位原U17冠军队的球员。

    记者:请问您事先知道权衡先生就是权熠先生的事情吗?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山东泰山队。

    吴浩轩&温明:知道啊,他说他想回来踢球的时候我们就想把他拐到泰山来,可是他似乎更想跟我们做对手,而不是队友。真希望风之恒赶紧到超级来,那样比赛就有趣多了。

    北京长城队。

    王端:一日老大终身老大,一日队长终身队长,谁怼他俩我怼谁!

    河北逐鹿队。

    翁宇&俞中山:平常心,认真对待。他是个天才,如果这八年他没有荒废足球,那么现在只会更加可怕。高队做教练,比做球员会发挥更加强力的作用。

    甘肃玉门队。

    谢化:他们的目标是中甲冠军,我们也要努力!

    河南中原队。

    刘熊:他们三个是我见过的最纯粹的球员,当年的事情不要再提,那是球坛历史上最大的损失。

    湖南君山队。

    符羽光:少年之交,义气长在。

    舆论风向顿时扭转,其中虽然还是有些黑粉的声音,但在人民群众的浪潮中很快就淹没了下去。

    与此同时风恒集团执行总裁宁劲风亲自出面,以侵犯宁清风名誉权为由,对那家胡说八道的小报提起诉讼;樟竹国际学校校董事会董事长桑晨夏也紧随其后,以侵犯自己女儿季冬晨肖像与名誉权为由也对那家胡说八道的小报提起诉讼。

    在宁家和桑家的合力运作之下,那个公众号很快就被封了,之后的事情到不用宁清风他们操心,这种能为风恒集团博一波好名声的事情,宁劲风一定会用尽全力去运作,哪怕还有一丢丢能榨出来的价值,他都是不会放弃的。

    那个想要大捞一把的黑心商人在遇到一个比他更加专业的商人之后指不定得有多惨呢。

    这个消息也让风之恒内部崩了一片。

    老康比权衡大个几岁,当年他们出道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职业球员,对这其中的差距了解得比球迷出身的小伙子们更加深刻。

    一整天的训练他都在不停的傻笑。

    “我最牛逼的时候都没想过可以和权熠当队友。妈呀,本来以为他只是隔壁游戏打得好点的朋友,结果居然是国服大佬,我还踢个毛线的球啊,现在每传一脚球,我都觉得自己是梅西。怎么办,飘了飘了……”

    孙远没他这么夸张,但也一整天都没能进入状态。

    “妈的!我现在充满了愧疚和羞耻……总觉得我们这些渣渣拖累了他,怎么办,再这么下去我肯定会抑郁的!”

    沈大河和窦星辰这两个这个赛季才转过来的家伙,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因为风之恒,周原降级,因为降级所以出现巨大财政漏洞,不得不甩卖球员,他们到风之恒来仅仅是因为风之恒打包的价格最高。

    感情什么的,完全谈不上,踢球仅凭职业道德。

    权熠身份一爆,到让他们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绪。

    想当年,跟权熠搭档过的中后卫不少都是欧洲赛场上的明星球员,而国内唯一的两个翁宇和俞中山,那也是国内后卫的典范。

    忽然之间,他俩被拉到了翁宇和俞中山那个档次,让人忍不住有点小激动。

    当然,这些都是他们自己心里瞎想的,球迷们并没有这么评论。

    其他的年轻人就更不用提了,消息爆出的当天训练,失误率高达百分之六十。

    这让高天放很是头疼。

    “下场比赛打单前锋,吉光飞不在,你自己顶在前面。不要太指望那些白痴,多往后回撤拿球,他们脚法那么糙,拦不住你。”

    “你的意思是让我一挑十一?”

    “不至于,只要你抢球之后推进速度够快,顶多面对五六个人,怎么可能十一个人都来挡你。”

    “……哥,你是不是对我太有信心了点?”

    训练结束后,两人一边往宿舍走,一边讨论着下场比赛的打法。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看见吉光飞坐在轮椅上在和宁清风说话,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行李包。

    高天放皱了皱眉,停下和权衡的讨论。

    权衡则迎了上去,颇为奇怪的问道:“吉光,你不在医院休息跑回来干嘛,还那这么大个行李包,要去哪?”

    吉光飞都快哭了:“不是啊,权哥。早上我刚一醒,旁边就一大圈护士妹子围着我哭得梨花带雨的,搞得我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得什么绝症了。”

    “结果他们全都是让我给您和高教练带礼物的,还有要签名的……我实在住不下去了,只好给宁姐带电话,让她把我接回来,您这人气也太高了点吧!”

    高天放耸耸肩膀:“你看,不光是我对你有信心吧。”

    权衡叹了口气,瞅了眼那个行李包,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小玩意。

    没办法,谁让他年轻的时候不但球踢得好,还是队里长得最帅,气质最好的男人呢。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唉,我真是个被颜值严重耽搁了的足球运动员。”

    高天放顺手一巴掌拍他脑门上:“要点脸!”

    宁清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忽然觉得,这两人的互动比起之前好像轻快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看起来比以前更帅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