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直面人生的勇者!

    “宁总,把门打开吧。”

    权衡平静的敲了敲铁门上的锁,冲宁清风笑了笑。

    宁清风和他对视了片刻:“你确定?”

    “嗯。”

    “武哥,开门。”

    杨武走过去,用钥匙打开了大铁门,刚才还在叫嚷的记者们没有一个动弹的。

    权衡笑了笑:“诸位不是想要个解释吗?来吧,新闻发布会,就现在。”他看了眼宁清风,“宁总,可以吗?”

    “唔,要是你没问题,我当然也没问题啊。可是……别勉强啊。”

    “没事,我们已经考虑一晚上了。”

    “嗯,毛叔你去带人去布置一下会场,李总监在咱们的官网上发布新闻发布会的消息,六点半开始,有问题吗?”

    没有人回答。

    毛武国和公关部总监快步走到一边开始打起电话来。

    权衡,高天放,宁清风三人慢慢向会场走去,记者们像木偶一般跟在他们身后。

    新闻发布会的场地在隔壁的风之恒体育中心,慢慢走大概需要七八分钟,阳城清晨的街道上便出现了这些奇怪的一抹,几十个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跟着三个散步般悠闲的男女默默地前进,如此杂乱的队伍里竟然没有什么多余的声音。

    终于,权衡在新闻发布会会场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伸手调了调话筒的高度,然后温和的向新闻官点点:“可以开始了,请大家发问吧。”

    话音一落,下面齐刷刷的举起了一大排手。

    权衡随便指一位女士。

    “请问我们应该称呼您为权熠先生,还是权衡先生呢?”

    她连自己的单位名称都没有报,直截了当的就问了出来。

    权衡笑了笑:“其实不重要,无论是八年前,还是现在,大家一般都称我为权先生。不过我知道您的意思,不用那么委婉,我就是权熠,后来改了个名字而已。”

    “那你为什么要改名字?”

    立刻又有人站了起来,甚至没有管新闻官还没提问这个事实。

    权衡扫了他一眼:“这个兄弟你不按套路出牌啊。正常来说不是应该先问我为什么不告而别吗?改个名字的事情你们也有兴趣?”

    记者们面面相觑,刚才的肃穆稍稍松弛了几分,站起来的那个人有点尴尬的舔了舔嘴唇:“权先生,请您严肃些。”

    “好吧。权熠这个名字,对于我来说是最轻狂最快乐的少年时光,就像这个字一样,熠熠生辉。可是,也是这个名字,埋藏着我最痛苦最绝望的时光。越是比较,越是难过。索性,就换了个名字。”

    权衡说得很平静,但下面的记者们却能感觉到,那双眼睛底下的悲凉,他们有点呆住了,一时间竟没人举手。

    权衡看着天花板,继续说起来。

    “诸位今天聚在这里,除了想要亲口听我说我是权熠之外,无非还想要个交代。”

    “现在市面上流传的所有消息,除了我的身份之外,一概是胡说八道。在上个赛季之前,我并不认识宁总,她对我的一切优待,不过因为我是个性价比挺高的球员罢了。而且她小时候一时糊涂,当了我的球迷,仅此而已。”

    “那你当年为什么要不告而别!”

    “车祸。”

    权衡扯下头上的抹额,狰狞的伤疤像是恶魔咧开的大嘴嘲笑着众人,大厅里安静了一瞬,紧接着传来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具体的事情,请不要再让我们回忆。”他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众所周知,足球的精神是勇于争胜的精神,是永不言弃的精神,也是……愿赌就要服输的精神。”

    “八年前的世界杯,我们输掉了几场比赛,也输掉了我的八年,输掉了大哥的职业生涯和二哥的全部。”

    这就是事实,已经发生,无可更改也无法逃避。现在坐在这里跟你们说话的人,叫做权衡,是一个还有两个多月就要满二十九岁的老球员。虽然很遗憾,但是你们想要看到的那个少年,再也不会出现了。”

    底下鸦雀无声,权衡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慢也很清楚。

    “当然,你们想要看我踢球,那还是很欢迎的。只是,请把我们当做普通的球员和教练,胜利为我们欢呼,失败为我们叹息,仅此而已。如果有谁非要打扰我们现在的生活,刨根问底,造谣生事,让我们兄弟三个不得安宁。那我也不介意教他了解一下宪法。”

    记者们全都愣愣的看着他,大部分人连敲字都忘了,就这么傻不愣登的瞅着台上的三个人。

    权衡觉得也差不多了,自己表了态,剩下的关于细节的说明,反击和起诉都有俱乐部的公关部去做,他看了看宁清风,又冲高天放点点头,欠身站起来,意思是可以撤了。

    高天放本来也就是来亮个相,他对球迷和媒体都充满了十足的厌恶,也跟着站起来准备走。

    他俩的这个举动却像是触到了什么按钮一般,下面唰唰唰站起来好几个人。

    “等一下!”

    “我们再也看不到球场上的三剑客了是吗?”

    “那里都看不到,永远都看不到了……是,是吗?”

    权衡顿了顿,背对着他们点了点头:“是的。”

    此时,底下的许多人已经泪流满面,宁清风自己也忍不住抽了几下鼻子,没有追过星或许觉得这种感觉幼稚可笑,但她却很能与底下的记者们感同身受。

    眼看权衡和高天放都要走进背后的通道了,忽然有个人声嘶力竭般的大叫起来:“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回来啊!”

    为什么还要回来?

    权衡胸口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侧头看了眼高天放,他也站住了,脸上的冷漠在那一瞬间碎裂开来,这是八年以来,权衡第一次在他脸上看见那么纯粹的忧伤。

    两人默默的对视了一眼,那一个眼神仿佛穿透了时空,回到了他们第一次站在绿茵场上,第一次触碰到那颗黑白皮球的时候。

    高天放点了点头,权衡转过身,重新走回话筒前面:“因为我们还活着。”

    说完,他轻松的放开话筒,举起拳头虚空碰了碰,转身离开了新闻发布会的大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