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做你该做的事!

    权衡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训练场上,高天放下班回到宿舍,看见他一个人坐在窗台上,宛如一尊思想者。

    “干嘛呢?”

    “哥,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嗯,你说。”

    高天放脱下外套挂在衣服架子上,拉开抽屉准备找药吃,等了半天却没听见权衡的下文,不由得奇怪的抬起头,“怎么,要借钱?”

    “……”

    权衡跳下窗台,摇摇头:“不是,那什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没哪儿不舒服吧?”

    高天放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攥着药瓶退了两步:“表白的话,我拒绝。”

    “大哥!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权衡被他搞得哭笑不得,但心情却莫名的松弛了几分。

    高天放显然也不是真的那么想的,他很淡定的拧开瓶盖,倒出药片,然后去接水:“谁让你在那里磨磨唧唧的,跟我有什么不好说的?”

    他仰头把药片吞下去,面上的表情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淡漠:“我身上这些零件是不太好使,但并没有心脏病。”

    权衡叹了口气,将手机递了过去:“您先看看。”

    高天放一目十行扫完了公众号上有关他们的所有文章,将手机放到桌面上,十指交叉托着下巴,望着窗外过了好几分钟,才叹了口气。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权衡挺惊讶:“你不生气?”

    “生气又能如何?”高天放冷淡的答道,“都是些吸血的蛀虫,犯得着为他们浪费药钱吗?”

    权衡犹豫了一下,把早上在宁清风办公室听到的事情和盘托出。

    “我一点也不想再提当年的事情,但这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只有我们也就罢了,现在还牵扯到了宁总,她一个姑娘家,犯不着为我背这个不清不白的骂名。还有冬冬和桑校长,她们也是无辜受牵连的。”

    “我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还当缩头乌龟……哥,我得站出来。”

    高天放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的望着窗外。

    权衡也停了下来,屋子里陷入了一片寂静。

    时钟上的针滴答滴答往前走,良久,权衡干巴巴的再次开口:“风起了就不会停——你要是不喜欢,这个主教练……就别做了。”

    高天放猛地昂起头,双眼带着森然的寒意:“我的人生,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画脚?”

    “可是,那么多媒体……他们会像蝗虫一样,一拨一拨来个不停,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要给你翻出来撒上花椒味精扔给那些看热闹的人当零食。”

    “瞎操心!”

    高天放站起来,转身向卧室走去。

    “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权熠捅的篓子就用权熠的态度去处理,缩手缩脚不是他的风格。”

    ……

    林深在中甲风云当主编已经当了八个年头,虽然是去年风之恒冲甲成功才被调到阳城分社来的,但他很喜欢这个城市,从个人角度出发,宁清风也是个很好相处的老板。

    本来以为这个俱乐部会这么不温不火的在中甲混上几年,最大的新闻无非也就是保级或是升级,可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

    他早上六点就带着摄像师和记者到了风之恒门口,本以为自己是到得早的,结果那门口到处站的都是人,还有带着睡袋来的,密密麻麻挤得是水泄不通。

    里面,宁清风亲自带着风之恒安保部堵在大铁签子门里面,左边是保安队长杨武,右边是球探部的毛武国,两个近一米九的彪形大汉往那儿一杵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最前面有人在交涉,林深隔得远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显然交涉双方都已经有了火气。

    “靠!风之恒这是什么态度,足坛周报的采访都敢拒绝,这辈子不想上中超了是吧!”

    “封杀,把他们的球员都封杀了,看还有没有人愿意在他们那儿踢球!”

    “你别说,本来我是不信这些传闻的,现在他们这么心虚的样子,搞不好……八九不离十呢!”

    “啧啧啧,这么大个丑闻,都不出来解释,我看那权衡根本就不是权熠。”

    “老子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缩头乌龟的男人,躲在女人背后,嘤嘤嘤……咿呀,恶心!”

    林深正在侧耳听人议论,忽然最前面就乱了起来,不知道谁带头喊起来。

    “叫权熠出来,他欠球迷们一个解释!”

    “公众有知情权,风之恒接受采访!”

    “给我们一个真相!”

    “权熠,你对得起以前那些支持你的球迷们吗!”

    声势越来越大,很多人甚至激动的抓着铁门,唾沫星子横飞。

    这里面二十岁到三十岁的记者居多,他们有很大一部分是当年权熠的球迷,眼睁睁看着他们拿到U17的冠军,留洋海外,一天一天变强,第一次凭借自己的努力打进了世界杯决赛圈。

    那时候他们有的是少年,有的是青年,正是最热血澎湃的年纪。

    虽然那场世界杯输了球,但他们并不怪权熠他们这三个小将,相反他们都相信,在他们带领下,等到新生代的球员彻底成长起来之后,我们国家的足球会迎来最温暖的的一个春天,或许还会在下一届或是下下届世界杯上有所作为。

    就算是当时的媒体铺天盖地的谩骂指责,也没有改变他们的想法,甚至有的人正是因为如此才萌生了要干体育媒体的志向。

    然而,以权熠为代表的三剑客忽然消失,就好像是自己亲眼看着一点一点长大的小树被忽然砍掉,任谁都很很不爽,如果还是因为这么烂的理由,那就一生黑没跑了!

    林深看着阵仗有点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搞不好要弄成什么治安事件,正琢磨着是不是先带人回去比较安全,就看见铁门里面的安保队一层一层让开了身子。

    两个男人逆着晨光不紧不慢的从他们分开的通道中走过来。

    带头的权衡穿着一身火红的运动衫,额头上绑着金色的抹额,剑眉星目,嘴角上扬,一瞬间,竟依稀与当年那个少年重叠在了一起。

    而走在他身侧的高天放则是一身黑色风衣,双手插在衣兜里,腰板笔直,眉目暗沉,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的气场,虽然和当年那个中场大将完全不像,但也不叫人觉得突兀,好像他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所有人都直愣愣的看着他们俩,火焰山一般的人群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安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